植树节,断想
六年级 其它 2098字 72人浏览 感性的孙萧

植树节,断想

又逢一年植树节!

晨早上操期间,学校广播突然传出优美的背景音乐,继而是一位学生诵读着植树倡议书,号召全体师生:爱护环境,植树造林。

回望,光秃秃的校园,满眼竟是现代建筑的倩影,雪白的瓷砖映射着苍白的脸,仿佛大自然依旧占据着深冬的色泽,这个春天似乎还未来到。偌大校园,东扭西歪地斜卧着几株苍老的松树,仿佛将至晚年,远望那一簇簇墨绿,也难掩岁月的沧桑,干瘪的松果,是否早已被销声匿迹的松鼠光临过,失了宠,在稀疏的松针间躲藏。虽说校园南郊有一片不大的柳林,往常也是我触及灵感的窗外之物,可惜今春早寒,如今也是光秃秃的,一根一根耷拉着,缺少活力,缺少阳刚之气。

再回望,四堵墙之外的田野,也是光秃秃的。原本此地适宜生长的钻天杨,槐树,洋槐树,柳树……亦是不见踪影,为数不多的几株树,也是堪比蒿草高几分罢了。初春时节,本应是万紫千红,粉色的杏花,红色的桃花,蓝色的梧桐花,紫色的楸树花……闭眼都可以嗅出花的醇香,现今只是一种奢望。

还回望,城市间高楼鳞次栉比 ,宽阔笔直的马路纵横交错。盛夏时节,柏油软化的味道充溢着城市的角角落落。孰不知,现代建筑的雄伟却在排挤着古老的娴静与文明。城市噪音,空气污染,诸如此类的城市问题举不胜举。绿色正从我们的视野中消失。公园里,远看一片黛绿,近瞧却是现代建筑的翻版,水泥仿造的大树,水泥仿造的

栅栏、篱笆,水泥仿造的树桩、坐墩,一切都在仿造中。即便是旅游景区,也难得找寻一片幽静之所,能让都市烦躁的人们修身养性,褪去世尘的烦躁,让心灵返璞归真。

不是今天突起沙尘暴了吗?这是如今春天新增的风景,但见狂风四起,飞沙走石,遮天蔽日,人们唯恐进屋进舍躲避不及,紧闭门窗,还在一味地抱怨苍天。想那文人骚客们曾不惜笔墨,劲赞春天的美丽,春天的魅力。如今却是这般光景,是春变了,还是人变了,这个世界变了?

不止一次地回味南国的风景,山清水秀,鸟语花香,莺歌飞舞,处处氤氲灵秀之气。也不止一次地回味儿时生活的天地:乡间马路,绿树成荫,并排对称的白杨勾勒着小路的轮廓,远远望去,行人仿佛在检阅部队。夏天漫散于此,心情舒畅,心旷神怡;冬天路过,白杨又是巨伞,遮风遮雨遮飞雪。田间沟畔,房前屋后,绿树成簇。盛夏晌午时分,铺一张木床,翘起二郎腿,乘兴纳凉,不摇蒲扇,不需冷饮,徐徐微风而过,心境舒畅,笑看庭前花开花落,望天上云卷云舒,乐哉悠哉!千沟万壑间,亦是翠绿欲滴。站立沟畔,远望沟壑,聚绿一片,静心聆听,林海涛声阵阵入耳。近观溪涧清泉汩汩流淌,捧一掬泉水,自然醇甜,沁人心脾,青山入水为影,绿水绕山相伴,虽说不是知名的泥鳅,抑或蝌蚪,不卑微于身份的低下,不在乎名誉的高低,在绿水青山间畅游、嬉戏。牛儿吃饱青草,斜卧溪旁,悠闲地摔着尾巴,有意无意间拍着身上的泥巴,或是落身的蚊蝇,反刍着青草的嫩香,间或,也会“哞——”地发出悠长的叫声。放牛放羊的孩子,

捡拾土生土长的药材,抑或选择娴静幽雅之地,读读小人书,看看小画本,或是三五一群玩玩扑克。

更不止一次地回味我的读书时光,虽说现今学校大变样,但身在母校任教,儿时的光景依旧会从记忆深处蠕动。望着发黄的照片,笑脸背后的布景便是葱葱郁郁的绿色,几件寒酸的校舍,也是若隐若现,藏匿在绿树怀抱之中。清晨,树下读书,鸟儿为伴,嗅汲自然的芬芳,一种纯天然无污染的清新之气,沁入心扉,心旷神怡;午间,小酣树荫之下,望着斑驳的树荫随风摇曳,被树隙分割为不规则的天空,看着白云穿隙而过;晚间,夕阳披上最后一道光彩,晚霞映照着树的轮廓,也映照着我们灿烂的笑脸,围树而歌,围树而舞,满载着一天的幸福与收获,等待着星星在天幕间闪烁。

这一切,弹指一挥间,化为乌有!

上高二的时候,学校曾也组织师生下沟去植树,那时沟壑瘦弱的骨骼已初显,东边一株,西边一棵,要想听着林海之音,望着林海巨容亦是艰难之事。作为学生,我们起初还是比较认真地栽树浇水,到后来年少的顽皮占据了一切,很多树苗都未曾入土就早已夭折死去。隔周再望时,原本的草皮早已枯萎,深挖的树坑躲藏着,不知何时被风吹来的垃圾。

谈笑间,往事灰飞烟灭,绿色在笑谈中抛我们而去,再抬头,早已沙尘来袭!

偶也电视或网络上看到,很多人面对镜头,手握铁锨䦆头挖坑植树造林,深感欣慰的时候,也不免令人担忧,是否他们也和我当年一

般,不是在植树造林,而是在摧残原本脆弱的生态。

我不想追溯为何今日竟是这般光景,我也不想追溯今日之祸是谁之过,我更不想昨天美好的童年讲给我的后代以及后代的后代。我无颜面对这一切,因为我们都是罪人,是自然的罪人,是万物的罪人,是后代的罪人。如若依旧如此,几十年后,几百年后,我们的后代儿孙会指着那光秃秃的坟茔唾骂我们,唾骂我们的无知,我们的自私,我们的人性!

该做一点事了,为了自然,为了和谐,为了子孙后代。我们该为自己鲁莽无知的行为买单了。

广播中,还传来甜甜的声音,想必,有责任心的师生早已有所行动。这不是一次倡议,而是心灵深处的一次拷问;这不是一种形式的作秀,而是发自内心深处的一种萌动;这不是一次节日的主题,而是一生一世必尽的责任!

返身回舍,挑拣一身旧衣,我要行动!

——2014.3.12写于肖咀初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