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与黑读后感
初一 读后感 2884字 427人浏览 王飞691

《红与黑》读后感

《红与黑》是迄今为止我读过的最喜欢的外国文学作品,但我几乎是皱着眉将作品的最后部分看完的,每一段每一句对我而言似乎都是一种折磨,实在是令读者痛苦无比,这是我从未有过的阅读体验。也许有些人觉得司汤达的最后部分是个败笔,然而正是这个部分才揭示出了许多隐藏的人性,这里就像点睛之笔把许多不明确的东西明朗化了。

于连,他从小缺乏父母亲情之爱,他的父兄对他几乎是憎恨的,经常打骂他,就为了于连没有多少利用价值,作为劳动力,他不可能为木匠做多少活,也就赚不了多少钱。这就是底层阶级的卑鄙丑恶之处,然而这种丑恶却也是出于无可奈何,因为穷苦,金钱才显得如此珍贵,亲情也自然就廉价了。在这种环境下长大的于连,内心深处必然是有阴影的,他缺乏父爱、母爱,有自卑感以及那强烈到近乎变态的自尊心。

第一个对于连人生产生影响的是老军医,他教于连拉丁文和历史,死时还给他留了许多书籍,正因为这个人,于连才产生了对拿破仑狂热的崇拜,产生了野心以及各种异乎于其周围之人的思想,才有了另一种命运的可能。于是他为了改变自己的人生,尽力博取西朗教士的信任,终于有了去德瑞那家教书的机会。

对于德瑞那夫人,他起初对她的追求完全是出于对市长的报复,除了通过勾引德瑞那夫人,他没有其他任何办法来报复市长对他的侮辱,每次成功,他都有种胜利的欢愉,而非爱情的喜悦。但是随着对德瑞那夫人的了解,他发现这个女人是如此纯真,善良可爱,与市长完全不同,他对她到底产生了感情,德瑞那夫人也尽其所能倾注自己的温情,倾囊相授贵族的各种常识,于连对她产生的实际上是一种依恋与信任,就像儿子对母亲那样的依赖。在这个女人身上,他找到了缺失的母爱以及继续前进的野心。而这段时间里,他也深刻感受到贵族对平民的轻蔑和高傲,强烈的自尊心受到了伤害,同时也深深刺激了他的野心。

然而这种如此强烈的自尊却是源自他内心深处深沉的自卑,他有多自尊就有多自卑,这是出生于贵族统治社会的有思想的平民的必然情绪。而他的野心也是源自这种自卑,正因自卑,他才渴望成功、财富与地位来消弭这种自卑。

彼拉院长和德. 拉. 木尔侯爵都是他进入上流社会的关键人物,也是弥补他父爱缺失的人物。由于他们的地位以及对于连的赏识或爱,他们几乎使于连走向另一段人生,他可以在未来拥有一片教区,安稳的享受财富和地位。然而于连的野心注定他不会就此安于现状,停步不前,他要去勾引征服德. 拉. 木尔小姐, 他要俯视睥睨所有贵族,他要像拿破仑那样横扫颠覆贵族,彼特教父的慈爱,木尔侯爵的恩情,都无法阻挡,因为他在巴黎上流社会所受的各种轻蔑和侮辱都刺激了他的自尊心,他那脆弱、不可忍受任何侮辱的、实际受自卑控制的近乎变态的自尊心!

于是玛特尔就成了目标。然而他对玛特尔几乎就没有爱,他只是想征服这个巴黎上流社会最美貌最高贵的女人,多少贵族子弟为她倾倒痴狂,征服了她就意味着他超越了其他所有追求她的贵族,也就意味着他可以去嘲笑轻蔑他们所有人,所有以前受到的侮辱轻视

都可以得到雪耻,他的自尊心也就可以得到最大的满足。所以当玛特尔突然对他冷淡之后,他立刻陷入了极端痛苦之中,难以自拔,但是这种痛苦并不是由于失去了爱情,而是自尊与虚荣受到了强烈的伤害,他最深切的感受是自卑,被玛特尔以及贵族们轻视的强烈自卑,实际上,有时贵族们并未鄙视他,但他却产生这种幻觉,他几乎本能地就想到这些,他实际是在鄙视他自己。因此,当他利用元帅夫人得回玛特尔的心以后,他也就自然失却了热情,他想到的只是前程似锦,玛特尔这个可怜的女人只是他满足自尊心和向上爬的工具。

然而,玛特尔对于于连的激情也未必是真正的爱情,(所以也不禁让人怀疑这世间究竟有没有所谓的爱情),她的激情完全建立在崇拜和幻想之上,她之所以觉得于连与众不同,在于这个男人强烈的自尊和野心,对于贵族的蔑视和高傲,不像其他贵族青年会对她卑躬屈膝,处处恭维,她对那样的男人只有轻蔑,而对于连产生了崇拜以及征服的冲动,故而当于连拜倒在她身前时,她就开始后悔,开始轻蔑于连,因为她所有的情感以崇拜为基础,没有了崇拜也就失却了爱情。于连必须永远在她面前扮演一个英雄的角色,永远不可软弱卑屈,而要像拿破仑那样勇往直前,无所畏惧。如果柯西尔也能像于连那样的话,也许早就抱得美人归了,可惜这个可怜的柯西尔为这个女人决斗而死,一直都没能懂得这个她真实的心。

于连在看到德瑞那夫人写的揭发信后,就立马去刺杀德瑞那夫人,完全不顾玛特尔和儿子,完全不顾德瑞那夫人曾经对他的付出的爱。伟大的自尊既然受到了侵犯,野心的实现既然遭到了破坏,那就用鲜血来找回尊严,来祭奠野心!

他进入监狱后,并不为自己辩解,反而声称是蓄意谋杀,他只是想要快点死亡。似乎在表面上,是为了自己良心的谴责,但其深层原因在于他要以死,以生命换取尊严,他无法再活在这个世界上,因为活着就意味着将无可避免地忍受贵族阶级的嘲笑和蔑视,而那些正是他完全无法忍受,他不可能如此屈辱的活着,他的自尊绝不容许半点的亵渎。在狱中,他不想知道外面的任何事,实际上是在逃避,是在恐惧,他实在太害怕嘲笑和轻蔑了,他不想再听到,不想再知道,他只要快快结束生命,结束一切。看,他是那么自卑,软弱,软弱的一塌糊涂,但却要表现出无比的自尊、高傲、勇敢和无所畏惧,他是多么的可怜与悲哀。所以他不想见到玛特尔,他出于本能地觉得玛特尔会轻视他,这是他无法忍受的,因此他对玛特尔是无比残忍、冷酷和无情的,他的所作所为对玛特尔来说完全是不公平的、不负责任的,但是他就是要折磨她,要把他曾经在她身上所受的所有痛苦尽数奉还给她,他似乎已将玛特尔当做了整个贵族阶级来痛恨,即使这个女人在为他四处奔波,操劳不已,但他一心求死以全尊严,玛特尔的行为反而使他产生厌恶。

而玛特尔此时的努力营救,还带着另一种色彩,那就是她崇拜的玛嘉锐特皇后与其祖先波里法斯. 德. 拉. 木尔的悲情历史,她总会在祖先的祭日穿黑衣缅怀,她对于连的营救正有如当年的悲壮和浪漫,让她产生无限的想象甚至是神圣之感,她觉得自己就是玛嘉锐特皇后,于连就是波里法斯,营救于连是她神圣的使命与责任,这满足了她对于英雄主义的崇拜和幻想。如果于连贪生怕死,企求她拯救的话,她也许就不会产生越来越爱他的情感。所以说她对于连的情感几乎完全建立在崇拜与想象之上。

而此时于连最想见的是德. 瑞那夫人,这个能给他慈母般温情与安慰的女人,他在这个时候太需要这种爱了,他是那么孤独,即将走向死亡,虽然他不畏死亡,但是他也有懦弱,在他最脆弱的时候,他需要这个爱他的女人安慰自己的心灵(可是当他志得意满时他又何曾想过她呢)。然而即使是她也无法改变他求死的心,他愿义无反顾慷慨无比的走向死亡,在审判之时,还要斥责贵族阶级,将长埋心中的话倾吐出来,那样的畅快淋漓,那样的揭露无遗,他此生也许只有此刻不是虚伪的,也只有此刻能光明正大地蔑视起贵族来,光明正大地满足了自尊,在众目睽睽之下,显示了作为一个人的应该享有的尊严,他在那一刻必然觉得自己是伟大而尊贵的,但其代价就是宝贵的生命。

纵观于连的一生,他让人憎恨,让人同情,又让人崇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