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海洋天堂》有感·
高一 读后感 2046字 759人浏览 酷炫灰影

观《海洋天堂》有感

——记在慧聪的日子

每次在网上苦苦找寻电影看的时候,都能在一大推电影排行榜里看到位列前茅的《海洋天堂》,可是我一看是动作巨星李连杰和文艺青年文章演的剧情片,就略过了这部感觉比较颠覆自己知识经验的影视作品。还好这次在《发展心理学》代课老师的课上,有幸看到了这部催人泪下的作品。

电影讲述了慈父王心诚幸幸苦苦地把患有孤独症的儿子大福养育到21岁时,却查出了自己患有肝癌晚期,在其生命的最后几个月里,他尽心尽力地教会了大福生活,并且学会了在游泳馆上班,最终他心无遗憾,安然离去的故事。 电影开头时看到患有孤独症的大福,让我想起了大一时去南昌慧聪儿童康复中心带孤独症患者的经历。只不过康复中心的患者都是几岁大的孩子,与大福年纪相差很大,但是他们的行为特点是一样的,他们都活在自己的世界里,天真无邪。 在慧聪的日子里,我见到了有多孤独症患者的亲人。我在他们脸上看到的,有无奈,有高兴,有知足,也有愤怒和伤心。我曾想问我带的孩子的母亲,你照顾孩子时内心的真实感受是怎样的,是什么让你坚持下来的。可是每次话到嘴边都停留住了,因为我仿佛感受到了孩子母亲的内心,我没有理由再去伤害这位年纪轻轻的母亲。

患孤独症的孩子有很多共同的特点,比如很少言语或不言语,比如忽然会乐地翻天覆地或者哭地死去活来,比如不跟其他人互动,比如特别喜欢某一事物、某一类事物、某种行为等等。

我带的孩子就特别喜欢一种行为。每当我用手捂住他的嘴想让他安静的时候,他会特别惬意的把耳朵贴在我的手心里,仿佛在听什么,很开心;可当我手拿开一会,他又变得躁动不安,我再拿手捂住他的嘴的时候,他又会贴在我的手心里“听”,很开心的样子。

患孤独症的孩子也有很多区别于其他患者的个性。有个别孩子爱哭的一塌糊涂,哭地死去活来,任何人都帮不了他,任何物也不能让他感兴趣,也许是我们不知道他真正需要什么,他也不会表达他真正想要什么。也有个别孩子在认知的某些方面区别于其他的孩子。大多数孩子都不能跟随老师的指导完成任务,有个别孩子能够跟着老师学歌、学动作或者学动手并且学的很好,但还是远远没有同

龄健康的孩子的认知能力强。电影里的大福也有自己的特长——游泳,他把自己当作了鱼儿,他在水里找到了自己的世界,欢乐的世界。

大福的年纪跟我们差不多,但是他会做的却很少。即使是最简单的走路,都得记着步伐,数着步子一步一走。父亲教他的每一件事都得重复许许多多遍,就这样也不一定记得住。显然他在这样的社会里,没有一席之地,生活都是问题。现实中的孤独症儿童也是这样。

最初接触到这些孩子的时候,我的内心也很纠结,究竟这样的康复训练对孩子有没有帮助。后来想明白了,尝试总是没错的。也许没有开花结果,至少我们努力过了。电影里的父亲王心诚也是这样努力着,而且努力了二十多年。

在慧聪的日子里,我的内心产生了强烈地触动。在这样“快”地大环境下,科技经济都在猛烈发展,我们的步伐越来越快。可是当我们正在向前跳着跳着的时候,又有多少驻足、关爱着最需要关心的人。

我们遗忘了,遗忘了世界上还有真正需要我们关心的角落。

工资涨了,房价涨了,但工资涨地没有房价快。现在大家好像都喜欢关心这样的问题。我想房价问题源于无良的资本家的一己私利,书上会说根本原因是这样的社会环境产生的……我不想讨论关于这些暴发户的事情,我只想说社会的高速的变态的发展严重影响到了我们的超我。大多数人只顾本我。

刚去慧聪的时候,让我惊讶地不只是这些孤独症患者,还有简陋的“康复中心”。试问这样的破陋的“康复中心”能让孩子们怎样康复?康复中心的管理者——同样身为患孤独症儿童的母亲在第一天告诉我们,她们经过了很大的努力才得到政府的一点资助建立起了这个南昌唯一的孤独症儿童康复中心。

慧聪的房屋与高楼大厦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电影中也是如此。身患绝症的父亲希望给大福找到自己死后能安身的地方,却几经周折。我希望大家在关心房价的同时,也能看看我们这个世界,看看这些需要我们关心的角落。

在电影中,我们感受到了父亲伟大的爱。慈父王心诚独自养育大福十多年,没有一句怨言。而今得知自己癌症晚期,为时不多后,完全没有因为自己减少对大福的关怀。有一个片段是这样的,大福在水中游泳,突然静止漂浮在水面,父亲误以为大福触电了,他立刻要求关闸,第一时间奋不顾身地跳下水里援救大福。

虽然是大福装死引发的一场扣人心弦的闹剧,但是我们无不能看出这位父亲对孤独症儿子的最无私的爱。这种爱超越了一切。

在慧聪的日子里,我关注了很多孩子的父母。他们也跟大福的父亲一样,并没有因为孩子非同于常人而抛弃孩子。我在他们的脸上看到了最真挚的希望。这些原本会被某些人丢弃的孩子,却在他们父母的照顾下健康快乐的活着。他们的父母痛苦过,伤心过,但没有放弃过,这就够了。我们也许不能拯救世界,但我们可以照顾好自己的孩子,不论好坏。

电影的结尾是,大福有了在海洋馆的工作,他的父亲离开了人世。

写到这里,很晚了,我该睡了,我想带着对大福、对康复中心的孩子们的同情和对大福父亲的敬仰进入梦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