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最“郝”的老师
初一 记叙文 870字 115人浏览 再见豆豆王子

老师分很多种,教育学生的方法就更多了,而我的“好非洲”就属于一个另类的老师。

其实,“好非洲”是我以前一个军训营里的班长(他以前也的确是军队里的班长),姓郝。标准的“东北小汉”(因为的确不太高),举手投足之间透露出军人的风范,即使不穿军装也能一眼看出他是一个军人。

在我们第一天来到军训营时,他就对我们说:“只要你穿上这身绿军装,你就是一名军人,就要用军人的标准来要求自己,一言一行、一举一动都必须符合军人的规范,这样才能成为一名合格的军人!”然后,入营仪式开始了。入营仪式在操场举行,活动内容是:男生慢跑5公里,女生慢跑4.8公里。当我们一个个趴在地上动弹不得时,我们就给这一位“好”班长起了外号:郝非洲,郝是他的姓,非洲是他的心(黑的跟非洲人似的)。说来也真是讽刺,这么邪恶的人居然姓“好”!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第一个训练就是站军姿,也就是立正,别以为这简单:腿打直,双脚分开六十度,双手自然下垂,紧贴腿部。抬头,挺胸,收腹,双眼平视前方。在炎炎烈日下,我们就这样站着,也不知过了多长时间,只知道汗水打湿了绿军装,站姿稍稍不对就会招来一顿责骂。等到我们快要坚持不住时,我身边的小陆小声抱怨:“又不是者的来当兵,犯得着这么拼命吗?”“当然!”突然冒出的这一声大喝吓得我们差一点瘫倒在地上,我们这才发现“郝非洲”已经来到了我们的面前,“不管你们是来军训还是来当兵,对我来说都没有什么区别。不管你是谁,只要穿着军装,只要站在军营的土地上你就是个兵!如果你连军姿都站不好,你就不配当一名军人!”我们都被他这一段有力的话语给震撼了。“那么,我们要站到什么时候,才算一名合格的军人?”小曹壮着胆问。“等到即使你不穿军装别人也能一眼看出你是一个军人为止!”“郝非洲”说。我们想起了第一次见到“郝非洲”时的感觉,不禁再次挺起了背。

很快,军训结束了,突然,我发现我竟对这里产生了一种留念之情,而“郝非洲”也变成了“好非洲”,仍叫他“非洲”则是因为他有着非洲人一般的坚强意志。同时他也将这一种意志传给了我们,这足以然我们受益终身。尽管郝班长只是一个教官,但他同时也是我最好的老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