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么活下去
初三 记叙文 1670字 431人浏览 z13482181807

怎么活下去

我叫王占卿,(和我患一样病的,还有一位,她叫李小改,和我家是亲戚) 我们两个人都是河南省洛阳市偃师市府店镇佛光村7组人。我们想把近几年所遭受的痛苦和折磨写一下发出来,希望看到我们的帖子的好心人们,你们可以帮帮忙,相互转发一下,让我们的痛苦和冤屈可以让更多的人知道。我们先在这里感谢各位好心人,谢谢你们愿意花费宝贵的一分钟时间,认真的阅读我们的故事,谢谢你们。 本村前支书王法龙,于1995年建成石英砂厂,1996年开始投产,直至2010年底停产。我叫王占卿,2002年,王某及其妻子去我家里找我,让我去他们家的石英砂厂干活,我同意了。从2002年开始,我一直在该石英砂厂干活,到2006年元月底,我停止了这份工作。当时工作环境特别不好,可以说是灰尘四起,乌烟瘴气。起初工作的时候没有给工人们发口罩,并且我们都是憨厚的农村人,根本不知道石英砂的危害有多大,所以也没有要求给配备口罩等工作用品。到了后来,发了口罩,但是根本就不起任何作用,并且也不如现在的防毒面具那样,根本就不能阻止灰尘进入我们的口鼻。每次下班回家,脸上一层厚灰,就像用石英砂洗脸了似的。可以想象,那种工作有多么脏,多么污染,对人体伤害有多大。

2003年,我发现自己晚上睡觉有压气、喘不上气的感觉,胸口好像是压着石板一样重。后来病情越来越严重,以至于四肢乏力,体质变差,怕冷,还不停地咳嗽,最严重那次直接咳得吐血,呼吸困难。因为家里贫困,没有钱看病,所以一直拖着。直到2013年病情严重

到没有办法再拖延了,所以四处借钱,才到河南省人民医院看病。经过医院医生的检查,确认我患上了矽肺病,因为比较严重,所以先做了洗肺手术。无奈家里没有钱,手术做完之后,没钱住院,只能拖着手术后虚弱不堪的身子出院了。听人说可以去省里的职业病防治研究所去要一份职业病鉴定,这样就可以索要赔偿,尽管以后要走法律途径,也有了证据。可是,开职业病证明必须要有我们地方市里开的安检证明,于是又去市里开安检证明。结果,工作人员告诉我们,开证明必须王某签字。王某自从他场子里的工人开始得病,就离开村子,躲避到他外省的儿子和女儿家里。那些患病的人死的时候,他就准备好要逃到外地避风头了。

她叫李小改,和我大致一样的情况。她是一名装车工人,从1998年开始工作,工作时间为6年半,2004年年底不干。她的病一直潜伏着,直到2013年年底才发病。她也借钱到河南省人民医院检查,结果显示她患的是矽肺病纤维化。她家里经济条件也十分不好,上有年迈的公公婆婆,下有一双儿女,女儿在省外上大学,儿子被迫辍学回家。自从她患上了此病,天天以泪洗面,悲观绝望,且每天还要忍受病痛的折磨。

我们都需要职业病鉴定,但是市里却不给我们出安检证明。我们曾去国家信访局去上访,可是却被地方政府拦下来; 在国家信访局网站上投递了我们的事情,可是上面的处理结果是要地方想办法解决。此时已经拖了半年了,也不能解决。我们曾想过要通过法律途径,去法院起诉,可是周围的人都说,王法龙有钱优势,后面有人给他撑腰,

我们告不赢他;也有人告诉我们, 我们走法律的道路行不通,法庭不会受理。王某还曾扬言,就算我们告到北京,也绝对不会给我们一分钱。多少人劝我认命,不要跟王法龙斗,我们没钱没势,根本没法斗。患病至今,王某及其家人不闻不问,就连我们长途跋涉,历尽千辛万苦找到他的儿子和女儿时,他们却对我们避而不见;甚至根本就不让我们进门去和他们谈赔偿的事情。几天没有好好吃饭休息的我们,看到这样的场景,心都碎了。生活的前景、活下去的希望和勇气全没了。病痛的折磨和经济上的沉重负担,是要活活把我们逼死啊!可是难道我们就只能自己饱受病痛的折磨,并坐着等待死亡的降临吗?我真的是没有办法了,只能在这里请求大家,请求好心人们,求求你们帮帮我们这些经受折磨的人们,帮帮我们转发一下,可以让更多的人看到,可以让我们有说理的地方。我知道,天底下还是好心人多,不管你是哪里的人,不管你多大年纪,我相信你都有善良的一面,希望你们可以帮助我们,在这里感谢所有好心人:好人一生平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