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 《穆斯林的葬礼》
初三 读后感 4124字 48人浏览 可爱阿狸i

读 《穆斯林的葬礼》

BFRIEN

我读完这本书大约有五六天了。之所以我选择在刚完成时不写读后感,是怕自己的感情太强烈,流在纸上也许并不多么有道理。

这本书的结构比较特别,是交叉进行着两个故事,又在最后开始相连接。“玉”的章节是之前的,“月”的章节是之后,玉的主角是韩子奇,月的主角是新月。 就拿缘分来说。一些事不得不用缘分来解释,像韩子奇初识玉:他打碎了那只碗,并恰恰因为这件事他走上琢磨的道路。但究其原因应该是他和玉的缘分。他的神游,他的痴傻,以及后来的坚定从师,无一不是有些不现实,但这就是缘分。又如韩新月与楚雁潮初次相见。他们应该是师生,但二者都没有察觉。人们本就是平等的吧。正是这平等才酝酿了爱情,才消除了隔阂,那种模糊的情感才得以发展。还有梁冰玉与奥立佛,他们相处了三年,但最终玉儿拒绝了奥立佛的求爱,是因为她与杨珅的记忆仍在侵蚀着她的心灵,可当她在奇哥哥的帮助下克服这阴影,深深地爱上奥立佛时,他却遇难。奥立佛来到这世上也许仅仅是为了点醒她,当他的使命完成时,他就不再留在这世上,就像林黛玉,只是为了还泪。奥利佛死的时候,手里还拿着玉儿要的栗子。他没有被死神带走,而是被爱神带走了。

乍一看书中的韩太太与壁儿是两个人:前者固执,任性,不通人意,而后者坚强,知礼,理解人。可他们确实是一个人。穆斯兰教一天的礼节是他们终身都在做的。其实他的性格没有改变,只是他的意识被岁月与磨难曲解了。当他想到家里的富有与曾经的贫穷很不一样,当时结婚甚至没有散发“乜贴”时,她想大干天星的婚礼。在感性与理性方面,她又太理性了,处处咄咄逼人。他不能理解侯掌柜的难处,认为丢了东西就是他的失职,甚至还不顾他的家庭,也不顾自己的儿子,就把侯掌柜一家赶出去。当楚雁潮来照顾新月时,她觉察到了他们的情感,并不加以体会,好像她认为“没有经过我允许的事都是不允许的”、“来求我的一概不许”。这种霸道,大概是她性格上的缺陷——我认为这与她的经历有关:十年与丈夫分离,再相遇却发现妹妹成了丈夫的妻子:相离之苦、重逢之欢与背叛之痛折磨着她。也许要求丈夫十年一直守节是对他的折磨、自由的限制。我认为韩子奇情有可原,但我的观点又是对韩太太的折磨;辞掉侯掌柜,最终使奇珍斋垮掉,她心生惭愧,对丈夫很惭愧,但我觉察不到她的后悔。这惭愧之情也是对她的折磨。苦难也许成就英雄,也许成就韩太太、骆驼祥子这类人。也许是他们的性格被扭曲了。但她仍有所爱,那就是他们的孩子天星。也许是他支持她,没有让她变的更扭曲。她的性格中也有软弱的部分:当那蓝宝石戒指被归还时,她不敢收下,并将它送回它现在的主人。然后,她归还了侯掌柜的赔偿,这也是对她自己所为、对侯掌柜伤害的一种赔偿吧。

我认为这本书里悲的根源是人与人之间的隔阂,它无处不在。师傅与韩子奇琢玉的时候,在最终的点睛之处师傅要自己去完成而不让韩子奇帮忙。他怕徒弟有闪失。其实他与徒弟的水平已经是差不多的了,他只希望这件作品是由他完成——点睛通常是决定作品神韵的一点,他要独占这功劳。韩子奇明白了他的意思,他尊重师傅的做法。如果这是,就算梁亦清没有去世,也应该是他们师徒间最后一个隔阂了。因为梁不再对玉的雕琢抱有使命感了,便是与世无争了。也有新月与韩太太之间的隔阂。新月的卧室上放着她儿时与妈妈的合照。她觉得照片中的

母亲那么和蔼,而韩太太又是那么凶狠,可怕。这是有原因的——她们不是同一个人。在这个家庭里没有人注意到新月的异常。只有姑妈知道他的腿痛。韩太太不会去理解新月,她没有打算让她上大学,依然有着保守的观念。在为天星举行婚礼,新月全身发热,韩太太也不关心。新月感觉到妈妈的心中并没有她。这隔阂是必须的,因为新月的到来对韩太太来说无疑是灾难。根本不可能得到她的欢迎,得到她的爱。还有韩太太与丈夫的隔阂。在分离的十年中韩太太一直在床上为韩子奇留一个枕头,最终得来的却是丈夫的疏远,因为子奇的心有很大一部分是在梁冰玉那里。子奇最终还是舍不得这个家。他不怎么去思考人生的意义,只想留下,他要与玉同在。但冰玉的眼睛已经洞察世事了。她意识到中国的女人只是生育的机器。她不再属于中国的传统女人。当姑妈出于好心而劝她做二房时,她觉得姑妈可怜。我也觉得姑妈可怜。这便是封建礼教:受它迫害的同时又要忠于它。她们之间已经有了意识形态的鸿沟。“博雅”宅已不是梁冰玉的容身之地,除子奇以外,没有人把她当作人来看了。玉儿当初敬佩奇哥哥的勇敢,在展会上用英文流利地演讲,喜欢他的体贴,却没发现他的柔软。她所爱的,是一半的奇哥哥。子奇的优柔寡断是玉儿的爱情所无法共存的。她必须离开。但他仍然是爱奇哥哥的,她将自己生活的依靠——新月,留给了子奇。子奇对冰玉的感情,便全部寄托在新月身上。

在北京大学的校园里,楚雁潮也经历了悲欢离合。郑晓京是干部子弟出身,她将革命当作自己的义务、爱好,而全然不顾别人的感情。他怀疑楚雁潮与谢秋思的关系,将其置于革命的高度,而全然不了解楚雁潮的内心所想。她不知道他的心里是新月。她不知道新月的疾病是多么严重,而将一切爱情定义为“革命的逆流”。这一隔阂,也是新月的死因之一。

包容便没有隔阂。我认为书中的卢大夫便是这样的人。她无法得知一切细节,但她能理解新月的内心。她与新月一样,有美好的青春。她理解新月的需求,但仍无法得知新月的心病。她疼爱新月,希望能帮助新月治好病。她会对新月说“善意的谎言”。我认为这不是隔阂,然而新月内心深处对家庭的担忧、对母亲的怀疑却无法与她分享,甚至无法与任何人分享,是属于新月的“绝对孤独”,连爱情也无法涉及。

这一隔阂,与《边城》里的“误解”有几分相似。《边城》中的主人公因为误解而疏远了对方,等有机会澄清时却已经晚了。我将其定义为“表达上的隔阂”。在本书中,楚老师未知晓情况而说:我已经知道了、梁亦清不让徒弟点睛、在天星的婚礼后韩太太在新月在场时说:“可算完了”等,有时是说者无心,听者有意。

另外一种,是受别人的诬告而心生嫌隙。如天星与容桂坊。如果不是韩太太,他们就有可能是夫妻。可是韩太太不喜欢容。他不喜欢就一定不允许天星娶她了吗?在她看来是的。可毕竟韩太太是天星的母亲,容桂芳相信了他。这能否反映他们二人的不信任呢?心相连,任流言蜚语,依然坚守。他们之间有信任,但信任没有高度。

人与人之间的理解,在此变得稀有与宝贵了。我相信新月与楚老师是心灵相通的,然而如果没有新月的病,也许他们之间的情感也不会发展起来。新月的生命不仅属于自己,也属于楚老师。当他在病房里放“梁祝”时,世界都安静了,倾听这情感的流露。卢大夫也明白了这对年轻人的心。陈淑珍含泪向楚雁潮点头,退出去。韩子奇对楚雁潮是理解的,也是支持的。他知道爱的力量,体味过爱的

痛苦。他知道楚雁潮是女儿最后的支持,知道楚雁潮的痛苦。对楚雁潮的认可,他表达不出来,可已热泪盈眶。

韩子奇将女儿当作冰玉疼爱,他想研究新月的疾病,企图为自己找一些安慰,可他知道自己那本摊开的《内科概论》给女儿带来了多么大的打击吗?尽管是不小心,但像俄狄浦斯,造成伤害,即使自己不知道,也要受到惩罚。有时候他是无能为力的。他无法说服韩太太,让女儿突破教门,因为宗教在他身上的压力实在太大。韩太太将爱情付诸宗教,而非人性,宁愿让女儿死也不嫁给“卡菲尔”。韩子奇的精神支柱最终倒塌。在子奇生命的最后一段时间,他终于无法克制住对冰玉的思念,写下一封长信。可他怎么寄出去呢?还有人能理解她的思念吗?天星觉得他写的内容很滑稽,有很多东西不该写,于是他将那封信烧掉了。他一生中隐藏的秘密,他也不是穆斯林。

天星是忍让、责任的代表。当他的爱情被拆散,他没有反抗,没有追究,而是默许。可他的心中有许多不舍与悔过。这一切是他的妻子不知道的,所以她感觉不到异常。她以为自己理解了天星,但她不知道对他伤害最深的事情。天星能感受到肩上的重担。他不再与母亲争辩。他无法理解母亲。但他没有表达出来。他接受了他的妻子是陈淑珍的事实。尽管他不喜欢,他选择不去改变,接受属于他的“责任”。而他的这一切,新月都不知道,因此新月为他而高兴也是应该的了。

文章的开始,也就是文章的结尾。梁冰玉抑制不住对女儿的思念,来到她朝思暮想的“博雅”宅,可一切已不是她想的那样了。那一天是新月的生日。在新月的坟前,她没有注意到一个四十多岁却已经头发花白的抱着小提琴的人„„直到新月升起,橡树下奏起“梁祝”。

“穆斯林的葬礼”在文中的具体所指也就是新月的葬礼,也是整个书中最隆重的场合;它更指宗教的陈规的葬礼,人们最终将为爱而突破一切。壁儿,也就是韩太太,嫁的人,韩子奇,其实是一名“卡菲尔”;楚雁潮也得以突破宗教的束缚,去爱他的新月,只可惜没能完整。楚不是穆斯林,这些已经没有人在意了,新月的葬礼反映的是一个家庭的悲剧,是隔阂的悲剧。

这本书还传达着一种无奈:是人在现实中的无奈,在宗教前的无奈,在革命前的无奈,在时代中的无奈。已经知道没有希望,但仍权利去挽救,这是绝望中的不屈服、理智输给意志;无法跨越教门的鸿沟,但一定不放弃,这是人间爱;纵使不情愿,也抵挡不住革命,没有机会做出自我,甚至淹没在革命中;一个人的理当抵挡不住时代的大潮,被剥削时,是那么的悲哀„„楚雁潮最终没有见到新月,梁亦清没能完成他的宝船,奥利佛没有送回栗子,没有接受冰玉的爱。命运似乎是在捉弄人。就是这么无常。

玉是韩子奇一生的最爱。他为了玉而出国,又因为玉而不舍得离开家:钟爱的事业成了他的束缚。“博雅”宅的老人成功在有生之年保全了他的玉,在他去世后玉终于流失;可子奇甚至没能在他活着的时候保护好他的玉,甚至还卖出了一件。他的玉就是他的生命,玉没有了,他也将不久于人世„„

我在开学前夕得到了这本书。我的原计划是在一个月内将它看完,因为现在的学习很紧。可当我开始看时,我被它的情节吸引住了。我无法控制住自己不在课间看它。大约在两周之内就将它看完了,看书的页数符合“J ”型曲线。这本书也给我带来许多苦恼。精神的集中对睡眠无疑是有害的,往往我身体躺在床上,画面便浮现在我的脑海。但我仍放不下这本书。直到今天,故事的情节在我心中有些冷却,我才写下这篇读书笔记。这笔记,对我来说,也是一种释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