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诗写意——石壕吏
初二 记叙文 661字 142人浏览 dnydudu

天边的霞光渐渐淡了。太阳伸出他苍老的手,企图染红身边的云彩。未等那最后的一束光芒触发,太阳终于被吞没进了地平线。霞光尽了。

我站在大门前,任冷风乱过我的脸,这里是石壕村,安安静静,实际已满面疮痍。

借宿的房间简陋却也十分干净,透过窗,我看见,夜来了。它张开它贪婪的嘴,把四周的一切吃干抹尽,黑色的笼罩下,或隐或没的月光使我依稀能辨得村前那古树,虬劲的枝干在月光下却与狰狞的厉鬼,满地的落叶随风狂舞。 远处传来的阵阵马蹄使我隐隐不安。我听到枝叶颤动的声音,是有人翻越了围墙吧。不久,两个差吏模样的人从马背上跃了下来,急切又粗暴地撞着门——“吱”,门开了,女主人点起了灯。晕黄的灯光下映出她白的,惊恐的脸。“不,我的两个儿子都已经死在那可恶的战场!你……你们这群吃人的恶魔,我一无所有,你们还想要我拿出什么!”“你们不能动我的儿媳,孙儿不能没有母亲。”她的嘴唇一定颤抖着,似乎回想起了什么痛苦的记忆。但差吏的恶言恶语把她仅有的希望熄灭。她奋力地,徒劳地拦住要冲入房中的人,终于妥协:“你们要抓,抓我吧,我……或许还能够在后方为你们做饭。”不用看,也知道她眼中一片绝望与视死如归。 我手中紧紧攥着一支毛笔,掐得指节发白也毫无知觉。隐隐地传来婴儿的啼哭和妇人的哽咽。我无能为力。各国君玉发起战争,总有胜负之分,只有百姓左右都是输家罢了。

蹄声渐渐远去,隔壁屋里传来的哭声却越来越发地悲痛了,我再次望向窗外,这一次,仅有的月光也是被黑色的云海淹没了。夜,你为何要如此残忍地掠夺最后的光明?

倚窗而立,我若有所思,却又沉默不语。

作者:范婕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