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到中秋
六年级 散文 1604字 335人浏览 as3的发就

【导读】:婚姻啊,其实就是个缘分。我姐,是我家功臣,可是婚后过得很苦。平静的语调里,有几许幽怨与伤感。但随和友善,没有任何尴尬与埋怨。

不知不觉,又是一年月到中秋。

中秋节是一个仅次于春节的传统节日。田汝成在《西湖游览记》中说:八月十五日谓中秋,民间以月饼相送,取团圆之意。

而在古代文人笔下,月到中秋,似乎也成了一种极富人文意蕴的自然现象。

冯梦龙在《醒世恒言》中,把人逢喜事精神爽与月到中秋分外明并列;苏东坡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的诗句,抒发的是一种深切的怀人之情;辛弃疾在《满江红·中秋寄远》中,之所以快上西楼,是因怕天放、浮云遮月,明里说嫦娥,实则说自己怀才不遇、壮志难酬;而传说中的貂蝉午夜拜月,连月里嫦娥都自愧弗如,匆匆隐入云中&&

我作为现代社会芸芸众生中的一介凡夫俗子,在这月到中秋之际,想到的却是一些似乎不太相干的事儿。

上小学之前的那一年八月十五,是我记忆中最早的一个中秋节。

那天午后,上小学六年级R 的家兄买了小半瓶白酒来。母亲对着瓶嘴儿慢慢抿了一小口,说:不孬。

家兄也抿了一小口,皱皱眉头:&&又苦,又辣。

我抢过酒瓶,咕咚一大口下肚,很快酩酊大醉。之后,我在朝西方向的锅屋门口外侧的那段小斜坡上,对着暖暖秋阳,迷迷糊糊地整整睡了一个下午&&那是我第一次把中秋与酒联系起来,也是我有生以来第一次醉酒。

一九七二年,我在一所戴帽小学校上初二。那时候,初中二年级即为初中阶段的最高年级。因紧张备战文革以来的第一次正规中考而集体住校,那一年的八月十五,我在学校里度过。

那些年月的中秋节,远非现在这样隆重,而月饼之类,更属奢侈。一来,有山芋煎饼、咸菜盐豆之类裹腹,一般人家已经足矣,过年也罢,过节也好,再也无力铺张。二来,那每人仅仅一、二两的月饼票,早被家长送与那些订婚不久的小伙子,凑作新婿上门之礼了。

那天晚自习之后,我应一位要好同学之邀走出校园。皎洁的月光下,乡村小路树影婆娑。那位同学从上衣口袋里,摸索着掏出一块月饼,笑嘻嘻地告诉我:二哥送老丈人退还的,我们我一分为二!

虽然只是半块月饼,但是我们吃了好半天。以至现在想起来,犹然口舌生津。

一九八三年中秋前夕,我拎了一块猪肉、两条鱼、两瓶敦煌牌普通洋河大曲,以及两盒月饼,去未来的丈人家送节礼。因为是第一次,那月饼,我在这个小城最有影响力的一家商

店,反反复复地挑了最漂亮的硬盒包装,价钱也最贵。那上面,不仅有花、有月,还有四个金色大字:花好月圆。

送礼路上,遇到一位曾经的同事。她很是关心地问我:去哪家送礼?

我告诉她:经人介绍,新结识了一位。

可那一位,还有这个意思&&

同事所指,是一位医院护士。我曾经如约在媒人家与她见过一面,之后好长时间没有回音。然而不久前,她却秘密地去了一次我所在的办公室。我因生性愚钝且极其眼拙,竟然丝毫没有察觉,当然也就丝毫未加注意。

你这位,工人吧?那位,可是专科学校毕业,干部身份&&

我笑笑,很有一些决绝地告诉这位好心同事:

就这样了,不想再等了。

那天中午,我在未来的丈人家,吃了一碗兑汤面条;晚上,面对那桌很丰盛的酒席,又有两位未来的连襟作陪,我在高度紧张中,竟将一只酒杯从桌上碰掉在水泥地上,摔得粉碎&&

婚后。有一次,妻试探着问我:那月饼,在哪儿买的呢?

我告诉她,在这街上一家最大的国营商店。

妻笑了,样子有点神秘:包装好看,可是啃都啃不动,差不多全扔了&&

我先是愕然,继而苦笑:那可是这街上包装最漂亮、价钱最贵的呀!

&&

事隔二十多年之后。有一次,那位护士的妹妹去我所在的单位公干。完事之后,她于不经意之间,认出了我。

旧事重提。我笑笑:听说,你偷偷地去单位看过我?

啊呀,那是我姐。听说,你理也没理?

我赶紧真诚解释。她坦诚地笑笑:

婚姻啊,其实就是个缘分。我姐,是我家功臣,可是婚后过得很苦。平静的语调里,有几许幽怨与伤感。但随和友善,没有任何尴尬与埋怨。

于是,我想起一位民间艺人说过的一段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