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夏心殇
初一 散文 948字 139人浏览 花花哥114

盛夏时,我总是喜欢独自一人靠在一棵树上,一叶遮目。心里想着某些事,某些人,此时几缕清风,是打开心灵禁忌的一把钥匙,自己就陶醉在自己的世界里,看自己的心灵,每一个平常看不到的地方也都被清风灌满了。于是便想要这样被这夹杂着树木清新气味的风一直吹到末夏……

夏天的风如此令人着迷,夏天的雨也同样令人着迷,巴山夜雨,红烛西窗,看窗外流过的雨滴,滴落,激起了我对未来的无限怅惘。伸长手,触摸河底那一丝淡淡的诗意和淡淡的忧伤,一种与泪水又天壤之别的液体冰冷的从我手指尖划过,淹没了自己的思绪,雨夜里迸出一只灰色的鸟,沿着苍白的梦翻飞。

静听末夏的雨,翻阅昔日的故事,感叹岁月如流水,如轻烟,一切整齐而来又整齐而去,该来的来着,该去的也在去着,永远也填不满那颗殇的心。我无法理解参透一棵老树在深深的庭院里在期待着什么,盼望着什么,永远也不会明白。静思自己身前身后那些可有可无的东西,还有那些生带不来,死亦带不去的东西,倏的发现自己如那株老树一样淡泊而青葱。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撑一把伞,在雨天也执意的要出去走一走,所有的房屋上都笼罩起了一层灰白的气体,仿佛把它与这个纷扰的世界分开来,各做自的事情……我轻轻抬脚,轻轻落脚,踏过无痕,我没有像肥皂剧中那样在这样的雨中遇到那丁香花的女孩,或者我已然遇到,却无从而知,幽幽的走过,与无数人擦肩而过,不知道走了多久,也不知道走了多远,只模糊知道我回不去了,躯壳回去了,可心却不知到哪里去了。突然间被自己给伤害,想哭,却欲哭无泪,幽径旁的石头,记载了多少人的岁月与失意,却不知道它也记录了多少人的奋斗和成功。而我也被它默默的记下了,我无法挥去它的记忆,或许这才是一种真正的记忆吧。我依旧撑着伞,去需找我那彷徨的心。

雨,它可以涤净我们的心,但是我们却用伞挡住了它,它无法触及你的内心只有在坑洼的地面上聚了些扭无力的“涤心池”,只待有人能发现它,然后触摸它,感受真正的“一片冰心在玉壶”。它,也同样涤净了那无悔的行道树,让沉积在枝叶上的灰尘弹掉,让它无悔的决心更加坚韧,更加无悔。而我却也还没有勇气挪开伞,去面对对岸那真实的自己……

雨下了三两天,把盛夏送走了,末夏也无扭之力,也即将逝去。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雨过天清,抬头看到几片飘渺的云。无风的夜,我在数星星,捡拾几句残缺的诗句,又一次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