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雨梦绘江南
初一 散文 683字 129人浏览 有宏观

一切都是如此的突然,如此的悄然无声,只有当它淅淅沥沥地飘到人们的指间,才让人猝然感到:下雨了。乌镇的雨,总是如此的飘逸,如此孤寂,就好似一缕缕愁丝,勾起人们的梦,用那梦的色彩,绘出了一幅江南水墨画。

画的近处,就是那纷纷扬扬的落雨,看久了,只让人觉得它的飘逸,如女子的发丝;它的朦胧,像害羞的女子的眼;它的凄婉,像恋人晶莹的泪。这秋雨不比夏雨的猛烈,也不比冬天的雪的凄凉。倒与春雨有几分相似,却又多了些寂寞,雨中的人,来往匆匆,从楼上往下望,那把把张开了的油纸伞,就如一个个圈圈,伴着那飞溅的水花,在江南的雨幕中着。

把视野再望得远一点,在那宁静的小巷中,一个丁香一般的姑娘,手执油纸伞,独自彷徨在悠长又寂寞的雨巷里,那漫天的雨丝,犹如缠缠绵绵的思念,萦绕在她的心头,使她与丁香结下愁怨。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在画的远处,有一支乌篷船,撑船人吃力地摇曳着,那船就如一个醉汉,醉醺醺地向前驶进着。那船上的皮影人偶正在上演一场三打白骨精的好戏。慢慢地,船吱吱呀呀地驶进了一个桥洞,渐渐消失在人眼前。留下的,只有一道悠远的船痕和点点泛着涟漪的水圈。

赏完这画,再细细品品雨,又多了一番韵味了。如果说江南是湿漉漉的断桥残雪,那江南的雨就是那划入梦里水乡的醉醺醺的乌篷船;如果说江南是青石小巷的碧瓦飞甍,那么江南的雨就如手执寂寞的姑娘。画家喜爱画风雨归舟,诗人吟斜风细雨不须归,我虽不是什么文人墨客,但独上楼头,卧听风雨,虽说寂寞,可未必就是伤怀之事。

不知不觉中,雨停了,它好像从来没来过似的,而唯一留下的,就是江南小巷中的一把油纸伞,几滴从屋檐上滴下的雨水,哦,对了,还有那乌篷船的船痕和那悠远的桨声…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