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旦,一个冬天的故事
初三 记叙文 1043字 1800人浏览 小暮122

元旦,一个冬天的故事

拉开窗帘那素花轻摇的黎明帷幕,积雪的花园里,孩子们像觅食的小雀,扑来扑去。看着邻居家小囡囡一身新崭崭的花衣,才想起,这个淡淡的日子竟是元旦了。

小时候在山里生活,只知道隔那么些日子就有个正月。正月里杀猪宰羊去姥姥家看夜戏,是我最快乐的日子。后来瞒着父母一个人出来闯世界,慢慢儿从正月里浓浓的香味中尝出些挥撒不去的乡愁。当爆竹炸响时,内心极渴望能够盘腿坐在妈妈那温热的土炕上,再听一遍老人家颤颤悠悠地哼起:“哥哥你走西口„„”在古曲苍凉的围绕下,我常常流泪。

把元旦当成节日,是后来的事。那时,我有了工作,也有了女朋友。那天是元旦,我躲在路边的公用电话亭里打电话,电话里得知一家公司将收我的消息.惊喜间,竟忘了放下话筒,就软软地靠在电话亭里,一任汹涌的疲倦周身奔窜。昏沉中,听见极轻的一声:“你?我能打个电话吗?”急忙道歉,看见她披满一身雪粒,正在摆弄披在胸前的围巾。围巾鲜红鲜红,在白雪映照下若一团温馨的火苗.那次偶遇后,我一直忘记不了她一双怯怯的黑眼睛,星星般闪闪烁烁,我的心湖从此失却平静。有一天,这双黑眼睛终于离我很近很近。

去年天旱,一冬无雪.元旦那天,一大早起了床。莫名其妙地心跳得厉害.走出户外,但见一树鲜白繁繁闹闹,我惊喜于这迟来的好雪。又见窗台上放着一封性,是她来的。印着谈蓝花纹的信封阳在厚厚的积

雪上,显得那样孤立,那样忧郁,象一个不幸童话的结尾。战战兢兢拆开信封,画外音纷纷扬扬,掩埋了我。

原谅我,我不能离开我那一辈子含辛茹苦的母亲。人到暮年,她再经受不起任何打击了。这些年,老人家不住地念叨着南方老家的米线,念叨薯村口的小溪和老榕树。她要走,我只能陪着。你也知道,我是她唯一的安慰了。你千万,千万不要生我的气。我永远忘不了你,记下了北方的落雪时节。

我当即给她寄去了一根雪被下鹅黄的嫩牙和几张信纸。信纸是空白的,没有一个字。我不知道该写些什么。我想到了我孤苦的父亲。 感谢老父亲答应了广州一家公司的聘请,在垂暮之年离开故土,去遥远的南国工作,他说“我爱雪,但更爱你。我知道没有她,你会终日不安的,我走后,你就赶快办你的调动。”他走的那天,老泪纵横,拥着我泣不成声。我明白,为了我,父亲忍受了多少痛苦。

四处奔波。把不是朋友的人当朋友,把不是人的人当人,只为了这个冬天的故事设计一个春光灿灿的结局。我常常希望,又常常失望。几年来,每逢元旦,我总是枯坐桌前,期盼着从被烟头焚烧得千疮百孔的夜幕上流出一个红红的黎明。

今天,又是元旦,又是漫天飞舞的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