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忆的伤痕
六年级 散文 847字 151人浏览 熊熊0love

西和县稍峪乡九年制学校 作者 吕娟强

深夜,我独坐桌前。透过宿舍的窗户,凝视街道中闪烁的霓虹灯,真是心潮翻滚,思绪万千。

边远的山区,贫穷的家境,仿佛是苍天对我有意的刁难。初来人世,妈妈便遗下年幼的我遗憾地告别了人间的苦海。从此,命运便不公正地将我和爸爸、爷爷硬拉在了一起。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为了生存的需要,爸爸不得不挺身去外地打工来养家糊口。由此,六十多岁的爷爷替代了爸爸的职责。成了我终身的“妈妈”,每天洗衣、做饭、烧炕……周而复始,每逢放学,看见“妈妈”的背影,我就抑制不住地泪流满面。

爸爸是个倔性子,他不管是骄阳似火的夏季,还是滴水成冰的严冬,都从未间断过打工或者矿工。他坚信:穷无穷根,富无富种。一定要混出个人样来,供我上大学,给我提媳妇。收到他的信件,每逢读到这儿,我就忍不住哽咽起来。

随着时间的磨练,家中的生计有所好了,居然也有几千元的储蓄。这时,我便有喜从天将的感觉,那种精神的支柱和寄托的力量常常促使我发自内心无以言表的喜悦。然而,在不经意的窥视中,父亲两鬓斑白、腰弯背驼的变迁,由折射成我内心的巨大创伤。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天意的安排,真让人捉摸不透,我永远也忘记不掉,爸爸去年春节和我们的相聚,竟然是我们父子的永别!那次放学,我眼皮发跳,觉着不对劲,就急匆匆地跑回家门。刚到门口,眼前的情景让我瘫倒在了地上,等代我的却是一口棺材……爸爸去世了!我只觉得眼前一会儿黑,一会儿白。耳朵里一阵响,一阵鸣。觉得自己一下子掉进了万丈深渊,叫天,天高不应;叫地,地远不答。爸爸去世了,我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但这是事实,千真万确!爸爸煤矿洞里在出事了。我再一次从昏迷中舒醒过来时,村邻、亲朋们已安置后事……

事后,爷爷也许是“晚年丧子”的沉痛打击吧,便一觉不振,不久也离开了人世。

从此,我成了孤儿,成了孤苦邻仃的孤儿。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时钟将近十二点了。我坐在宿舍里,读着党免费的教科书,烤着提供的取暖火炉,拿着党救助的救济费,我的继父继母——共产党,跟我亲身的父母还要亲。我再一次泪水模糊了视线……

指导老师 石爱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