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到清明雨落时
初三 散文 740字 182人浏览 筷筷夹豆豆

一片春愁待酒浇,江上舟摇,楼上帘招。秋娘渡与泰娘桥。风又飘飘,雨又萧萧。何日归家洗客袍?银字笙调,心字香浇。流光容易把人抛,红了樱桃,绿了芭蕉。

宋•蒋捷《一剪梅•舟过吴江》

清明时节,春雨纷纷,落花点点,鹧鸪声声。在这春末夏初的日子里,读一卷《宋词》,读出一段尘封多年的墨香。

最是那红了樱桃,绿了芭蕉惹人心动,看似平淡,却韵味悠长。轻轻拂去《宋词》书架上的纤尘,打开泛黄的扉页,蒋捷出现在眼前,顷刻间,屏住呼吸、将思绪拉回到那烽火三月的南宋,撑一支长蒿,饮一壶春酒,泛舟吴江。

流光容易把人抛,回望山河忆断崖。风飘雨潇难相望,一片春愁待酒浇。每每读到这里,总会浮想联翩。在那个山河破碎风飘絮的朝代,一位樱桃进士、竹山先生哀悼亡国之痛,隐居不仕,傲骨铮铮、气宇豁然,赏樱桃红遍、芭蕉叶绿。他的隐不似渊明,确实别有一番滋味。

又是一年清明时,读着蒋捷的诗句,想起我的曾祖父,一位隐士。

其实,准确地说,曾祖父并不是我爷爷的亲爹,而是爷爷的赤脚师父。但在爷爷、奶奶眼里,师父就如同再造父母,传授给他们生命和知识,一日为师终生为父,所以教我们这一辈的时候,都让我们称呼他为曾祖父。

据奶奶说,曾祖父年轻的时候是一位游历山川的游医,游览过祖国的大好河山,四处行医治病,到我老家时,由于清明时节的一场山洪暴发,曾祖父被泥石流所害,一只脚被雨石砸伤,后成残疾,而爷爷奶奶那时候心善,便收留了残疾的曾祖父,并且像照顾亲生父母一样照顾他,后来曾祖父身体康复后,便决定留下教他们医术。

在六七十年代,很多落后的小山村是没有固定医院或者诊所的,曾祖父那时也被成为赤脚医生,爷爷、奶奶便是他的一对徒弟。曾祖父少时便对医术十分痴迷,待他的亲生父母辞世之后,就决心出远门,游历各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