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意的江南之春
高一 记叙文 1395字 140人浏览 和地沟油和

烽火不再连三月,山河一碧换新颜。
春,伸出了她那细腻丰腴的手,在漫山遍野的绿色稿笺上,书写诗句般美丽的春色。

【篇一:春风十里扬州路】
春天的风也许最吝啬、最矜持,但又是最温柔的。它亲吻着行人的面颊,抚摸着游子的衣衫,一如母亲温厚的手。江南的风,更有着碧玉一般的质感。它带来了杨花曼舞的脉脉风情,带来了柳絮飘飞的缕缕抚媚;它吹皱了一池似蹙非蹙桃花水,描出了几抹照水弱柳笼烟眉。
那风,缠缠绵绵地散落了一地桃红。其间仿佛有一个身着白衣群的纤弱女子,任风轻撩着她莹洁的裙裾,觅着草径上的遗踪,清泪清流,吟咏“叶叶心心,舒卷有馀情”“帘卷西风,人比黄花瘦”……歌声穿越了亘古不变的时空,唱出千里外玉门关春风断肠人。

【篇二:天揭晓玉润如酥】
《从诗经》到《楚辞》到巴山的夜吟,还有许多盛装在望舒悠悠的小巷。——雨,江南春天的唯美凝练,天使不散的灵魂。
薄薄的雨丝梦般缥缈,轻灵如花,悠远似雾,一篇隐约与迷蒙。手中轻旋着一把淡蓝色的伞,凝神细听水滴石阶、雨打茅屋芭蕉的朦胧与淋漓。苏东坡在黄州时,也是在这一径烟纱中,笔端流出了一阕《定风波》:莫听穿林打叶声,何妨吟啸且徐行。竹杖芒鞋轻胜马,谁怕?一蓑烟雨任平生。料峭春风吹酒醒,微冷,山头斜照却相迎。回首向来萧瑟处,归去,也无风雨也无晴。
遥遥千年,这些“一蓑烟雨任平生”的缅怀,已脱落了梦的色彩,唯余下清清的孤独。愿这雨,能滋润那一颗从漫漫长久走出的心。

【篇三:梨花一枝春带雨】
一枝初绽的梨花横斜于面前,未叶先花不与群芳,天山禽鸟兽,奇花异草组成了奇异的空中花园,就更美了。薄瓣上凝着几颗水珠,不施脂粉的神韵,那样清新,那样纯洁,没有喧哗的光与热,也没有浓烈的色与香,只有淡远的点点素色,以及不绝于缕的幽芳,清晰,却又渺然。
冷艳无声。
一只白蝴蝶,在盈盈的芬芳里翩飞。玲珑的双翅,轻舞着一段属于自己的新禅,闪烁着远古的幽光与灵性,虚无、淡雅。它以如雪的花朵为背景,幻化为一帧世间最美的风景。
蝶的思想,是幽径,走过的田园,没有尘埃,只有古朴美丽的传统。
蝶的心境,是清水,飘过的河流,没有澎湃,只有超然物外的宁静。

【篇四:一江春水向东流】
小桥流水犹在,清清玉泉依然情深。河水汩汩绵延着,没有滔滔扬子江的喧闹,也没有浩浩西子湖的单调,沉沙的折在暗波隐动中低徊。一座青色的方形石头叠起的石桥,横卧于水面上。斑驳的桥栏,褪淡了昔日炫目的光彩,老态龙钟。血与火,笑与泪,都刻在它博大的胸怀中。
当年李后主在这凄清一角惆怅独行,东风拂小楼,羁君怎能不生愁!往昔纷纭多少事,不堪回首是罪囚。仰天长叹“问君能有几多愁”,欲发不能,欲止不能,点点滴滴,似那一江春水向东涌流,纵使激荡又怎奈何千军万马!
空余泪,独悲切,凄凄惨惨戚戚!
如今水畔杨柳依依,然昔人往矣。水面偶尔浮着飘落的嫩叶——春天也有凋零,这些蚱蜢舟,可堪载动如许愁?
春天是一部情意绵绵的书,那风,那雨,那花,那水……便是写在“春天”扉页的一首诗,掺和着颖悟与心底微澜,组成了不老的岁月典章,晾在桑田沧海的岸边,随四季风辗转不息。
路上看到一副春联:春回大地,福满人间。我忽然发现了这儿没有明媚的春光,也没有什么独特的风景,但这路边的花草树木似乎都蕴藏着一种只有勃勃春天才有的生机,人们都被赋予了一种蓬勃向上的活力,令人感动,令人震撼。
我不无遗憾的往前走。
这阳光多好。
就这样不高不远也不深沉的那么淡淡的一汪蓝天,淡淡的,恬静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