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美丽的事儿
初一 其它 913字 63人浏览 水漾风清

芒子煎饼

那天下午活动课时,我和同事在操场打球,看到了满地的芒子壳,不禁惊讶了,原来在不经意间,芒子已老了,散作了满地的果实,毕竟已经是**了。因为以前和同事多次说过芒子煎饼,所以她见我一副失神的样子,便问我:“吃过“芒子”煎饼了?”我摇头:“没有,没想到已经是暮春了,芒子已经没有了!”一股惆怅之情袭上脑际。

农村长大的孩子,可能都知道芒子吧,但是,可能很少有人还记得“芒子”煎饼的味道。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我所说的芒子,其实就是咱们当地的杨树上长的果实。当春天来了,万物复苏,百花竞相开放时,当地杨树还在梦乡中呢!

当地杨树长叶儿比较晚,总是先长出果实芒子。当芒子刚长出时,它的颜色是褐色的,外面包着硬硬的外壳。几天后外壳绽开,便长出了里面嫩嫩的芒子了,颜色是鲜红色的,长几天颜色会稍有些暗,状似桑椹,只是无桑椹的甜美。芒子渐渐长长,长度不一,大约四五厘米长,这时芒子穗的表面变得更加不光滑,而是满身长出半圆状的羽翼,一圈圈整齐地排列在它的表面。等熟透了的时候,阵阵春风吹过,芒子便随风飘落在地面。风吹过,雨打过,她便慢慢的融入了大地母亲的怀抱。

在暮春时节,我们还会看到随风飞舞的白絮,有柳絮也有杨絮,而产生杨絮的是农村人所说的毛白杨,也就是我们常说的白杨树,它与咱们的当地杨树是不一样的,它们所长的果实也是不一样的。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记得很小的时候,曾经吃过芒子煎饼,现在回想起来,味道咸咸的,挺香的样子。

后来和母亲提起过几次,念叨过多次,并问过它的做法和味道。母亲说,摊芒子煎饼很费事:先拾芒子来,再摘去外壳,然后在浸在水里泡一天,再上石磨磨碎,再搅上玉米面,等煎饼糊子发酵好了,就可以摊煎饼了。芒子煎饼味道咸咸的,是因为在里面放了盐,那样就可以不用吃菜了,那时候是很少炒菜的。

说这些话的时候,母亲的脸上很平淡,然后她用同样平淡的语气说,现在当地杨很少了,因为它长得太慢,都不栽了,不如栽速生杨换钱来的快,现在很少见芒子的影子了。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当我热切的说我们学校还有一棵当地杨时,母亲笑了,一棵干啥用?咱们住楼房,在哪摊煎饼?再说也没有摊煎饼的工具啊!

唉!看来,这无上美味的芒子煎饼只能活在我的记忆中了!

只是,口中会时时泛起淡淡的咸咸的芒子煎饼的味道!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