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通话考试作文范文
初一 散文 662字 123人浏览 梦啊梦啊啊啊

庸常叙述、庸常表达——新写实

1、精英文化的消解

小我的空间,人的情场话

2、文学真正走向大众化

新写实小说之所以被称为新写实主义,很大程度上在于它从革命现实主义的宏大叙事回到了日常生活的小叙事,将文学的笔端由民族、国家的重大政治运动的书写转移到普通民众吃穿住行、结婚生子、人生烦恼等庸常生活的描绘,将文学的指向由对英雄人物惊天伟业的礼赞转入到普通人生存价值的发现与认同,由此也实现了我国当代现实主义文学从题材聚焦到话语符号的一次转型。池莉本人正是较早确立这种写作主体意识并长期坚持这一创作方向的新写实作家。池莉强调:“我的追求就是要把中国人的生活非常逼真地表现出来,我的追求就是中国人的生命本质、日常生活的本质,而不是宏大话语,不是任何其他的东西。”这里池莉既强调了文学对普通人日常生活的书写,也暗示着文学对普通人人生价值的发掘。她长达20年中所创作的《烦恼人生》、《不谈爱情》、《太阳出世》、《你是一条河》、《热也好冷也好活着就好》、《生活秀》、《有了快感你就喊》等系列化作品,则不仅体现了这种创作思想,而且被公认为新写实小说的代表性作品。

在池莉作品的评价上, 专业批评与普通读者的分歧源于阿多诺的“文化工业”论对专业批评的影响, 使批评忽略了大众文学的特殊意义。这种意义首先在于大众文学对“平民性”的表现, 其次是大众文学改变了把平民百姓的世俗人生作为“他者”来叙述的精英文化的审美模式。大众文学的出现暴露了我们的批评缺乏面对新的文学现实的理论和能力; 巴赫金的“杂语”理论为大众文学克服自身的叙事弱点具有重要的意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