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去远方的人
初一 散文 6559字 108人浏览 sydx985

失去远方的人

第一部分

连队伙房后墙的墙头裂缝里,长着一株有五六片萎黄叶子的白菜苗。白菜苗细细的根扎在墙缝一层窄而薄的干灰里。炊事班做饭的蒸汽在房顶结成水珠,顺着一个小坡度浸到它所在的墙头。两天前,司务长为了墙体安全,在伙房顶上装了一个风机,蒸汽再不会结成水珠浸向墙头。墙头被太阳一晒,一道道地卷起干皮,如雨后初晴路边的泥片儿。还好,伙房四周是高大的营房,不会有风吹过,白菜苗避免了被连根吹起的命运。

唐杰看着这株白菜苗发呆,“它是谁种的么?还是风吹来的种子?”

他看见脚底有个瓶盖,弯腰捡了起来,在伙房排水的水沟里舀了一盖污水,踮起脚,倒在白菜苗的根部裂缝里。

“它活不过两天的。”他想。

阳光越过营房,有些刺眼,突然地肆意照耀,让人避之不及,唐杰感到脖子和背瘠有些灼痛。

“23号了。再不做决定就来不及了。如何打算?”唐杰脸上挂着阴郁的表情,慢慢地走上连队的主干道,战友们都奇怪地盯着他看。

走到花坛时,不知该往哪走?该干什么?抬起头看看天,晴得很好的冬天,营区暖暖的。唐杰想起昨夜做的一个梦:营长宋义宣布退役命令时说:“祝贺唐杰同志加入士官队伍。”他开心地笑着,给唐明柏打了电话:“你服吧?没你我一样行。”过了一会,一群干部过来,要他“表示表示”。唐杰觉得郁闷,你们让我留下的,怎么又要“表示”呢?

唐杰想着这个梦脚步转了个弯,走进自己班的寝室。战友们三三两两聚在一起看电影、打牌、聊天。他拿起书胡乱翻了起来,又猛地把书砸到床上,砸出“砰”一声巨响,“唐明柏,你要再不打电话来,我就让你后悔死。”战友们都惊愕地,如梦中惊醒似地抬头看着他,他觉得自己的心肝肺腑好像被一只手握住捏、挤、揉般地撕裂着。

“我该给自己调解一下,”唐杰想,“看看电影熬到开饭吧。”他搬个凳子跟战友们看起了电影。连说带唱的古装剧,剧情很无聊,没事干的时候能消磨下时间。

连值日叫着他的名字走了进来:“唐杰,连长叫你。”

所有人都把眼神朝他射来,像要射穿他一样。这时候连长叫,仿佛都带着某种神秘色彩。唐杰知道大家都在看他,不禁得意起来。

“什么事?”唐杰问。

“不知道,关于士官选改的事吧。”连值日说。

“知道了,马上来。”

“快点。”

“马上就到。”唐杰一边应话一边整理自己的着装。这几天为自己走还是留的问题弄得无心注意军容,连长找,他不敢马虎,特别是这关键敏感时期。他把衬衣扎进裤腰里,外套扣系上,找出鞋刷和皮鞋油把沾满灰垢和污渍的皮鞋擦了一遍,正了正领带出了门。 连长早已下楼,坐在唐杰寝室门口的草坪上抽着烟,手里握着手机玩。

唐杰走到门口,返身跟班长打个招呼:“连长叫我,我去一下”。

“去吧。”班长回应他。

唐杰来到连长面前,打声“报告”,再往前两步:“连长,您找我?”

“坐这。”连长拍着旁边的草坪围砖:“马上进行士官选改了,你申请也不交,有什么也不说,看你在院子里绕来绕去,我看着心烦。”

唐杰坐下去,“我还没想好!”

“说实话,连队的建设需要你。”连长语气很柔和,“但也不是离不开你。留下就好好干,出去也要有所作为。”

唐杰应声“是”。

“你自己想好,连长才好往上报,就一两天的时间了。时间一过,名单往上一报,你就没戏了。”连长说完, 把手里的烟猛抽了一口,弹进污水沟里。

连长转过脸瞟着唐杰,唐杰看着树根脚下的几片落叶发呆。他知道没时间了,可目前没有明确的想法。

唐杰不说话,连长又说:“当然,有什么困难我能帮的尽量帮,不能帮的顺其自然,依你的条件,没多大问题,考试的时候好好考。”

唐杰看眼连长,心里想,“你能承诺我一定可以留队,我坚决留。你怎么又说‘连队也不是离不开你’?”

“我再想一下。”唐杰说完看连长的反应。连长也看了他一眼。唐杰说:“想留下也想走。留下来生活比较稳定,可以继续锻炼,福利也好;外面成长空间大,选择的机会多。” “老兵都有这样的思想冲突,既要趋利,又要避害,但人不能同时走两条路。果断一点,走就是走,留就是留,又不是上刀山下油锅。”

唐杰“嗯”了一声。

“你说的那些我理解,外面发展机遇多,成长空间大,但也未必人人成功,总会有人垫底。我找你只是聊聊, 看你怎么想,才好安排。留下来是稳定一些,但你只要有目标,一样有成长空间。”连长站起身,唐杰跟着站起来,各自拍了拍身上的草叶,都想说点什么,却谁也没开口。

连长上了楼,唐杰身边围过来几个战友,问他连长说什么了?

唐杰明白连长想“帮”自己。可这不能跟战友们说。他说,连长问他连队管理状况、伙食意见,还有迎接检查的准备工作。战友们想接着问,他却不想说了。走了几步,看到战友们散了,他又返回草坪坐下,坐了一会,一滴眼泪不知不觉滚下来。他知道他不是老兵里最优秀的,可也不是最差的,某些技能还拿得出手。连长赏识他,想留下他,但留下是有“代价”的,连长不会“承担”全部。和同年战友比起来,他能吃苦耐劳,愿意牺牲奉献,能写文章,办事谨慎,是全连公认的好苗子,这些是他的优势。他不想浪费这些优势。

几个同年战友又凑过来。唐杰招呼他们坐下。大伙倒的倒,歪的歪,说起了各自的打算。和他最交心的江涛说:“我没办法了,家里帮着办妥了,不留也得留。挺想走的,在这呆着无聊得很。”

李芹插话:“我必须留下,我还要入党、考教师资格证书、拿一个三等功。我要在部队实现我的目标。”

唐杰听着,羡慕有家人给办好了的,有自己决定好了的,他恨起自己的优柔寡断,恨起自己的无能为力。留下?留下干什么呢?能留下吗?退伍?出去又干什么?天天看唐明柏脸色?

唐杰见井阳不说话,问他,“你呢?”

井阳摸出烟挨个递了一圈,慢悠悠地叹道:“没想好。再想想吧。我二十三岁了,不能和你们比。哎呀,不想了。不如晚上躲柴房喝两口吧,馋啊。”说完“嘿嘿”笑了起来。 江涛说:“算了。等过了这关再说,出了事,就不好办了,我已经付出那么多,要留不下来,还弄个处分,对不起我爸爸。”

唐杰瞅江涛一眼,“不如和我一起走。”说这话时,他捕捉到了江涛脸上不安的表情。唐杰平时能说会道,在江涛面前一开口,常常让江涛听得云里雾里地直叫好。“开玩笑的,你哪能走,国家栋梁之材,你走了,谁来保家卫国?”

江涛明白这话是讽刺他,便面露恼容。但他不明白这话的意思,唐杰叫他一起走这种话不止说过一次,他以为是唐杰和他兄弟情深,愿意和他甘苦与共。却不知道以前发生过这种事:

上一届的老兵中,有一老兵时常把“走喽,还是回家好好干一场”挂嘴边,他约着其他老兵一起走。最后,他约的人全走了,他却留下了,说是家里硬给办的,他现在一走要出事。然后上演苦肉戏表示自己真的很难做。等别人信了,他自个去厕所偷着乐不够。 唐杰也想这样,等别人都决定走,他留下的机会就大了,而且不用花费太多心思。就算留不下,走的人多了,他心里也能平衡些。

唐杰望着江涛,他明白,江涛不会走。

大伙说起闲话,说连队某人人品差,某人跟领导关系好,背景大,都感觉没意思,起回哄散了。

阳光照在草坪上。唐杰抬起头,手撑在背后眯着眼望了望天上的云彩。

天上有一片暗云,影像有点像他家房檐下的阴影。他看到阴影里,唐明柏抱着一支烟筒抽着,烟雾慢慢飘了上来,烟雾里唐明柏得意地笑:“唐杰,老实点吧。不要以为你翅膀足够硬了。”(唐明柏坐在那片阴影下,烟雾包围着他,但他并不得意,他焦急地等唐杰的电话。他知道,他不能再给唐杰什么建议了,否则,他真的会失去这个儿子。唐明柏不知道,唐杰两天前就在等他的建议。)唐杰突然生出一种被抛弃的感觉,他觉得以前唐明柏严厉地管制他,骂他或者打他,是对他的爱,是父亲给儿子的保护,唐明柏现在不打不骂也不管制他,他感到恐惧。

阳光刺得眼痛。唐杰坐起来把头垂下去,“自己做决定吧,”他心很乱,想呕的感觉酝酿在胸窝。“啊!啊!!啊!!!„„”他在心里怒嚎了几声,“唐明柏该来电话了吧,他真的想后悔死吗?”

开饭的哨声打断了他的思路。

吃过饭,唐杰上床躺着,却觉得浑身冰凉睡意全无。“可以花点钱送送礼请请吃喝,活动活动留下来。可这值吗?花钱得到的,证明不了我的‘成功’, 开口问唐明柏要,反倒开了唐明柏的心,让他以为我到底离不开他。”唐杰想不付出而得到来证明自己的本事——‘成功’是最好的报复,是让唐明柏乖乖闭嘴跑墙根下晒太阳的资本。

“不花钱行吗?”他躺下,迷迷糊糊做起一个更夸张的梦:宣布退役命令的时候,连队硬要将他留下,但却追着他要“表示”。唐杰大喊:“求你们了。要不我爸会取笑我的。”他越跑,他们越追得紧。跑了一阵,他想不会又是梦吧?

唐杰下床理理被子,平整了床单,轻轻走到班长床前,向班长借了电话,像拆炸弹似地犹豫着拨了家里的电话号码,他想听听家里怎么说。

唐杰知道家里再不会给他操心这些事。可他想试试。“如果响两声没人接就挂了。”他告诉自己。

一声没响完,唐明柏接了,话语里有丝丝紧张:“小杰。快退伍了吧?想留在里面吗?” 唐杰说:“你管我?”

“不是啊,我就是问问!”唐明柏声音有点颤抖。

“你说呢?我不知道。你认为我该怎样?”

唐明柏说:“啊,你自己看吧,想好了给我个电话。不管怎么打算,爸爸不会干涉你。要是有困难,也跟爸爸说一声。”唐明柏顿了顿,想说“你留下吧。无论如何要留下。”可他忍住没说。

唐杰挂了电话,手指掐住挂机键。“不想对我负责了?叫我开口?我知道你怎么想?我开口你们能满足吗?我开口?我怎么知道该怎么办?你不是挺喜欢为我出主意吗?我开

口又算什么?你能不能‘强行’帮助我让我留下,而不是让我开口觉得受人恩惠而感到屈辱?”(唐明柏蹲在房檐阴影里吸着烟筒,他的心像远处的荒地一样悲凉空爽,说不上是喜是悲。王淑梅数落他:“你怎么能叫他自己看着办?打电话叫他留在里面。”唐明柏缓缓地说:“你那儿子我惹不起。就算我说了,他一样反着干。将来部队不好呆,他一样恨我。”王淑梅眼泪扑簌簌落下来:“他其实挺依赖我们的,好多事你不说他就不知道怎么做。他就是让你逼成这样的,明明没主意,没能力还要自己硬扛着。”唐明柏说:“那你跟他说。”王淑梅说:“他只听你的。”唐明柏“嘣”地把烟筒往下一落:“我不敢说。只能等他开口。”王淑梅哭着:“他不会主动开口的。”“那你悄悄去找他们领导,我出去找找借借,加上他舅舅还我们的钱该够了。”“我不敢。他以后呆不住我一样是罪人!他会更恨我的。”“他不会,他只是不开口,心里巴不得呢!他就是怕说了,又觉得心里欠着你。”“那你去!”王淑梅从唐明柏手里抓过手机。拨了好多次,一直都关机。)

唐杰看看表,午休没几分钟了,想着要不要躺一下。正犹豫着,汉民来叫他,说是出去坐一坐。汉民刚入伍时,人高马大引人注目,自我介绍说入伍前做过生意,社会经验比较丰富。

两人走到花坛边坐下,汉民说起他在外面奋斗的经历。没说大刀阔斧的壮举,也没说惊天动地的挫折。他的创业经历就像点燃一枝烟丢在窗台上,没有吱吱地燃烧,没有风吹雨浸,就那样一直燃着,静静地灭了,“二十万,投出去泡都没冒,就熬死在时间上。”汉民说。 唐杰不想听他说了,在院子里围着花坛绕起圈子,他心很乱,汉明的意思很简单——外面不是那么好混的。他感到心肝肺腑一紧,强忍住心里的难受停住脚,闭上眼。闭眼间,他意识到自己的焦虑与冲突的真正原因——没钱。除非找唐明柏开口,而唐明柏也没有;而退伍,一切又从零开始了。

唐杰想去找老乡李明聊聊,问问他退伍进烟草公司的事办妥了没有。到了李明班的门口,看到万洪在门口发愣,就主动打了招呼:“万班长好。”

万洪没吭气,皱着脸看他一眼。

唐杰问道:“万班,留不留?你们是顺晋,递个申请就行。”

“我倒希望递个申请就能留下呢。你留吗?”

“留不了。”

“小唐,我跟你说——这里说话不方便,上洗衣房说去。”万洪神色诡异地说道。 唐杰不想去,却控制不住自己的脚步——他想,关键时刻不能拒绝别人的“好意”。 黑乎乎的洗衣房里,地下渗水而感觉冰凉冰凉的,不时有一股凉风从门缝往里面灌。两人一进去就瑟瑟发抖。

万洪用颤抖的声音说:“你要想留,找别人可能得花这个数。”万洪伸出巴掌屈了两根手指,“而且只多不少,我认识人,如果他给你弄,这个足够了。”万洪又屈了一根手指,“你想想。回家种地累死累活的能挣几个钱?你有优势,别的不说,你代理电话班长时,你班代表营里拿过奖,给连队甚至营里都争了光。你要信我,我给你弄,百分之百保证你留下。” 唐杰半信半疑,打开门要走。万洪在里面紧追不舍扔出一句:“别傻。你会后悔的。你实在不信我,我介绍那个人给你认识,你们直接谈。他绝对办得下。”

中午起床哨响了,唐杰走到水池边,掬了捧水拍在脸上,回寝室取出了帽子,腰带等着集合。

中午集合完毕,连队没安排事。唐杰觉得无聊,衣服不想洗,申请还没想好要不要写。他很恐惧,不知道下午的时光该怎么度过。和所有连队没安排工作的日子一样,他不知道要干什么?他一步一晃走到花坛边的树荫下解了腰带,摘了帽子,望着水池发呆,白晃晃的瓷砖在阳光下反出耀眼的光芒。他看了一下这光,心里有一种凄苦的情绪在酝酿。为了排解这种情绪,他便不停地在院子、寝室、娱乐室之间走来走去。

唐杰热爱这个院子的每一个角落,每一棵花草树木。他突然觉得这个院子是那么地陌生,从不曾好好地看过一眼。他的心情沉浸在一片美好的回忆和感觉中:一个下雨天,他亲手在墙角栽下的两株铁树青翠苍劲;几个战友从山上挖来栽下的雪松,折腾了一天时间;这棵花快死的时候是他找书看了给治的病;走廊里的护拦,他和排长在09年的“八•一”节贴上了瓷砖。“这种感情写到一篇留队申请里会有如何效果?痛哭涕零地写自己竟没给那棵吊槐修过枝,没给那棵仙人掌浇过水;痛述自己的留念和不舍之情,细数自己在这个院子里活动的点点滴滴是怎样让人难以忘记?一定会感动党支部,营党委,甚至团党委,一定会成美谈。”

——“靠一篇留队申请感动组织而破格晋级。会吗?有这种可能吗?”

唐杰正在发呆,看到走廊里围了一群战友,老金和刘副班长打起来了。

“反喽。什么时候了还打架?”副连长走出房间门,下楼喝了一声。随即笑着问他们:“怎么了呀,两位兄弟?”

“金科,刘明,你俩怎么了?”指导员也跟过去笑眯眯地问。

“副连长,指导员,正找你们呢,刘明污蔑我,说我为了晋级又是这个,那个的。” “哪个哪个的说清楚。”指导员手叉腰杆撇着腰,两只脚互换着着地,一只站在草坪围栏的瓷砖上,一只踢着空气问。

“他说„„”金科扫了周围一眼。

“哦,呵呵!楼上说吧!”指导员让他俩去房间说,依旧一摇一晃地走在草坪围栏上。 唐杰知道跟自己有关,跟到指导员房间外面。

指导员房间里,金科,刘明又七嘴八舌地吵起来。

“指导员,刘明说我坏话。”

“说你什么坏话?”指导员问。

“那不是坏话,是事实。”刘明说,“你本来就做过。”

“连队有几个没做过,你做的都光明正大吗?”金科不服气地说。

指导员知道这样的状况迟早会出现,特别是这个敏感时期人心浮躁。他更知道,这种事不能在明处处理,况且他不一定能处理得了。

“到底什么事?还让你俩动手了?”

“指导员,我只是听唐杰说起,跟班里兄弟学了一遍,叫他们别像唐杰一样烂嘴丫。金科听见了,不依不饶的。”刘明说。

“唐杰说的,他说什么了?”指导员生气地追问。

“他说金科昨夜提一些东西出去,给谁谁送去,想把今年晋级的事落实了。我也不知真假,只是告诉班里兄弟,以后遇到类似事情,别像唐杰那样瞎叨叨。金科无意在门外听着。不依不饶的。”刘明回答。

指导员让他俩先走,让唐杰去找他。

唐杰敲门进去。

“你看到什么,又说了些什么?”指导员面带微笑地问唐杰。

“我„„”唐杰想跟指导员来一场“较量”,想着怎么说。

“别说了,这事到此结束。如果金科找的是我的上级,我也没办法阻止。你吵是没用的。给我个面子就当什么都没发生过。”指导员笑笑。

唐杰没说话,这时副连长进来了,问唐杰:“小唐,申请交了没,听说你不想留,说说原因。”唐杰决定鼓起勇气说出他一直想说的话,顿了顿,开了口:“我担心没多大把握。”指导员一听:“没多大把握,那也得试一试,我权力有限,可我会尽力帮你,你对连队的贡献像出个黑板报,修修电路、电器,写点小新闻,迎接首长和参加‘首长与战士谈心活动’这块你是连队后备人选,我的权限就是把你送上车,到不到达终点站,那是另外的事,再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