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要好好活下去……”
初三 记叙文 2541字 274人浏览 随风而去162

只是想用手上的剑,保护弱小无辜的百姓,他并没有想过以后会走上一条充满血腥的道路,他还是一个涉世未深的纯真少年。在战火纷乱的年代里,他不得已,也许手上握着一把剑,真的可以保护无辜的人们,尽管双手要沾满火红的鲜血。将那些旧势力的敌人一个一个的诛灭,就可以建立一个新时代吗?为了一个光明的国度,一个百姓的安居乐业,新旧势力两方置之死地的相争,必然会带来血流成河。一条又一条的生命在为各自的理想,或是活命,或是无奈&&但都逃离不了这场战争。

看着自己至亲的人被暴徒用剑穿过喉咙,眼睁睁的却是无能为力,痛苦只会加深,不会消逝。他应该要保护好姐姐们,可姐姐她们却为了保护他而失去了宝贵的生命&&从那时候起,他想用手上的利剑,保护那些弱小的生命,免遭杀害。他只想保护在战乱中的人们,即使自己极其微小,只要身边有一把剑,这把剑就是他保护无辜人们的武器。只要这场战争结束,不再有战争,他才会收起手中的剑。

他记不清自己到底杀了多少人,手上的剑不知沾了多少鲜血。从他挥动手中的剑,杀死第一个人起,就没有停止过杀戮,他停不了。为了解救苍生,他不会停止。他已经麻木,只是心还是一样单纯,只是不认识自己了,但知道,走上这样一条路,已没有可退之地,只想用手上的剑开创一个新时代。在那个时代,至少不会有杀戮,不再需要他这样的人,他可以隐姓埋名,消失在人们的世界里,没有他这样的人,该多好。

不幸的是,战争无情,残酷。每天都有人死去,在死人堆里爬出来,只能说是幸运,逃了一次,下次不知道有没有保住性命的可能。杀戮的日子里,他没有牵挂,他的亲人早已死去,他能生存下来,是因为三个只有一面之缘被他称为姐姐的女人,在他最危难的时候救了他,而这三个姐姐再次为了救他,最终她们都离他而去。他眼睁睁地,看着土匪将三个姐姐在他面前杀害&&你要活下去选择自己的人生,代死去的人活下去&&他没有眼泪,因为眼泪已经流尽。他只想在那个时代里,用一把剑保护像姐姐那样的人。

每个人都有权利选择自己的生活,很多时候,身不由己的放弃了。不想死,想活下去的愿望,却很强烈,却不能得到成全。用剑,用武力来保护自己,让自己活下去。他懂得,姐姐的离去,不是他的过失,可他不能安心的不闻不问,他要活下去,要让更多人的活下去,在那个幸福时代里生活。他杀死的每一个人都想活下去,只是遇到他这个比他们更强烈生存欲望的人,不幸的,他活下来,而那些人却永远的离开。

即使在一个战乱的时代里,手无寸铁的百姓,也只是想平平安安地生活,他们不会关注谁掌权,谁当皇帝。往往这样的一群普通百姓,却成为很多势力鱼肉的对象,任意杀害奴役。他们逃亡,而背后是追杀他们的匪兵,他们也只有逃,哪怕反抗一下也好,可反抗也是死,也许只有逃跑,到了自认为安全的地方躲起来,那才是安全。他们会被迫参与战争,可能会在战场上杀害自己的同乡,朋友,甚至亲人。这种痛苦,很难受,却要承受。

他握着手里的剑,只是想改变这个时代,可能这个想法太过幼稚,但他义无反顾,他的

心绝不允许他坐视不理,不管他最后是否离开了这个世界,他都要投入到解救苍生的乱世里。在战祸连年的时代里,哪是好,哪是坏,谁也不清楚。他也只是其中一人,也许胜利的一方能建立一个顺应天时地利人和的时代,他恰好站在胜利的一方,由此开创了一个新时代。曾经他为此杀人,当战争结束后,他又将面对的是另一个世界。

自己随时都有可能在某一个时间消失,他也早将自己的生死置之度外,只想将那些阻挡新时代到来的人进行诛杀,不管对方是什么样的人,在他的眼中,他们的命运只有死亡。他要杀尽一切旧势力,直至新时代的到来,他的存在就在于此。生死已不重要,或者没有生死的观念。只有挥着手中的剑,他才会有存在的价值,他的灵魂才有归属。

即使最冷血的人,面对温柔似水的女人,他难道不会动情吗?

阿芭的出现,在他血腥的人生中留下了一段永生的爱情,难以磨灭。在风腥血雨里,这个女人用她的柔情温暖他那颗冰冷的心,让他暂时逃离了漫天血色,过上了一段普通宁静的生活。这段日子,也许就是他想要的生活,跟自己心爱的女人一起,就足够了。阿芭的贤惠,包容的爱,时刻融化他冰冻已久的内心。与她在一起的日子,虽然很短暂,他似乎已经懂得,除了刀光剑影,还可以和一个女人过上温暖幸福的生活。不知不觉,他们一起走过了春夏秋冬。他在田地上耕作,她在屋子里编织,男耕女织的生活。他以为,这样的生活会继续,他会忘却作为侩子手的身份,做一个普通人家,娶妻生子,开始幸福的生活。

爱情在两人中不知不觉地萌芽,生长。他发现生活中不能没有她,他知道自己已经深深地爱上了她。这是一段沉重的爱情,不该有的,但还是来了。看着她写的信,知道了一切,他没有被背叛后复仇的怒火,只是伤害自己深爱女人的无尽痛苦,让他开始丧失了自我。是他杀害她的未婚夫,是他剥夺了她的幸福,她只是来向他报仇的。没有她,他突然失去了存在的意义,深深地自责像被刺藤一样紧紧的缠绕着,越挣扎越是疼痛&&

他要去找阿芭,要她留在身边,不让她离开。他孤身一人缓缓地走进充满危险的深山茂林里。天上雪花飘落,狂风嗖嗖的向他袭来,他步履蹒跚,一步一步的那么艰难,没有了平日的敏捷。支撑着他的是阿芭,这个他心爱的女人,现在到底怎样了,他担心她,他要将她带回来,他要救阿芭,他不要阿芭离开,他要和阿芭在一起,不要血腥风雨的日子,要永远地与阿芭过幸福的生活&&

杀他的人早已事先埋伏好了,他像丧失意识一样,空白的,像一具走尸,只有口中不停地念着的阿芭。不知道肉体遭受了多重的伤,已经没有感觉了,只有阿芭在他的脑海中出现了一遍又一遍。杀他的人一个接着一个倒下去,他离阿芭的又近了一步,快要见到阿芭了,自己的体力也快不支了,可他还在继续前进,因为阿芭在等他。只要阿芭回到身边就够了。

阿芭终于回到他了身边,他紧紧的将阿芭抱在怀里。剑心,你要好好活下去&&阿芭用最后的力气在剑心的脸上留下一条疤痕,深爱的人就这样离去,悲伤随着疤痕永远的留在脸上,再一次至亲的人远去,他将孤单一人继续存活于这个乱世上。

&&好好活下去&&,女人留给他的一句话,成为他唯一继续活着的理由,他重新拾起剑,继续挥动,为那个没有战争、和平的时代而战,直至有一天他可以安息,与他心爱的阿芭永远在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