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梦鹤 作文
初三 记叙文 810字 86人浏览 tony104104

一枝解语入梦来

高二1:李梦鹤

“一候海棠,二候梨花,三候木兰。”这是春分时节的花信风。二十四番花信风,七十二样新季花,我却独独偏爱海棠。海棠自古以来就被不少文人墨客赞颂。前有苏轼“只恐深夜花睡去,故烧高烛照红妆。”后有张爱玲“人生有三恨,一恨鲥鱼多刺,二恨海棠无香,三恨红楼未完。”更甚则是唐玄宗以海棠比贵妃,因其娇艳动人,好似能与人交流,便得名“解语花”。

初晓这则轶事时,觉得未免言过其实。但仔细想想,确实只有海棠才担得起如此善解人意的雅号。牡丹虽是雍容华贵,却逃不了一个媚俗,木兰与幽莲倒是清高,但那冰山一样的气质也不是平民百姓消受的起的。所以思来想去,还是海棠最适合了。未开的海棠,还只是一个个粉嘟嘟的芽儿,像极了婴儿小小的拳头。当春风拂过后,这些小拳头便舒展开来,虽不是大红大紫地吸人眼球,但干净恬淡的粉色却是无比地治愈人心。春雨后的海棠,尤其楚楚可怜,娇艳欲滴。就像邻家的小妹妹,长成亭亭玉立的少女,肆意挥洒的青春中透着些许稚嫩。这种天赐娇物就是有这种魔力,让人觉得她不是一树灿烂,而是一颗需要呵护的珍宝。繁复的矜贵,简单的可爱,素色的清隽,缤纷的烂漫。花季的少女,哪个不是如解语花般地动人?花季的解语花,又哪个不是如少女般地美丽?

然而生命易逝,花犹如此。无数落红终于是要回归尘土的。海棠谢的时候,是一种与生截然不同的美。它带给人的,不是新生的喜悦,而是如烟花般燃尽生命的璀璨。一地的落英,却并非满目的哀凉。她在你抬头仰望的时候,露出新绿的芽,告诉你美的另一种形式正在生长。“当有一天,我拄着拐杖,慢慢地走向生命的尽头。而某座大山中,又会走出来一个孩子,蹦蹦跳跳,手中还拿着他的玩具。”人的生死如此,花的亦是这般。

世有解语花,凭谁解花语。我想,古人们也正是在“解花语”的过程中,明白了“闲时看庭前花开花落”的美好吧。那么,我也愿意追随这些先贤的脚步,去望望碧落的云卷云舒,嗅嗅海棠的无味之香。有此一日,夫复何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