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伯家的苔丝》的悲剧分析
初三 读后感 2912字 3179人浏览 智库彬彬

[摘要]英国作家哈代创作的《德伯家的苔丝》中的苔丝是英国批判现实注意作品中悲剧人物的典型代表,本文从社会环境和个人性格因素两个方面深层分析了哈代创作《德伯家的苔丝》中苔丝的悲剧命运出现的原因。

[关键词]悲剧命运;宿命论;牺牲品

一、前言

托马斯·哈代是19 世纪末英国杰出的批判现实主义作家。他的作品《德伯家的苔丝》真实地反映了资本主义入侵下英国农村发生的变化和人民的遭遇,揭示了在维多利亚盛世掩盖下深刻的社会危机。在这部作品中存在着浓厚的悲剧命运意识,以下将从两方面予以详细分析。

二、社会环境因素

托马斯-哈代出生于多塞特郡的乡村, 自小受祖母和母亲的影响很深。她们俩都是在英国乡下长大。在那里弥漫着宿命论色彩。所以这种宿命论的观点直接影响了哈代的创作。在他的作品中,往往人物的悲剧都被他自觉不自觉的归为“命中注定”。在他的观念中,在冥冥之中有一种凌驾于一切之上的力量。“他掌握着我们的命运”。这种不可捉摸的神秘力量在控制着宇宙的一切。正是这种力量掌握着人们的命运。无论你如何的挣扎,最终都逃脱不了。所以,在他的作品的人物遭受不幸时,他总是要对命运发出抗议。在苔丝死后,哈代就把苔丝的死归为命运的捉弄和不公,认为是命运的捉弄才让一个“纯洁的女人”遭受如此的不幸。 当时的社会现状使他产生了一种极度悲观失望的情绪。他既不能够认识到社会变化的真正根源,也找不到社会未来的真正道路。于是,他不得不求助于充满神秘色彩的古希腊命运观念,把这种状况归为命运的安排。

苔丝的命远悲剧,来自哈代的悲观主义世界观。处于19 世纪末的哈代,由于维多利亚后期大英帝国开始衰落,萌芽的资本主义摧毁了小农经济,农民的生活普遍陷入困顿之中。作为现实主义者,哈代可以复制出生动的现实图画,而作为思想家,哈代并不了解社会发展的规律。他认为现实的危机与不可克服的矛盾,是神秘而不可预测的宇宙意志在敌视作恶多端的人类,哈代认为人在同环境的斗争当中,软弱无力,受着命远的支配。于是这种社会危机的认识却导致了哈代思想上的悲观主义和宿命论。正如哈代其它小说中的主人公常常在接近幸福的时刻,突然由命运或宇宙意志支配着,偶然的不幸就降临到面前一样,苔丝的悲剧也是由于一系列的不幸事件一步一步促成。首先是德伯家因为偶然因素失去了赖以生存的老马而导致苔丝去远亲家打工;苔丝本来对好色的亚力克处处设防,却因为一次偶然事件失身,导致苔丝整个悲剧的不可逆转性;在婚前向安吉尔坦诚自己的过去却因为信塞到了地毯下,致使苔丝新婚之际被抛弃;在生存困难时本来欲向丈夫家人求助,却因偶尔听到了兄弟的对话而放弃;一直自强自立的苔丝因为失去住所,一家老小生存出现危机而不得不听任亚力克的摆布; 最后看到安吉尔回心转意自己却又已经无法挽回失去的幸福,绝望的苔丝愤而杀人,最后自己也毁灭了。苔丝的一生充满了戏剧性,仿佛在她人生命运的每一个时期,都因为偶然的因素,由命运作祟,一步步把她推向了悲惨的结局。苔丝没有被艰苦的体力劳动和困顿的生活击倒,却在精神上和感情上一次次遭遇重创,坚韧的苔丝对生活和命运进行了反抗却一次次被击倒,直到最后导致灭亡。哈代在作品中暗示了苔丝的悲剧也许就是上天对于她祖先犯下的罪行的惩罚,苔丝最后被不幸被处死则是众神结束了对于这个可怜少女的嘲弄。

三、个人性格因素

苔丝性格中也具有发生悲剧的可能性, 就是说她性格上的弱点。她出身于偏僻落后的一个小乡村一个贫穷的小乡贩家庭,加之她聪明美貌,决定了她生性清高,却忍辱负重,屈从父母的虚荣;性格坚强却又优柔寡断,在爱情面前踟蹰徘徊;渴望幸福却又拘于世俗陋习;能够忍受困难却又充满冲动。绝望之时终于举起了复仇的尖刀;她自身纯洁无暇却对社会缺乏足够的认识,尤其是对“恶”的一面缺乏斗争的智慧。加之环境的残酷,恶人的狡猾毒辣,以及命运的戏弄,终于酿成悲剧的发生,最终走向毁灭。苔丝被亚蕾诱奸,就有其不可避免

的因素。,从开始踏入德伯家, 亚雷给她口中放草莓到给她胸前带上玫瑰花,从亚雷接她时在车上接吻戏弄,到后来的百般调戏,苔丝本应该出于一个姑娘的敏感以及防卫的本能而认清这个好色之徒的面目,但她竟然认为:“这一次的殷勤,刚好是在特别关头,只要接受了,两脚一跳,就可以把对这些敌人的恐惧和愤怒化为胜利,所以她就听凭了自己的冲动,不假思索,攀上栅栏门,把脚尖放到他的脚背上,爬上了他身后的马鞍子。”她为自己的胜利冲昏了头,“他们两个,骑着马往前跑了一阵,都没说话,苔丝一路上抱着德伯,仍旧在胜利中喜得心砰砰乱跳”,进而对亚雷这只恶狼失去了防备,埋下了悲剧的隐患。由于她生长的环境、家庭、时代以及她本身就有严重的封建贞操观念和世俗观念,而又缺乏顽强的反抗精神,造就了她必定是一个悲剧人物。茫茫世界,同命运的女人又何止她一个? 这些都显示了她性格中软弱的一面。她在生活中始终处于被动的地位, 她没有“欺骗”生活, 而生活“欺骗”了她,她真的太纯真了。正如越是纯洁的东西越是容易被玷污一样。当克莱向她求婚时,她拿不定主意失去了对人的清醒认识,只看表面不顾及本质。她无法跨越贞操的障碍,也就无法避免悲剧的发生,“只凭经验, 我们得经过长久的游荡才能得到捷径。”“但是世界上的人总是苦到这种金石之言再不能于他们有益了的时候, 才能够觉悟其中的道理。”这是环境与性格的冲突所在,尽管克莱斥责苔丝不是“大自然的新生女儿”,但苔丝对克莱还是一往情深,忠贞不渝,她表示:“我只要已经爱上你,那我就要爱你到底儿。”在给克莱的信中, 她写到:“你给我的这种惩罚,本是我应该受的,你对我发怒,很公正。”这显示了苔丝对命运的完全屈从, 也反映出苔丝性格软弱的一面。亚雷对她采取了各种攻势, 威胁她说:“你记住了,我的夫人,你从前没有逃出我的手心去! 你这回还是逃不出我的手心儿去,你只要作太太,就得作我的太太! ”在这种情况下, 苔丝已不知不觉地在心理上发生了变异,她终于承认:“我本来认为你是个坏人,其实你也许比我所认识的那个克莱好些。在给克莱的信中她写到:“安讥啊,我现在受得诱惑太大了”。这就表明本身有主见的苔丝却在“重大事件”上失去了立场。

四、结束语

从《德伯家的苔丝》这部作品我们可以看出悲剧命运色彩始终贯穿其中。因为如此也使他的作品拥有更加丰富的内涵。在哈代看来,苔丝是命运的牺牲品。她的悲剧是由于“弥漫着宇宙的意志”即我们所说的命运造成的,纵使她进行反抗也是枉然。所以在作品中哈代时时发出了悲天悯人的慨叹,流露出一种对人类永远无法解脱悲剧命运的无可奈何的悲哀,这正是他悲剧命运意识在作品中最充分的体现。

[参考文献]

[1]张中载. 托马斯·哈代——思想和创作[M]北京:外语教学与研究出版社,1987.

[2]陈焘宇. 哈代创作文集[M]北京: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1992.

[3][英]哈代著,张谷若译. 德伯家的苔丝[M]北京:人民文学出版社,1957.

[4]朱维之. 外国文学史[M]天津:南开大学出版社,1994.

[5]侯维瑞. 英国文学通史[M]上海:上海外语教育出版社,1999.

[6]颜学军. 哈代与悲观主义[J]北京:国外文学(季刊),200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