秋天的故事
初一 记叙文 707字 1123人浏览 任文萧

秋天的故事

一阵萧瑟的秋风刮过,卷起一片落叶的悲凉。

秋天给人的感觉大概正是如此吧,五彩、悲凉、金黄、寂静、落叶、童话„„ 山水被秋风泼过之后,遗留下的只有枯竭与寒冷,也许,还要一些故事„„ 龙潭山早上六点之前是不收门票的。

某一棵树下的那一只长椅被叶子间隙中挤出来的朝阳照得暖暖的。一摸上去却还是透骨的凉。很多人也就像这把椅子一样。

一丛被秋风玩弄得疲惫不堪的头发,艰难地向那长椅移去,好几层破破烂烂的布衣还不如一件羊毛背心保暖,没人知道这个女人是谁。也许是拾荒者,也许是离家出走的人,也许„„

落叶在半空疯闹,将空气搅扰得更加寒冷,女人蜷缩在椅子上,嘴唇干燥得失去了血色,舔了几下,也没起多大作用。

沿山的路上来回走动着一些年纪较大的健身者,满脸堆笑,从长椅旁走过。 女人如空气一般,人们都看不见。

突然一阵悠扬且自由的口哨声冲破被秋意裹住的空气,这哨很与众不同,不是因为响亮,而是好像少了些杂质。

是一个捡塑料瓶的老头。

老头的衣服更加破烂,眼神无意扫过游人的手,看看是否有自己的“猎物”,看看地,看看天,迈着罗圈腿,驼背吹着口哨。

他似乎比别人不幸,也似乎比别人幸福。

口哨突然停止,老人背着一个不小的麻袋,在长椅边止步,看着在秋风中瑟瑟发抖的女人。

女人坐了一会,阳光暖了,起身去找一块当枕头的石块。老人眨了眨模糊的双眼,从麻袋找出了一个丢弃的椅垫,铺在椅子上,又吹着口哨扬长而去。

他苍老的头颅像芦苇一样在秋风中摇曳。

女人捧着石块回来了,看了看那椅垫,也明白了,轻轻地坐在上面,嘴动了动,口型是:

“谢谢!”

长椅上落了些枯叶,看上去很凉,但实际已经被阳光照暖了。也有此人像这把椅子一样。

一阵萧瑟的秋风刮过,卷起一片阳光般的温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