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有的滋味
初一 记叙文 1476字 56人浏览 a770768727

特有的滋味

我望着窗外,又一日,旭日朝阳,心中已是五味杂陈。

花期纷繁,又一朝,花开花谢,失去了,消逝了,如何追忆。

月亮跳出了地平线,带着如水的柔和,洒进了病房内,似编织了一张银白的网,依旧如此冷寂。门外一道道微光透进给白色的床单镀上了一道银边,我一个人坐在病床上,耳畔总是传来那单调的滴滴声,鼻腔中充斥着刺鼻的消毒水的味道。 我和你虽只有一床之隔,但内心的距离却是如此遥远。

在微拢着的病房外,医生奚落的脚步声与细碎的谈话声接近了,一道强烈的光透进病房。一张病床被推了进来,那强光刺得我睁不开眼,在几句叮嘱后,医生离开了,一切又恢复了平静。

睁开眼,我努力向你那边看去,你是如此的苍白,面无血色,挣扎着努力坐起,那肥胖的身子是如此费力,眼里纵横着血丝,嘴唇如枯树皮一般干裂,努力的吸着氧,似在挽救者自己的生命一般,我心中突然如此恐惧,惧怕那个散发着腐朽气息的妇人,但同样当我看着她时,内心忽而又涌现起一丝苦涩,或者那是怜悯。 在那个夜阑人静的夜,我与你相视不语。月光带着沁沁凉意蔓延在我的心房,你静静的坐着,惨白的脸上露出了一个微笑,又带着一丝惆怅。夜冷人静,你拿下了吸氧机,望着我,你打破了平静。你对我说了第一句话:“姑娘,我自家种的苹果,吃不掉,你拿几个吧!”

说话间,你又猛烈地咳着嗽,一瞬间尴尬涌上了心头,我摇着头不知该说什么好,或许是不想接近你那阴暗的气息。

见我摇头,你笑了,似乎看穿了我内心的一切。又是一言不发的在那堆小青苹果中挑出了最大的那个,用那个带着污垢的小刀削下来一小片皮在上面抹了抹,默默地削着苹果,动作是如此的熟练。抽出一张纸巾将苹果放在了我的桌边,病房中充斥着淡淡的忧伤的,是有一种令人心痛的感觉,在悄然弥散,而我却只有一丝体会。你向我投来了一个关切的眼神,似乎在努力暗示着什么,那么热情,关爱的眼神,使我不安。

秋风瑟瑟,月容凄丽。我狠下心拒绝了一切,可那略带悲伤的眼神,却在我的脑海中被拉的好长,那个苹果被削的整齐,可在我眼中,它始终无法摆脱掉那份肮脏的气息,我的内心还是无法接受的。

你不再多说什么,我似乎听到了一声浅浅的叹息,再与你对视时,你的眼已经闭上,双唇紧闭着,又是一片寂静。

我迷迷糊糊小睡了一会儿,耳畔似有着稀疏的脚步声,带着焦虑与不安,好像一切如梦一般,当我睁开睡意朦胧的眼时,一切都变了,又恢复了最初的模样,还是那洁净的白床单,白枕头,鲜红的十字映入眼帘。

我以为之前的一切都是幻觉一般,“那个临床的妇人呢?”我询问道那个为我整理床被的护士。

“哦,她哮喘发了,在重症抢救呢”或许是见多了生离死别,那护士显得格外淡定。

而那份冰冷却在我的心头蔓延,本以为自己不会难过的,可那不善言说的关怀,却触动了内心的最深处,或许她正如那个本来就不是新鲜的苹果,无法抵挡住空气的侵蚀,依旧还是腐朽。

心似乎被撕开了一道小口,注入了苦涩,坐在淡蓝色的月色里,星月黯然无语。 桌边那个削好的苹果已然被空气锈蚀,表面那黄褐色诠释了一切,我拿刀切开了它中间的部分,依旧新鲜,我咬了下去,它的水分还在,滋润着我干燥的舌尖,

又仿佛洗尽了我内心的污迹,让我看清了自己,那个虚伪的自己,无法接受一颗真诚的心的自己。它又如此酸涩,牵引着我的内心,让我体会到了懊悔难过。一切动人的微笑,那沉默不语,似一下在脑海中浮现,就这样反复的痛,在心中扩散。

远方窗外眼中那个朴实单纯的妇人似流沙般流逝,又似乎悄悄进入了我的梦乡,那苹果是如此特殊,如此深入人心,带着独有的酸涩封存于记忆中。 那夜,月白如霜,人亦悲凉。

那特有的滋味,永远凝滞在了脑海,久久难以忘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