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开时节1
高二 散文 1688字 80人浏览 wangyi92083

1 花开时节

到了进候车室的时间了,女儿在进入站口围栏的一瞬间,眼里噙满了泪水。她向我们挥手,哽咽着说:“爸、妈,回去时小心点儿!”我心头一热,妻已情不能禁地扭过脸去,泪眼婆娑了。

一直等女儿进了候车室,我和妻才一步一回头地离开。出站台时,不经意间,一朵黄色的小花映入眼帘。她可能是一棵蒲公英,也可能是一株苦菜花,抑或其他不知名的小花。她是那样羸弱,弱得好像一口气便可把她吹折了。在这乍暖还寒的时节,她开得这样莽撞,这样不谙世事,这样胸无城府。

这朵柔嫩的小花点醒了我内心深处最柔软的地方。

女儿不到18周岁,就上大学了。她没有离开过家,甚至从念初中以来都没有单独在外面住过。她除了书本,从没接触过外面的世界,她不知道社会的复杂,不了解世道的险恶。可是她已步入人生的花季,青春洋溢,是个大姑娘了,她必须去面对她应该面对的一切,无论是开满鲜花的坦途,还是布满荆棘的小路。这个我和妻都明白的。

上大学前,妻为女儿准备一切应用的东西,唯恐她在人生地不熟的城市作难。女儿到是一脸的不以为意,还是没心没肺的看电视,上网,睡懒觉。妻一个劲儿地唠叨,不要轻易相信陌生人,不要一个人上街,不要把钱和贵重物品放在不安全的地方……直到女儿向我诉告:“爸爸,你让妈饶了我吧!”其实,我不比妻更放心女儿,可我嘴里却说:“孩子大了,总得去历练,有些事情别人的经验不如自己的经历来得重要。”妻立刻用她经典的表情——白眼,回击了我。

把女儿送到大学,我和妻离开的头一天晚上,给女儿商量,让她在学校住,提前适应一下,女儿很爽快的答应了。可是夜里十点多,女儿打电话来说睡不着觉,要来宾馆找我们。妻好说歹说,女儿才没出来。早上才五点多,宾馆的门便被拍得山响,开门一看,女儿满脸泪痕站在门口,她一下扑进妻的怀里放声大哭。妻一边劝慰,一边询问缘由。女儿抽咽着诉说所有的不适应,话语断断续续,毫无伦次,像一个几岁的孩子……我把女儿揽在怀里,轻抚她的后背。这时候任何责备和埋怨都已无益。

重新安顿好女儿,我和妻离开了。在火车站候车室等着检票的时候,妻到是平静了,可是我的眼泪忍不住了,不仅是担心女儿初次离家的辛楚,更有内心深处那难以言表的至情牵念。但我知道,处在花季的女儿,必须经历,必须啜饮这种痛,谁也代替不了,宽解不了。

半年的日子,妻和女儿几乎每天都通电话,问暖嘘寒,万嘱咐千叮咛,担心性格倔强的女儿和同学不易相处。然而,女儿和室友相处得很融洽,室友评价她就像一张白纸,单纯,拙朴,毫无心机。知女莫如父,我知道女儿质性淳厚,既无害人之心,也无防人之心。这正

2 是我和妻牵挂她的原因。

煎熬了一学期,女儿终于放寒假了。孩子不在身边时想得慌,一旦回来又烦得慌。这可能是大部分父母的共同感受。女儿一回来,大部分时间宅在家里上网,煲电话,看电视,睡懒觉。妻又开始唠叨起来,她两个好像前世的冤家,不断地争来斗去,时喜时怒。大多时候我不置一词,从女儿的言谈中审视她看问题的角度和对社会的认识。我发现,半年的大学生活,女儿发生了不小的变化——看问题不偏执了,知道关心人了,对于一些社会问题她自有一番客观、正确的判断了。临近春节,第一学期的成绩出来了——全系第19名,英语四级顺利通过。女儿脸上流露出掩不住的喜悦与自信:“爸、妈,看你闺女多省心啊!”那几天,妻的面色和悦了许多,我更是发自内心地替女儿高兴。她这朵小花开得不再羞羞涩涩,不再莽莽撞撞,不再柔柔弱弱;享受着春风的抚慰,感受着阳光的煦暖,承受着狂风暴雨的洗礼,她在健康、随性、自然地成长。花开时节,女儿正在努力绽放着葱郁的青春和思想。

正月十五,已是春光骀荡,人们还没有从春节的温煦气氛中走出来,女儿又要离家了。尽管有诸多的不情愿,诸多的不得已,离别还是姗姗而至了。

回家的路上,妻一直和女儿通信息,询问火车到站了吗,找到铺位了吗。亲情真的很难用理智去驾驭。妻给我说,女儿这一走,她的心劲儿一下子就泄了,干什么都没心情了,担心自己会得抑郁症。我只能温言劝慰。

车行在春意盎然的路上,两旁的白杨已经泛青,地上的小草悄悄钻出地面,星星点点,大有蔚然成茵之势。我的脑海里又浮现出那朵黄色的小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