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天的一缕阳光
初二 散文 1002字 213人浏览 天天有喜136479

冬天的一缕阳光

初二(七)班 陈力

耳鸣间,窗外的车辆来来往往,呼啸的笛鸣声转瞬息而过。我望着灰蒙蒙的天空出神,仿佛一缕缕阳光想要破壳而出。

记得那是一个冬日的傍晚,北半球的天空早已被墨汁般的黑夜吞噬殆尽。我独自坐在公园的长凳上,凄冷的寒风瑟瑟地往我单薄的衬衣里钻。但脑中那股热劲使我咬牙坚持着。半小时前,我和父亲大吵了一架,起因只是我一个无意的小动作。关于手机的问题,我和父亲已经有过几次矛盾,但今天我被父亲冤枉为不做作业来偷玩手机的事令我实在忍无可忍。一场吵架后,我摔门而出,心中的郁闷一扫而空了。“咕噜咕噜”一阵呻吟声打断了我的思绪,这时我才发觉肚子好饿,往常的这个时候我应该在温暖的家中吃饭呢!想着想着心中竟有种回家的冲动,但一想到自已被冤枉的憋屈,心一横决定今晚在这公园住上一晚,露宿街头,过一回乞丐的生活。

夜渐渐深了,天空中的云都被凛冽的寒风吹得无影无踪了,宁静而安详的天空少有地露出了清晰的面孔,无数双闪烁的“眼睛”仿佛是有意留下来与我作伴。寒风阵阵,我将身子蜷缩成团,靠着公园中那几盏发着微弱灯光的路灯来取暖。冰冷的灯柱和空无一人的街道令我百般无聊,自然眼皮也像是加了铅球似的一点点往下沉。就在这时,一个佝偻的向影出现在我眼前,我一惊关一抬,就要撞上

柱子了,可是一双粗糙而温暖的手接着了我的头,我回过神来,只见这双手的主人是一位老婆婆。只见她蓬头散发,一根根白丝在黑夜中如同飞泄的瀑布,一双混浊的眼睛镶嵌在一张疤痕横生的脸上。她的衣着破烂,全身上下没有一处不打着补丁。不难猜想她是一位乞丐,正当我思索时,肚子再一次不争气地叫了几声,我不好意思地看向老婆婆婆,可她毫无表示,只是微笑着坐到我旁边和我聊起了天,本就无聊的我仿佛找到了一个宣泄口,一个劲的向老婆婆诉说心中的郁闷,老婆婆也只是安静的听我说,像是一个极好的“聆听者”。过了一会儿,我心中的不快终于排解了,而出乎我的意料,老婆婆竟从她的袋子里掏出两个馒头和一瓶水递给我说:“快吃吧!我看你也是饿坏了吧!小心别吃太快!”顿时,我心中涌出一股暖流,不知为什么,想起了家里的母亲又想到她们该是有多着急呀!我将食物塞回给了老婆婆转身飞奔了回家。

思绪转瞬,窗外的那片乌云重新出现在我眼前,但不同的是,一缕阳光破云而出,洒落人间。那一霎那,我又仿佛看到了那位老婆婆慈祥的模样。虽是夜晚,但光辉更胜,人性的光辉不仅如同冬日中的阳光,还更是一种神圣的信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