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大培文杯作文竞赛——到世界去
初一 散文 2154字 870人浏览 浅浅的微笑80

1 到世界去

高二3班 朱晓媛

1 世界这么大,我想去看看!但不是每一个人都能来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

她们渴望摆脱羁绊,去看看车水马龙,人来人往的大街; 她们渴望挣脱束缚,在橡胶跑道上,体验一把大汗淋漓的快感; 她们渴望去掉封建,到世界去,赴一场青春的盛宴。

她们渴望...... 然而渴望却归于幻想,并深埋于地下。这就结束了吗?不,她们不甘心,还有太多事尚未完成。

路之开始——石板

一条泥泞的小路,一个有着极少人居住的孤村。周围还有一弯径流量不大的小溪。给人们的第一印象只有衰败和落后。令人感到奇怪的是:在早晨,村口的那块石板上会站着一位女孩。这石板是多年前村民从山那边运过来盖房子的,后来多了便放在这里。她看着远方,竟是那样的痴迷,像是被外面的世界钩了魂魄。每天都是如此。仿佛站在这块石板上,她能看见老师口中的城市,听见火车“嘟嘟嘟”的声响,嗅到这个村庄没有的花香,果香。

路之崎岖——意外

刚走到家门口,女孩听见了奶奶那没有力道的叫喊:“水儿,水儿..... ”女孩小名叫水儿,大名叫夏菡。和奶奶一起生活了十多年。奶奶的年纪渐大,身子越发虚弱。水儿害怕过不了多久她就要一个人生活,可除了奶奶之外没有其他的亲人。她的父母是谁?长什么样

2 子?她不知道,她不敢问奶奶,她怕奶奶伤心,也怕自己失望。水儿2 只上了几年学,也算不上是上学,只不过是在教室的窗户上趴着望一会。她悟性很好,学什么东西都快,只可惜家里的条件无法培养这颗好苗子。哪怕每天早上得走几里山路到镇上的学校偷听,她也很高兴。她喜欢这样,喜欢教室里听孩子的读书声,喜欢老师用瓦片在木板上写下的字,喜欢新来的老师给孩子们讲的城市的故事,喜欢学校生活的一切一切,可她无法融入这个团体,无法成为其中一员。

害怕奶奶累着,回到家她会抢着做各种各样的农活。在屋后面有着一块小小的菜园,菜地是奶奶以前一锄一锄挖出来的,如今早已力不从心,只有靠水儿来打理了。菜园里菜样不是很多,却也被水儿照顾的井井有条。水儿会蹲在地上摸摸菜叶,嘴里念叨着:“快快长大,快快长大。”她天天都来这块菜地,看哪里需要除草,哪里需要浇水,施肥。因为家庭条件水儿没有朋友,也许在她的世界里,这些菜看起来更为亲切。吃完饭,她就搬一个小板凳坐在奶奶旁边,拿树枝画着老师白天教的字。奶奶爱摸着水儿的头轻声道:“水儿啊,是奶奶对不起你,没钱送你上学,害你一辈子都待在这个山沟里。”水儿仰起脸:“奶奶,我愿意和您在一起,守着您一辈子。”说罢就扑向奶奶怀里。

虽然水儿已经十多岁了,毕竟是个女孩。干活时力气不足,老是留下伤,手上,腿上总是青一块,紫一块的。一天水儿拿着刀上山砍柴,奶奶一个人在家。大山快要收起了天空最后一丝光亮,水儿还没回来,奶奶拄着拐杖慢慢地走到门口,一个人也没有。奶奶又等了一

3 会儿,还是没有看见水儿的身影。眼泪夺眶而出,奶奶颤巍巍的向山3 上走去,一边走,一边撕心裂肺的喊着:“水儿,水儿...... ”哭声越来越大,村里的其它两三户人家也陆陆续续出来了,弄清楚状况之后,因事关人命,便一起寻找着。终于在半山腰,村民看见了被一颗小树挡住的身体,也许要不是这棵树她早就滚向山脚了。水儿浑身是伤,呼吸也变的十分微弱,在不远处是一捆木柴,应该是下山的时候出了意外。村民将水儿背会了家。奶奶在床边擦拭着水儿的身体,眼泪不停的往外流,几度哭晕过去。

路之盛景——世界

水儿一直处于昏睡状态,她开始了一场虚幻而又美好的梦。睡梦中她像往常一样站在村口的那块石板上。眼前的大山渐渐退去,涌上来的是一幢幢整洁的大楼,着装精美的人们,还有她没见过的花花草草。水儿低头看看自己,身上的粗布短衣早已消失,换上了美丽的连衣裙,鞋子是她从未见过的款式。此时水儿俨然成为了学校的一员,这个城市的一员。

她熟悉的游走在校园的各条小路,在路上会听到有人叫她的名字,她高兴极了脸上洋溢着笑容。遇到熟悉的同学,夏菡会主动招招手。她可以安然的在座位上一页页的欣赏图画和文字。她会时不时地转过头和同学讨论解题方法。下课了,夏菡会走教室,趴在阳台上看着下面嬉闹的同学,然后傻傻的笑。上课铃一响又马上进入紧张的学习中。她也会收到男孩的情书,并把它们夹在日记本中。在她看来爱情是美好的,她会把这些信留着,只为老了的时候留下一些回忆。遇

4 到喜欢的男生,夏菡会默默的送上一瓶牛奶,一块蛋糕,顺便偷偷地4 看他几眼,向同学打听关于他的一切。放学了,夏菡会和闺蜜手拉手走在人山人海的大街上,一起逛商场,一起狂欢,一起奉献爱心。每天她的生活都过得有滋有味。在别人眼里她不再是个异类。在这里夏菡有一个幸福完美的家庭,工作努力,关心家人的爸爸,贤惠美丽的妈妈,慈祥和蔼的奶奶,爸妈会带着她野餐,去她想去的地方,到世界中去看看。

路之尽头——离世

时间长了,她觉得周围的光越来越淡,这个世界慢慢失去了色彩,渐渐的只剩下黑色,再也勾勒不出美丽的画面。紧接着水儿的呼吸停了,水儿死了,夏菡也死了。后来山脚下多了一个坟墓是水儿的,在花季的年龄,她的渴望成了梦,深埋于地下。几天后旁边又多了一个大一点的坟墓是奶奶的,水儿走后,奶奶悲伤过度,最后还是熬不住 了。她俩将永世相伴。

村口的石板上,再也见不到女孩的身影,到世界去的愿望,依旧在继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