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悟四季
初一 散文 2661字 192人浏览 939727884

感悟四季

朔方的雪花在纷飞之后,却永远如粉,如沙,他们决不粘连,撤在屋上,地上,枯草上,就是这样。屋上的雪是阜已就有悄化了的,因为屋里居人的火的温热。别的,在晴天之下,旋风忽来,便蓬勃地奋飞,在日光中灿灿地生光,如包藏火焰的大雾,旋转而且升腾,弥漫太空;使太空旋转而且升腾地闪烁。

在无边的旷野上,在凛冽的天宇下,闪闪地旋转升腾着的是雨的精魂„„

是的,那是孤独的雪,是死掉的雨,是雨的精魂。

雪花在日光中纷飞,闪亮晶莹,弥漫在空气中的,是那孤独冰凉却又蕴藏着的蓬勃生机,揉碎了一地日光,昭示着即将到来的春天。是的,雪是雨的精魂,滋润一切,让一切置之寒地而后生。

冬天到了,春天还会远吗?

春天必然曾经是这样的:从绿意内敛的山头,一把雪再也撑不住了,噗嗤的一声,将冷面笑成花面,一首澌澌然的歌便从云端唱到山麓,

从山麓唱到低低的荒村,唱入篱落,唱入一只小鸭的黄蹼,唱入软溶溶的春泥--软如一床新翻的棉被的春泥。

那样娇,那样敏感,却又那样浑沌无涯。一声雷,可以无端地惹哭满天的云,一阵杜鹃啼,可以斗急了一城杜鹃花,一阵风起,每一棵柳都会吟出一则则白茫茫、虚飘飘说也说不清、听也听不清的飞絮,每一丝飞絮都是一株柳的分号。反正,春天就是这样不讲理,不逻辑,而仍可以好得让人心平气和的。

春天必然会是这样的:满塘叶黯花残的枯梗抵死苦守一截老根,北地里千宅万户的屋梁受尽风欺雪扰自温柔地抱着一团小小的空虚的燕巢。然后,忽然有一天,桃花把所有的山村水廓都攻陷了。柳树把皇室的御沟和民间的江头都控制住了--春天有如旌旗鲜明的王师,因为长期虔诚的企盼祝祷而美丽起来。

而关于春天的名字,必然曾经有这样的一段故事:在《诗经》之前,在《尚书》之前,在仓颉造字之前,一只小羊在啮草时猛然感到的多汁,一个孩子放风筝时猛然感觉到的飞腾,一双患风痛的腿在猛然间感到舒适,千千万万双素手在溪畔在江畔浣纱时所猛然感到的水的血脉„„当他们惊讶地奔走互告的时候,他们决定将嘴噘成吹口哨的形状,用一种愉快的耳语的声音来为这季节命名--“春”。

鸟又可以开始丈量天空了。有的负责丈量天的蓝度,有的负责丈量天

的透明度,有的负责用那双翼丈量天的高度和深度。而所有的鸟全不是好的数学家,他们吱吱喳喳地算了又算,核了又核,终于还是不敢宣布统计数字。

至于所有的花,已交给蝴蝶去数。所有的蕊,交给蜜蜂去编册。所有的树,交给风去纵宠。而风,交给檐前的老风铃去一一记忆、一一垂询。

春天必然曾经是这样,或者,在什么地方,它仍然是这样的吧?穿越烟囱与烟囱的黑森林,我想走访那踯躅在湮远年代中的春天。

夏天是美丽的。

从风清气爽的蓝天浮出的第一朵亮丽的云彩,从灿烂的阳光均匀地穿透第一片绿叶,从第一只蜻蜓以美丽的舞姿在树间翩跹,从空中回翔的鸽群弥漫在夕阳的炊烟里,夏就这样踏着重重的步音,敲碎一池春

水的柔媚轻轻地来到,春风春雨皆已去,花已千树春已暮,纵使我的心头离情依依,仍无力留住春的一角。

在晨曦的清晨,在杨柳倒映的池塘边,在草芽萌发的原野上,胀红了脸的夏天,热闹扰嚷,大踏步地走着,推开桃红的门,柳绿的窗,潮水般的哗然,淹没了莺啼鸟语,缱绻柳笛。清风携带着季节的热望,无私无畏地袒露于夏天的最高处。古藤依然缠绕着葱翠的相思,碧绿的苔藓仍舞动着光阴,飘逸在视野里的红衣少女,她窈窕的倩影凝结了物之灵气,走起路来,身轻如燕。

夏天是甜蜜的。

夏天的雨极温存,它滴在空中时,矜持地似云的姿态俯瞰大地; 夏天的雨又缠绵,在桃花的枝头,淋湿了窃窃私语。夏天的雨,温情地抚过脚底,濡湿了脸颊,绿在雨中显得更绿了。在这五月的夏天,迅即来临的雨,正以时间的形式,漫过城市的背影。窗外的树葱茏欲滴,远方的景致逐渐淡泊。雨或细密,暗暗滋润着心境; 或滂沱,装点着城市匆匆而过的风景。一阵阵雨雾茫茫,浅了红、淡了黄,缠绵沾衣的雨丝在屋檐挂下,闪烁的光点,缀满了天空。雨压低了声音,但依然在降落,一缕雨与另一缕雨在空中相遇,喃喃对话,落地一霎,却悄无声息。

薄纱似的雨帘挡住了夏日阳光下的凡尘,击退了空气中弥漫的炎热。站在夏雨中,让雨飘洒在身上,让那股清新、清香、清爽慢慢地沁入

心脾; 站在夏雨中,让日日沉埋在红尘里的枯旱的心获得泽润,寻回一点宁静,找回属于自己的声音和思维。

夏天是热烈的。

白天长了,阳光强烈了,日影呈现了另一种面容,那是生命的本色和质地。正午的光线以满腔的热情拥抱汗水; 湖泊里层层扩散的水纹以及岸边滚动的花影,他们是在追逐从指尖流过的杨柳风,还是在奔向走远的春天? 久违的蝉声唤醒了夏季,打开太阳的热恋,带着乐观的气概,夏天被写意成热情生命的礼赞。

这时,有多少动人的故事开始,有多少美丽的爱情诞生,一切都意味深长,这是一个充满希望,烂漫的季节。

当时光的指针在漫步时,夏天的绿意未褪尽时,秋天的背影已悄然显现到我们的身边;当大雁南去的时候,已是秋天最美的时候,也是秋天展现自己贡献的时候;也是芳草斜阳、花落凋谢的时候,也是蔚

蓝的天空亮出她本色的时候,不论怎样,都是秋之韵的真实再现。 当你走在金黄的草滩上,感觉到秋天就在你的身边,她把大地涂成金黄色,使之与淡蓝色的天空协调,仿佛一幅水彩画,让人应接不暇;她把影子停放在湖中,层层金黄色的微波在水中荡漾;她把树叶变成金黄色,非但没有让你感到沉闷,却让你心静平和,广袤大地,唯有万千平淡之色引领着你漫步;她把大地当做调色盘,在挥洒,在调彩,让你在碧空下一览秋之美,一唱秋之韵。

当你来到百草园,树上枝头已是硕果累累,香味扑鼻,一簇簇菊花竞相追逐开放,似有山花烂漫,独立鹤群的意境。她用自己的双手在劳作,在付出,把最原始的展现给别人,自己留下一副唯有延命的小气儿,不信你看,梨树已是露出小脸蛋,连个陪衬的没有;枫叶树则是层林尽染,一副喜人的样子;其他树,也不逊色,也不拉后,争着把自己一年的衣裳全部奉献给了大地,宁愿自己利落点,也要让别人暖和点,秋在极力的奉献着,好像一切都是她的,大手一挥,哗啦啦的所需所取就这么着,一下都送到你的家门口,心里是充满着不停的谢谢,还有那满数墙头的玉米棒,金黄的发亮,让人心里美滋滋的那个劲儿在无尽的回味;老汉的旱烟锅吧嗒吧嗒的吸着,感受着秋天的洗礼,小孩在玩耍着的时候打着瞌欠儿,牛儿自由的在品尝着最后的嫩草,悠闲的徘徊,这一切如果装在画里,应该比“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更有意境吧!

当你倚着树干,回想着雪花飘飞、垂柳倒影、烈日炎炎的瞬间,感觉到就这么一下子过去了,其实,他们只是在进行接力赛,现在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