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情文章
初二 记叙文 1132字 132人浏览 老残游子

你酿的荼蘼,醉了我半生

姚程欣

假如你似我般百无聊赖,望着窗外雨淅沥,饶是心肠冷硬者,亦会愁情突现。人生何时只如初见时,秋风画扇,骊山语罢,故人之心终易变。

枕上片时春梦中,行尽江南数千里。女子柔婉的身体蜷缩在一重又一重的回廊与院墙里,她的生机只为他开启。唯记得他说过,自己的美,没有一点人间烟火气,但若以名家国手的画来作比,与其说像一幅仕女图,不如说像一幅山水画。那山水定是江南的山水,氤氤氲氲的,用一层迷雾的水汽隔开尘世的琐碎与不堪。女子名沈宛,生于江南小镇,爱他到痴狂。而他的身份由此昭然,他,便是别有根芽,不是人间富贵花的纳兰公子。

一个人的名字可以昭示这个人的一生,纳兰性德,“君子以成德为行,日可见之行也”,“弃尔幼志,顺尔成德”,成容若君的一生却并未如其名所言抛却童心之志,反而为这颗未曾受世俗沾染的心付出了惨重的代价。终其一生,他都在实践着孩子的艺术:放弃理智与逻辑,忽视人类社会道貌岸然的生存规则和价值观,听从感觉的蛊惑,让心灵成为指引。换句话来说,要糖果和游戏,不要算计! 容若从未长大过,即便他的心智与身躯早已成熟,在淤泥中,他就是那纯粹的一抹白,可远观不可亵玩。“愿指魂兮识路,教寻梦也回廊”,少年容若的心在不明所以中被表妹带走了,竹马青梅,天赐佳缘,只可惜,到头来,侯门一入深似海,从此萧郎是路人!“月出光在天,月高光在地,何当同心人,两两不相弃!”当容若写下这首《高楼望月》时,表妹早已读不到了,第一次,容若的心找不到方向了。这是后来的卢氏所不能替代的,最初的爱恋。

思及此处,窗外雨骤停,起身,抬手,阖窗。不喜欢阴天的压抑,这会令我不安,就像纳兰词一般,令我辗转难眠。“我是人间惆怅客,知君何事泪纵横”,每每心情欠佳时,提及纳兰,不知名的,心里会涌动出几分热烈情愫。不嫉妒不贪求,轻衫侧帽从容行走于凡尘,这是纳兰给我的警醒。人生苦短,平淡行之,忠于本心,我信奉着。

可是若有一天真能遇见一个似纳兰般的男子,我可能就要却步了。即便他真能“偏是玉人怜雪藕,为他心里一丝丝”,我也不愿将自己的一生交付给他,大起大落的惆怅情怀不适合我,只愿一个平凡甚至有点罗嗦的家伙陪着我孩子气地哭哭闹闹,吵吵笑笑。

博尔赫斯在《愧对一切死亡》中写道:“死者一无所有,仅仅是世界的堕落与缺席。我们夺走它的一切,不给它留下一种颜色,一个音节。”对于容若,我们不必惭愧,我们不但没有夺走他的一切,相反,他夺走了我们的某些部分,调换成他自己的颜色和音符,让人有些措手不及。

透过玻璃,暗色调的世界沉寂着。也许是封闭的空间让我有些难受,摸索着窗沿,拉开它,忽觉凉风袭来,颤微微地带着泥土的清香。空气中传来不属于这个世界的声音:谢娘别后谁能惜,漂泊天涯。寒月悲笳,万里西风瀚海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