献给母亲的歌
初一 散文 2040字 131人浏览 xiaohan传6

<献给母亲的歌>导学案 ◆ 学习目标:

1、多侧面认识母亲,培养孝敬母亲的情感;

2、学会用恰当的方式向母亲表达情感;

3、学会理性地思考母爱及其内涵; ◆ 活动过程:

◆ 活动要点:综合性学习、口语交际

一、学生展示:

1、小调查一(调查对象:你的母亲)

(1)在养育孩子过程中,我有很多难忘的回忆:

(2)为了孩子我曾经放弃过:

(3)对孩子我觉得有愧疚的是:

(4)面对如今我和孩子的关系,我的感受:

2、小调查二(调查对象:自己)

(1)母亲在我眼里最可爱的地方:

(2)母亲最让我感动的地方:

(3)我对母亲最愧疚的是:

(4)我最想对母亲说的一句话:

3、通过问卷调查,我的感受是:

4、我积累的有关母爱的诗文:

5、我积累的有关母爱的名言:

二、请你为本堂活动课设计导入语

三、课堂提升

1、举出几件倾注着母亲对你无尽关怀的生活小事,再说说你的感受。

2、展示你带来的有关妈妈的照片或者图像,并说说背后的故事或者自己的体会。

3、人们常说,“母亲是孩子的第一任老师”,请你对自己的“第一任老师”做一个客观的评价。

4、动物群中有很多表现母爱的情景,比如羊知跪乳之情,乌鸦有反哺之恩,而狐狸的母亲在自己的孩子长大后把它赶出巢穴,强迫它开始独立生活。你怎样看待狐狸母亲的这种行为

2、为了报答母亲的养育之恩,你已经做了些什么?你以后打算怎么做?

四、拓展延伸

1、使用排比和比喻的修辞写一写你眼中的母爱。

2、延伸阅读

孩子,我为什么打你

毕淑敏

有一天与朋友聊天,我说,就是在文化大革命中当红卫兵,我也没打过人。我还说我这一辈子从没打过人„„你突然插嘴说:妈妈,你经常打一个人,那就是我„„ 那一瞬间,屋里很静很静。那一天我继续同客人谈了很多的话,但所有的话都心不在焉。孩子,你那固执的一驳,仿佛爬山虎无数细小的卷须,攀满我的整个心灵。面对你纯真无瑕的眼睛,我要承认:在这个世界上,我只打过一个人。不是偶然,而是经常,不是轻描淡写,而是刻骨铭心。这个人就是你。 在你很小很小的时候,我不曾打你。你那么幼嫩,好像一粒包在荚中的青豌豆。我生怕任何一点儿轻微的碰撞,将你稚弱的生

命擦伤。我为你无日无夜地操劳,无怨无悔。面对你熟睡中像合欢花一样静谧的额头,我向上苍发誓:我要尽一个母亲所有的力量保护你,直到我从这颗星球上离开的那一天。 你像竹笋一样开始长大。你开始淘气,开始恶作剧„„对你摔破的盆碗、拆毁的玩具、遗失的钱币、污脏的衣服„„我都不曾打过你。我想这对于一个正常而活泼的儿童来说,像走路会跌跤一样应该原谅。 第一次打你的起因已经记不清了,人们对于痛苦的记忆总是趋向于忘记。总而言之,那时你已渐渐懂事,初步具备童年人的智慧;它混沌天真又我行我素,它狡黠异常又漏洞百出。你像一匹顽皮的小兽,放任无羁地奔向你向往中的草原,而我则要你接受人类社会公认的法则„„为了让你记住并终生遵守它们,在所有的苦口婆心都宣告失效,在所有的夸奖、批评、恐吓以及奖赏都无以建树之后,我被迫拿出最后一件武器———殴打。 假如你去摸火,火焰将灼痛你的手指,这种体验将使你一生不会再去抚摸这种橙红色抖动如绸的精灵。孩子,我希望虚伪、懦弱、残忍、狡诈这些最肮脏的品质,当你初次与它们接触时,就感到切肤的疼痛,从此与它们永远隔绝。 我知道打人犯法,但这个世界给了为人父母者一项特殊的赦

免--打是爱。当我行使它的时候,臂系千钧。 我谨慎地使用殴打,犹如一个穷人使用他最后的一个铜板。每当打你的时候,我的心都在轻轻颤抖。我一次又一次问自己:是不是到了非打不可的时候?不打他我还有没有其它的办法?只有当所有的努力都归于失败,孩子,我才会举起我的手„„每一次打过你之后,我都要深深地自责。假如惩罚我自身可以使你吸取教训,孩子,我宁愿自罚,哪怕它将苛烈10倍。但我知道,责罚不可以替代也无法转让,它如同饥饿中的食品,只有你自己嚼碎了咽下去,才会成为你生命体验中的一部分。这道理可能有些深奥,也许要到你也为人父母时才会理解。 打人是个重体力活儿,它使人肩酸腕痛,好像徒手将一千块蜂窝煤搬上五楼。于是人们便发明了打人的工具:戒尺、鞋底、鸡毛掸子„„ 我从不用那些工具。打人的人用了多大的力,便是遭受到同样的反作用力,这是一条力学定律。我愿在打你的同时,我的手指亲自承受力的反弹,遭受与你相等的苦痛,这样我才可以精确地掌握数量,不至于失手将你打得太重。 我几乎毫不犹豫地认为,每打你一次,我感到的痛楚都要比你更为久远而悠长。因为,重要的不是身累,而是心累„„

孩子,听了你的话,我终于决定不再打你了。因为你已经长大,因为你已经懂了很多的道理。毫不懂道理的婴儿和已经很懂道理的成人,我以为都不必打,因为打是没有用的。唯有对半懂不懂、自以为懂其实不甚懂道理的孩童,才可以打,以助他们快快长大。 孩子,打与不打都是爱,你可懂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