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灭
高三 记叙文 644字 222人浏览 nyb1213059157

总不知世事怎么样的沧桑,总妄想像唯特一样去闯,总认为鲜血洒在挚爱的土地上是无比神圣,可现实的匕首毫不犹豫的插进了热忱的胸膛,伴着冰冷的低音,击碎那曾澎湃过的水晶。它说:“碎了,是为了能现出更多的自己。”

那时,颓废的青春从岁月的伤口流出,我孑然地,努力包扎着,让这伤口长出希望的芽。却又一再发炎,我仿佛已厌倦,那总无终点的徒劳。直到,痛苦的根深扎心底,黑暗的影笼罩大地。光明,奢侈的出现在脚下。它是如此瘦小,禁不起一句诘问,颤抖地吸吮这飞花似的光。这,又能怎样呢?

该碎的还是得碎,不留喘息的余地。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执着过满是希冀的梦,天真的以为理想的道途即使荆棘满地,草莽丛生,也会毫无犹豫的走下去,彷徨,那不会是我。不知不觉,流了多少无助的泪,伤了多少幼稚的心,世事的无常打碎了昨日荒唐的念头,身上流着血的伤口提醒我,痛苦,是不能忘的,耻辱,更是难以抹却的。

那一年,那个季节,那冰冷的秋,那不绝的嘲讽,那墙角的独泣,那迷惘的眼神,那消逝的梦,那渐行渐远的人,那昏暗悠长的小道,那眼看着就凋落的梧桐,那悠然盘旋的乌鸦,那死寂的夜,那枯硬的床沿,那眼凋零的繁华,那纸醉金迷的喧腾,那一张张泛黄的照片,那一页页瘦弱的笔迹,那一声声无助的呼喊。

左手边,只有一个虚无的灵魂。守着右手边的躯壳。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咳、咳。”老人在船上望着这张破旧的网和海里的鲨鱼。鱼枪,毫不犹豫地掷了出去。

翠青的三岔口,一支残旧的路牌,一缕落墨的斜阳。

未来的路,很长,却,不要惊慌。即使灵魂已寂入幽溟,至少还有残留的躯壳,伴着我在路途。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夜好黑,我好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