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茶记
初一 散文 690字 79人浏览 小桥流水111119

古之时,一人尝博览佛经诸传,自以胸中佛学博大精深,时人亦赞之。自忖曰:余虽精于佛学,奈非佛门弟子,未知得其精否。遂往禅院去之。

寺有一老僧,德隆望尊,时人谓能一语道破禅机,一言尽物中之理也。既至,小僧待之。生以为此等人物不足以视,乃傲小僧。老禅师闻之,皱眉叹曰:此子虽有佛学之才,奈何无佛学之量,吾且教也。

老僧至,亲待后学,为之沏茶。少顷,杯满,然僧注之不停,水溢。后学不解曰:“杯已满,为何不止?”僧笑曰:“然,既已满,何注之?”后学愧然红羞,自责其无知。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此中甚有学问。杯者,若人之心也,初时空虚如万物之鸿蒙洪荒,必以利器琢之,辟疆域以储物。少时,杯中空虚,乃始学于师,既而自学群书以明理尚义。及有小成,乃游学天下,一者为开眼界,审视天下之物;二者为博闻强知之时炼其精力,趁时传其思与名。

人,不学则无知、无礼、无耻,是以必学之,犹以杯盛水,多则智,少则愚。水者,犹天地之精华,万物得之而生。心既为杯,水自是天下之理。若勤学,则水缓缓入其杯,以盈其实。然则杯有其极邪?

曰:必无其极。人之无极,在于勤学耳。一日三思,则积年累月必有成;一朝五检,则必有高尚之礼格也。犹此杯,若杯已定,尽壶倾之,不过一杯;若一凹谷,尽雨倾之,则有一湖;若地之巨陷,尽天地之泽注之,则其量浩渺无际矣。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老禅师之语犹其礼也,后学之无知,乃妄自尊大,实则小杯耳。若不扩其胸量,复其大志,终其一生,不过耳耳。

蜀川封尘曰:心几何,则智几何。若以小器论之,虽有明师而无其成,若以虚怀苦谷拟之,则自有天地灵气助之。岂不闻曰:“海纳百川,有容乃大。”是谓此理也。后世以其奇闻,传之。余有幸闻之,觉其中大有妙处,乃以笔记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