予人玫瑰,手留余香
初二 说明文 2248字 5491人浏览 温暖与坚强

1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

——教师的幸福生活

“为什么我的眼里常含泪水,因为我对这土地爱得深沉。”记得那年教师节,祝福的短信来不及细读,大把的百合又呈现于眼前,面对一百一十八名学生异口同声的“节日快乐”,我猝不及防,潸然泪下,艾青的诗句如空谷传响。这一幕,只有为人师者,才能亲身体味;这一份幸福,也唯独属于教师!做教师,一种幸福的生活。

年届四十,理应不惑,却仍有心志无处放逐。然而,当一名合格的人民教师,却是始终不渝的。记忆里,小学的校舍自然是权且遮雨。冬天来临的时候,我们就迁移到了老师氤氲着稻草香的炕头上。于是,知识一如老师家温热的炕头熨帖着我们。多年以后,梦境里常现温暖的小屋。九四年,我如愿以偿,而今已整整十六个年头。曾读过培根说的一句话,我们不应该像蚂蚁单是收集,不应该像蜘蛛只从肚里抽丝,我们应该像蜜峰,既采集又整理,这样才能酿出香甜的蜂蜜。走上三尺讲台,教书育人;走下三尺讲台,为人师表。十六年来,我不仅充分感受到教师光环所给予的成就感和历史使命感,也深切体会到一种莫大的责任感和能全身心投入工作的幸福感。

教师的幸福源于爱。06年我新接了三个班。军训期间,一个怯怯的学生给我电话,告诉我自己不幸的家庭和孱弱的身体。从此,来往于学校和市直机关门诊,成了我每周的功课,带她检查诊断,拿药复查。整整一个秋冬,我骑着电动车,风雨无阻。后来,我又将她带回家中,调养将息。春节晚会上,她笑容绽放舞姿翩翩,给了我最好的报答。今年教师节,一名学生带着自己美丽的新娘来了。在我记忆里没存任何影像的往事,他如数家珍:新生入校时老师帮他解除了初次离家的困惑,日常生活里帮他解决了家庭的困难,特别提到我出资给他购买的校服……. 爱,是种子,有适宜的土壤,就会生根发芽。能够在孩子们人生的旅程上陪他们走上一段,送他们一程,看他们一路前行,这就是为人师者最简单、最真实的幸福。如果这一路上,还能拥有了鲜花和掌声、信任和首肯,那就算是有了一点意外的收获。

做教师,爱而外是更重的是责任。正像富兰克林 奥哈伊的诗中所说的,在我们的学生中有一些“躲在草场角落里的孩子”,教育的责任就是让每一个躲在

2 草场角落里的孩子,都有一双合适的水晶鞋。九四至九九年,我在校团委工作。一个平时表现很好的学生干部,因在一次集体春游活动中有了一点越轨行为,组织发展时被排除在外。他从此一蹶不振,自暴自弃。作为教师,我深知自己肩上的责任,主动找他谈心。经过耐心细致的思想工作,他终于改变颓废的状态,重新振作起来。还有一名女生,陷入是非的漩涡不能自拔,到所有的同学甚至很多老师都对她指指点点,我依然坚定地站在她的一边,维护她的尊严,最终扶持她走过那段最艰难的日子。曾记得《瓦尔登湖》一书中说过“我们应该多多授人以我们的勇气而非我们的绝望,授人以我们的健康舒坦而非我们的愁容病态,当心别去传染疾病。”因此只有教师心中洋溢着幸福美好的情愫,脸上才会有灿烂的阳光并自然地照亮和温暖学生的心房;只有教师情绪饱满和内心充实,才会自然的流露出对细节的关注和乐于真诚的分享。有一首歌唱得好:你眉头开了,所以我笑了。你眼睛红了,我的天灰了……培养出快乐幸福的学生。

教师的幸福,还源于个人的成长。苏霍姆林斯基说过:为了在学生面前点燃一个知识的火花,教师本身就要吸取一个光的海洋,一刻也不能脱离那永远发光的知识和人类智慧的太阳。《礼记〃学记》说:“教然后知困,然后能自强也。” 的确,教的过程也就是学的过程, 教与学是彼此相长、互相促进。教过几年课的老师常会有此体会:开始时认为自己差不多, 教课没有问题, 但一上课, 就感到有些地方讲不清楚, 更不能深入浅出地、生动地传授知识, 这时才感到自己的知识、能力还远远不够, 需要虚心学习。正是在不断的学习中,我们行走在专业成长的路上,也一路体验着学习的幸福,成长的幸福,做教师的幸福!

教师的幸福,还源于课堂上自我生命的自然绽放。大学期间有幸聆听山师中文系四大才子和几位德高望重的老教师的课,正是在他们的课堂上,我深刻体味到教师的幸福感。06年我开始教授《儿童文学》这门课程,对教师职业的幸福,成为我心中的憧憬,也是我追求的目标。被别人甚至学生视为“小儿科”, 我不在乎。我广泛涉猎各种儿童文学理论书籍、文学作品、网络资源,终于由责任而喜欢而爱,我沉迷于其中。终于,我找到了享受课堂的感觉。叶澜教授指出:“教育是一个使教育者和受教育者都变得更完善的职业”,当我们以享受的态度对待教学,心灵就会充满着明媚的阳光,回响着和谐的音乐,体验着诗意的灵感;当我们以享受的眼光走进课堂,就会把每一节课精彩地演绎,就会感觉自己的生命在闪光……当我们这样努力地付出时,成就的不仅是学生,更有我们自己的生

3 命!课堂上自己仿佛肋生双翅,一边是文学的曼妙多姿,一边是教育的博大精深;一方面我能倾听心灵花园的隐秘声响,另一方面又欣慰地看着生命对生命的点燃和传递。教育,何乐而不为!

美国作家爱斯米科德尔的《特别的女生撒哈拉》中波迪老师是这样出场的:她背着个包,拿着一个台灯,上来以后先把台灯往讲台上一放,然后拿出一束鲜花,很认真插在花瓶里。一个台灯,一束鲜花!教师的职业常常被喻为蜡烛,点燃自己,照亮别人。其实,我也极为认同波迪老师的观点,教师的确是值得赢得鲜花的职业,即使别人不送,我们自己也要送给自己。同时我们也应该懂得,教师不应是蜡烛,更应是台灯,照亮学生,更照亮自己。予人玫瑰,手留余香,我们在付出的同时,收获着教师的幸福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