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江水,两腔魂
高一 散文 758字 206人浏览 dr固格瑞特

唯有脚下江水涛涛,唯有眼中山岚袅袅,唯有耳畔江鸥呱呱。循西而望,可见得是三苏祠;顺江东去,也该到得了乌江亭。我迷惑:同饮一江水,同为百年人,何来传诵千古,何来遗恨万年?我喟叹:人生两腔魂。
一、 东坡魂
“小舟从兹逝,江海寄余生。”你是谁?何来旷达如斯,何来潇洒如此?微笑是你最美的回答。
你忘了离家时父母的厚望了吗?游子身上的衣衫还留有慈母的寄托;你忘了入仕时自己的鸿图大志了吗?手中的笔还记得你的理想。然而你依旧微笑——坦然是你最直率的回答。
波澜不惊,你已习惯了宦海沉浮了吗?泰然处之,你已然明达事理。
“我已习惯了人生的变化。”你吟唱:“莫听穿林打叶声,何妨吟啸且徐行。”“我已养成了岿然不动的品格。”你提笔,“一蓑烟雨任平生”。于是江边那个东坡左牵黄,右擎苍,亲射虎,看孙郎。
“风流总被雨打风吹去。”你养成了放达的习惯,人生便赋予诗情画意之中。
二、 霸王魂
策马原野上,还有你乌骓的蹄印;放眼江岸上,还有你的残剑血衣。我黯然,只有“时不利兮骓不逝”的无奈环绕身旁。
你呀你,为何如此轻生?“江东弟子多才俊,卷土重来未可知!”你呀你,威吓如此软弱?大丈夫力能扛鼎,就顶不住一次失败?“他习惯于刚愎自用,习惯于任人唯亲……”唯有江上渔夫那遥远而清晰的叹息。
我长叹:项羽呀!坚强不在马背,不在冥顽,而在于对待挫折!
“人生一瞬百年,哪堪去去还还?”假使你多听听亚父之语,天下早已坐稳;假使你留住韩信,刘邦早死于那柄残剑之下……..
三、 深思之
青烟缭绕记忆,历史盛进古铜色的香炉。我拨开历史的迷雾,再看那一江东流水。
同饮一江水,同为百年人,一个旷达豪放,一个刚愎自用;一个顺时而变,一个冥顽不化。人生就因这不同的习惯而轨迹不同。两腔历史之魂,油然缭绕在长江之上…….
回首望,历史依旧。
凝神处,江水涛涛。
深思之,习惯决定了你的命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