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在记忆深处的花朵.docx2
六年级 记叙文 8415字 144人浏览 duanjie小童鞋

开在记忆深处的花朵

三(6)班 丽

花谢了。

树叶落了。

一片片枯叶颓废地从树上飘飘零零地洒落,偶尔的一阵无情的风带走了它,不知去向。站在窗边的我,不禁打了个寒颤。

“宝贝哟,天凉了多穿点衣服哟!”这陌生又熟悉的话语,陪着爷爷一起进了棺材。

那是一个令人心痛的日子,我接到了妈妈的电话,妈妈在电话里头泣不成声,说话一字一句停顿地明显。当我听到爷爷逝去的消息时,不由得沉默了。

我呆滞地到了医院,一进房门,看见亲戚们都哭成一片狼藉,我的泪也涌上心头。 诺大的病床上躲看爷爷瘦小的身躯。

往事浮现在眼前:

小时候,放暑假,我总是爱到爷爷家去玩,爷爷知道我的大驾光临,总是烧一大桌我最爱吃的菜,为我细心地铺好席子,把 房子里里外外进行一次细菌大扫除。

在爷爷家的日子别提有多开心了!我总会和邻居家的娃一起出去玩。有一次,我在邻居娃的激将法下,鼓起勇气爬上人家的柿子树上偷柿子,我爬上树,将柿子拼命往下摇,邻居那娃在下面接得不亦乐乎。

诶,做坏事总要受惩罚的,没想到我们竟被主人发现了,那家主人认定了我,气急败坏得上爷爷家告我去了。我吓得不敢回家,只好跑邻居那娃家去了„„

当我做好心理准备回家受罚时,奇迹发生了,爷爷没有打我,也没有骂我,而是关切地问我:“你跑哪去了,爷爷急死了!”我的脸扑地红了,我可是个诚实的孩子,我将自己犯下地错一五一十地说了出来,爷爷的神情却一直那么和蔼可亲。

爷爷说:“我早知道了,以后不许这么做了!”我激动的半天吐不出一个字„„

在爷爷家的那个暑假过得很幸福。

爷爷现在走了,可是他在我心中的地位无法抹灭。让那记忆埋藏在我的心底吧!

开在记忆深处的花朵

三(6)班 芬

岁月轻轻滑过指尖,许多往事便渐渐弥散在如沙漏般的光阴里面。但在生命的长河中,总有些东西,让我们刻骨铭心,难以忘记。因为这种记忆是美丽的,芬芳的,让人心情愉悦的,能够温暖人心的,能够深受启迪的……而我的记忆是怎样的呢?

一阵微风袭来,带走了我的情丝......

天是那么的晴朗,水又是那么的清澈,更别说那香气馥郁的枝梓花了!我与伙伴们在每天下午放学回家时,都会经过九道湾,而那儿的景色别提有多美啦!

我与伙伴们都经不住美景的诱惑,爬上了山顶。哇!好多的枝梓花啊!那芳香扑鼻而来,引得对花粉过敏的伙伴直打喷嚏。我们去摘枝梓花,将那些枝梓花拥入怀中,送入鼻旁,蜜蜂也经不住诱惑,也飞来凑了下热闹。我与伙伴们的神情十分满足,毕竟这可是大自然的气息啊!人生在世,能闻到大自然的气息并且享受到大自然的抚摸的人并不多啊!只有像河水一样清澈透明的小孩才能够对大自然充满喜爱。我与伙伴们争夺手中的枝梓花,脸上那天真无暇的神情肆无忌惮地跑了出来,不怕蜜蜂会来冷不丁叮上一口。一下子,山谷间我与伙伴们的笑声,枝梓花的笑声响遍了!

我与伙伴们嬉闹够了,有蹦蹦跳跳的来到了一片林子。那片林满是像扇子一样的树叶的树。突然有一个伙伴有一个奇思妙想到一个玩法。于是,我们截了片叶子下来,打了个结,用长的那段折下来,再插进那个折的与原来之间的空隙中,便又打了一个结,一次打下去,直到长的那段只有一丁点儿,才停下。这样,就是一朵玫瑰花了。树边的小草咧开了嘴,绽放出了它们那可爱的笑脸,我与伙伴们也笑得合不拢嘴了。

下雨天,我与伙伴们来到了九道湾,必须手牵手才能通过,虽然在外面是倾盆大雨,但在我与伙伴的内心深处,却平静如水,是一个晴朗的天气。无论是什么都无法打破我们心中的平静!

我的记忆是快乐的,美丽的,让人心情愉悦的,能够温暖人心的!

开在记忆深处的花朵

三(2)班 军

记忆的花朵她永远绽放着,五彩的枝叶,编织着美好而久远的记忆之梦。

和煦的风儿吹着,如海洋般的蓝天上,飘着几朵棉花云,太阳柔柔地洒下他那束束阳光。花儿和小草也贪婪地享受着。

校园的操场上,即使张稚嫩清秀的小脸,在风中荡漾着,灿烂的笑容挂在每个人的脸上。突然,其中的一个男孩,发现了远处草丛边的一团白点,急忙跑了过去。

“喂,你怎么不一起去玩呀?躲在这里做什么?”男孩喘着气说道。

白点动了动,抬起头看看,却因男孩的问话不知该回答些什么。

“喂,你是哑巴吗?我问你话呢!”男孩脸上有些恼气。

“我才不是哑巴呢!”白点生气地回话。

“对不起”你男孩不好意思地挠挠头,“你怎么不一起来玩?”男孩在次问道。

“他们不喜欢和我玩,说我是娘娘腔,还嘲笑我......”白点十分委屈地说。

“娘娘腔?我还以为你是女的呢。声音也像,原来你是男的啊!”男孩有些惊讶。 “你......”白点有点伤心了,泪水在眼眶里打滚,仿佛快要宣泄了。

“管那么多干什么?”男孩粗鲁地把白点从地上拉起。“是男生么就别哭,他们要是在笑你,我就去揍他们”说着,还握起了丁点大的拳头。

白点的心灵不知被什么掠过,一阵感动。

“走吧,我们一起去玩!”男孩拉着白点的手在草地上奔跑着,回过头给了白点一个大大的微笑,露出了洁白的牙齿,闪闪发亮。

白点似乎被牵动了,也露出了笑容,与男孩自由快活地在草地奔跑着。

心灵的种子萌发了,好像盛载了许多。兴奋地洋溢着。

昔日的白点被如今笑容灿烂的男孩——我所取代。

而这段美好的记忆,将被记忆的花朵永远珍藏这。编织成美好而久远的记忆之梦。

开在记忆深处的花朵

三(2)班 梅

天冷了,寒风趁着缝隙钻进来,如利刃般割着。我听见“咔咔”的声音,割开了一个大大的口。我看见口子里记忆的色泽。

突然很想念夏天。

想念那些空气里飘散这柠檬草的香味,天上大朵大朵的不能吃的棉花糖,分低低的穿过树丫的日子。

想回到过去。

那个时候的我,生活在一条小小的胡同里。透过窗户,只能看到地平线那边的房子边缘用太阳光紫红色的笔勾勤上,胡同小小的,房子挨着房子,连成一片,似乎胡同里就是我的小

世界。整天磕着瓜子,听着张三李四的八卦,乐此不疲。一件小时不用几秒钟整个胡同的人都会知道。

只是大家都很和睦。

小时候,穿着裤衩跑来跑去,大姐姐们见到总捂着嘴笑,但我并不觉得羞。长大后,发现似乎胡同满足不了我的需要了,它真的太小了,所以,我决定出去。

一大早,就有老伯伯穿着白背心晨练,我向他点点头,像个小大人,却根本没意识到他背对着我,就这样,走出了胡同。

我不想回来了,我在心里默默地说,手里紧紧握着那一包曲奇饼干,斩钉截铁。

在外面漫无目的地走了一天,知道傍晚,望着那边村庄里飘起的炊烟,我觉得,好饿。 双脚中的像灌了铅,灌木丛中不断响着的蝉鸣似乎在嘲笑我的无知,连自己也嘲笑起自己来。这是,突然一个人从旁边冲过来:“哎?你怎么在这里,整个胡同的人都你一天了!”我抬起头,见到了一直那个熟悉的面容,不由分说,直接把我拖回了家。看到我回来巷子里的人都冲过来,包围着我,每个人都在问我有没有事,每个人的嘴都一张一合,在这个曾经的我的小世界里,我听不到他们的声音。我只是忽然觉得心中有株花开了......

现在,我已搬离了那个胡同,但我还记得那些人们在我临走时依依不舍的表情,就像记忆中的那株花,永不凋零。

开在记忆深处的花朵

三(2)班 瑞

思绪漫步在记忆最深处的花丛中,那一刻,在我的脑海中一闪而过......

——题记

夜深了,瑞安这个繁忙的城市也自然变得喧闹起来。街边的霓虹灯,闪闪烁烁;路上的车辆,来来往往;身边的行人,有说有笑。这一去都那么温馨,却仿佛与现在的我毫无关系。 寒冷的夜风扑打在衣服上,不禁打了个寒颤,裹了裹身上的外衣,继续开始这一个人的路途。

竭力忍住眼眶中的泪珠,尽可能地把头埋得很低。不为别的,只为不让他人看到欲哭的自己。“他走了,在也不回来了......”苦涩地拉扯着嘴角告诉自己。心却如被刀割一样,风冷,心更冷。

“哐当......”一阵硬币的响声传入耳朵。低头闻声看去,一枚一元硬币躺在柏油路上,在灯光的照射下,反射出微弱的光。路上的行人似乎没有注意到,因为他们的步伐依旧匆匆。 弯下腰,捡起那小小的硬币,思绪不禁被拉回到那个炎热的中午。

一路上,我拉着他的收,嘴里喃喃地说道:“外公,天气好热,我们去买冰棒吃好吗?”抬起头,冲正看着我的外公一笑。“好,好,我们去买。”他摸了摸我的头。“哐当......”一枚小小的硬币从外公的手中掉落,在路面上那个滚了一圈,掉进了水沟里。我没有理会,径直向前走,等我到了小店门口前,却发现外公已不见。我急忙往回跑,只见外公依旧在水沟前,两眼直直地看着。“外公,走啦!”我扯了扯他的衣角。“哦... 好。只是可惜了那一元硬币。”我不解地看着外公......

“只是可惜了那一元硬币。”或许在我的眼里,那枚小小的一元硬币并不起眼,可为什么,外公会说出那句话,我很纳闷。

如今,再次捡起这小小的硬币,仿佛憧憬了一些,却又不知道是什么。紧紧地捏着这小小的硬币,原本伤透的信仿佛平和了许多,是外公的安抚吗?

外公走了,再也不会回来了...... 不,没有,他没有走,他在我的记忆中,在我的心中。似乎坚信,那枚一元硬币,是他给我的最后的礼物。

终究我会明白,那滚落的泪珠和无穷尽的思念都将同这小小的硬币隐藏在记忆最深处的花丛中,生长,怒放......

开在记忆深处的花朵

初 三(5)班 萍

“即使在最寂寞的时候,即使泪水是我看不清世界的样子,我忍不忘去聆听关于幸福的声音„„

仅仅是这么简短的几句话,却在不经意间触动内心最柔软的地方,拨动了那根心弦,触碰内心深处那一潭清泉激起冷冷涟漪„„

我的幸福有声音吗?一直生活在幸福的怀抱中被爱所环绕已经习惯被爱所宠着,我毫不在意,更没聆听过幸福的声音,静静地听轻风在耳边呢喃,细诉着点点滴滴的幸福,故拿起笔,去寻找幸福的声音。

“哥,今天我们去爬山好不好,我要着好多好多的蜻蜓,好吗?”小女孩高兴地眨巴着一双眼望着哥哥。

“不了,妹妹,你自己去玩吧!我要看电视!”哥哥只应了一声又接着看电视了。

“不要了啦,哥,我们一起去了,电视不好看,走了,走了!”小女孩嘟着嘴,摇着哥哥的胳膊撒娇道,还时不时地用一双可怜的眼神望着眼前的男孩。

“好了啦,败给你了,每次都这样,害我都不能看了!”语言中带着责怪的语气,但更多的是疼爱和宠溺。

“哈哈哈,哥哥最好了,允儿最喜欢哥哥了!”小女孩高兴地笑了。

“嗯,好了,你这个小鬼,走吧!”伸出手揉了揉她长长的头发,牵着她走了。

“哥,那里啊,快快点,要抓到了!”小女孩拍着手,叫着。

“知道了,你小心一点,不要乱跑!”哥哥关心地说道。

“哦,我知道了,哥,你也小心一点!啊,抓到了耶,哥哥好棒!”小女孩高兴地手舞足蹈。 “嗯,走吧!我们也该回家了!”哥哥望着小女孩,一脸温柔的笑。

“哦,那我们走吧,不然天要黑了!”说着,牵着哥哥的说走了。

夕阳下,一大一小的人在走着,他们的影子被拉的长长的,好温暖。

这就是我的童年,是在哥哥的宠爱中成长的,虽然成长的脚步匆匆,让我无暇驻足聆听幸福的声音,但生活的每一个角落都堆积着暖暖的亲情爱意,岁月的车轮载着我走过年少多梦的春季,碾过天真浪漫的夏季,来到这成熟美丽的秋季„„

伴随在幸福着幸福中的丝丝缕缕,拨动着我的心,往后将长驻心间,直到永远远„„

开在记忆深处的花朵

初 三(3)班 美

时光仍在,划过指间,不留痕迹。

在抹灭不去的记忆中总有一些人,一些事,藏在那深处,开出不败的花朵。

在回乡的客车上,,听着浓重的乡音,看着不断退后的景物。有一种想说却无心言传的感觉。满脑子都是熟悉的人的事。

渐渐,车子慢下来,最后停了下来。我清楚地看见了一个熟悉的身影,炎炎烈日下,主力等待的身影。

“奶奶!”我高兴地叫着。岁月的风霜无情地刻在她脸上,一条条皱纹满是思念。她咧开嘴开心地笑了,她皱纹全挤到一边去,我发现那皱纹多了。他只和我有一句没一句地聊着,那是,我竟有些不知该说什么了。

“你什么时候来的? 怎么今天车早到了一个小时,也看见您啊?”我漫无目的的问。

“早上来的。来晚了没有车。”他回答我。

“怎么了?来县城只有一班车吗?”他的话一下子引起了我的好奇心。

“是啊!”他只干脆地回答。

一下子,心咯噔一下。猛然有些感动,她要早早到这里来,而且还要等七八个小时。家里的

农活正忙,她这样闲住,心里怎么好过?只怪我,没能够有能力自己坐车回家。同时,心里

十分复杂,竟一时语塞,不知该说些什么。

沉默良久。“难道你还怕我识路回家,我又转头对着奶奶说。

她笑笑,眼睛眯成一条缝。“等你认识路回家,就长大了,不用奶奶操心了。“

说也难怪,还得做一个多小时的车,而且我又不会和那些车主打交道,怎么回家? 满脑子都

在想这件事。在县城里,她又不认识谁,只得干巴巴地等我,家里忙得火朝天,不过我深深

明白,即使在忙,他也会来接我,因为不知几次在电话里说过他想我们,见到时,更是喜开

颜笑。那时心里便萌生一个念头:我要快快长大,自己到家,给他一个惊喜!

不知何时,岁月的风沙淹没了这个念头,直到有一天,他开出花朵来,才猛然意识到那曾经

最执着的念头。

开在记忆深处的那朵花,不仅仅是那无怨无悔伫立等待的身影„„

开在记忆深处的花朵

初 三(4)班 婷

记忆深处,伫立着一朵小花,它一直散发着沁人心脾的芳香,也一直绽放她的微笑。 ——题记

脑海中的那根弦慢慢地松懈,松懈,即使绷得再进他都让花香慢慢地迷失了方向。隐隐约约

中我看到了小花的身影,摇摆着身躯。

从那一刻开始,我也便希望每天送一朵花给你。

婴儿. 母亲. 花香

孩儿时,我记得自己喜欢在半夜中哭闹,无可奈何地无亲只好抱起我坐在床上,母亲不想劳

烦睡梦中父亲。偶尔会抱着我在窗台前踱步。月光下,窗台上花朵摇摆着身躯,散发着花香

陪伴着我进入梦乡。

如若可以,我想送一朵花给你——母亲,让他送你发着花香陪伴着你„„

儿童. 母亲. 开花

上学了,沉重的书包压在我较小的身躯上,走起路有些蹒跚。母亲担忧的眼神时时刻刻地关

注着我,隐隐泛出心疼。于是,你不管刮风下雨,都坚持骑着一辆自行车送我上学。路旁的

野花随风飘舞,阵阵清香传入鼻腔,一路伴随着我们进入学校。

那一刻起,记忆深处开出了花朵,那时你,母亲。

少女. 母亲. 深根

初三了,课业的压力越来越沉重,每天的学习压得我闯不过起来。看着满桌的书,有时真的

很想大哭一场。橘黄色的灯光下,只听得母亲手中毛针碰撞的声响,显得那么悦耳动听。书

桌上热了又冷,冷了又热的牛奶只发出奶香。偶然地抬头看着母亲,才发现皱纹爬上了母亲

的额角,银丝也在母亲头上安了家。毛衣上的半朵小花似乎在微笑,好像母亲再说:加油,

孩子。妈妈在这里。

月光下,奶香,花香,一起散发着,伴随着记忆深处的花朵一起舞动。从那时起,我天天看

到了花朵的微笑。

清香一直散发着,记忆深处的花朵摇拽着,深深的扎下了根,它总有一天会结出的吧„„

记忆深处开出了花朵,一直在摇拽着„„

开在记忆深处的花朵

三(7)班 若

喧嚣尘世,一生看尽花开花落,但是,又有谁能,在凋零之后,留下一地芬芳呢? ——题记 从小,我就被灌输了一种思想:“现在这个社会,骗子多着哩!”我不予理会,我只想漫步在花园里,欣赏一抹花色,装点一分诗意,让自己灰白的世界变得缤纷起来。

辗转反侧,我找到了,那朵能够涂抹我的世界的花朵,那芳香,永存。。。。。。

那是一个萧瑟的秋天,万物颓败。虽是深秋,却已有冬日的严寒。走在街上,刺骨的寒风像要吞噬我,撕咬着我的每一寸肌肤。正要过马路,突然映入我眼帘的一幕让我震惊—— 不远处的马路上蜷缩着一个老人。不仔细看,你还真以为是远处飘来的破布。是那样瘦小,骨头清晰可见,一头枯发像杂草般疯长,衣衫褴褛——分明是一个乞丐!

一种痛苦从心底蔓延开来,我不敢再向前,不想看见那样因生活折磨而狰狞的脸。我攥着仅有的三元钱,有些愧疚。但父母苦口婆心的教导又在耳际响起,我,犹豫了。咬咬牙,我迈着沉重的步伐,走了。

突然在一回眸间,我看见一位小女孩从远方奔来,毫不犹豫地递给了老乞丐二十元。老乞丐瑟瑟发抖,嘴唇颤抖着,不停的念叨着:“谢谢!谢谢!上帝保佑你!谢谢。。。。。。”重复的话语紧紧拉扯着我的心。定睛一看,竟是我的吝啬鬼同桌!

她吃错药了?我疑惑。她向我跑来,我真的开玩笑似的说了。不知怎的,我闻到了一股訫人的花香。

她愣了一下,随即又灿烂地笑道:“我知道,你说骗子多,但一百个乞丐中总会有真正需要我帮助的!”

我哑口无言。

她是对的。她不就是我要找的那多花吗?原来我早就在父母的规定的模式中迷失了方向,我只是在为自己的吝啬找了一个完美的借口,仅此而已。为什么我不去试试呢?事实真的那么重要吗?我感觉到身边的花香更浓烈了,浸透了我全身。我相信希望,只要有一颗清澈纯真的心,我相信,世上没有骗子。

我向老爷爷跑去,小心翼翼地,把钱放在了那个空空如也的碗里。。。。。。

开在记忆深处的花朵

三(8)班 霞

其实,那颗种子早已深深种在我的心里。如今,它已开了花,并且是那么地芳香、怡人。 曾经,我是那么地不懂事,总是凭借一副倔脾气去得到我所想要的东西。你呢?还是以一副孜孜不倦的心态来教诲我。

那天像电视剧一样的,你和我上演了一场真实情感的戏。寒风冷嗖嗖地刮着,随即有下起了冰雹,在家中,我就快冻得不行,于是就伸手向你要几块钱作为乘车的费用。出乎我的意料,你将我的手狠狠推开,声色俱厉地对我说:“才这种天气,一点点地冷,就经不住,那要以后下大雪,岂不是不要出门,不要上学了。”

我愣住了,好久好久,你都没有对我说过这种话,今天,这意味着什么?

一气之下,我穿好雨衣,直奔学校。

一路上,风越来越大,冰雹也越下越猛,我的手早已冻僵,完全失去知觉了。随着风势的增加,我骑不动了,只得下来走。雨衣不够长,只能遮住上半身,这时,鞋子已完全湿透,裤脚也湿了,冰雹一个一个,冷酷无情地砸在脸上,又冷又痛。心里想着那些同我一样,我

的同学,他们都坐在公共汽车上,或许,他们坐在爸爸或妈妈的轿车上有说有笑,互相挤暖吧。于是愈想愈觉得不公,愈觉得愤怒。

到了学校,上课了我却坐在位置上,连支笔都拿不动,颤颤抖抖,身上的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一天来回四次,也是如此。

下午放学后,我回到家。我们谁也不理谁,看你那副默不关心的 样子,我想你心中早已没有我。你在冲一杯热牛奶。给谁的,你自己吧?心里不由自主地这样想着。

这时,你却握住我冰冷的手,慢慢地将我的手掌舒张开,把牛奶放在我的手中。示意让我喝完。你又拿来我的暖鞋,为我换上。你的手变的粗糙了,触摸我的皮肤时感觉刺人,但却温暖。我的心微微颤动了,你是想给予我爱的温暖吗?

你坐在我的对面,与我聊我许多有人生哲理的故事。我才发现我错了,彻底地错了,这个结果是我想要的不是吗?对,这就是我想要的,也是我人生道路上最 需要的。我那颗已被种下伤痛的种子被重拾温暖。原来你比雨果的《悲惨世界》里的主教都还要懂得拯救人心。 现在那颗种子,它已开花,我们的感情也愈来愈密切。我的妈妈。

开在记忆深处的花朵

三(4)班 瑞

“撒盐空中差可拟,未若柳絮因风起„„”看着那天,那山,那屋,那草,白茫茫的一切,空中飘落的雪花落在乌黑的季发上,手捧一抔雪,冰冰地在手心渐渐融化……

看那纯净的雪水,心已迷离……

靠在母亲纤细的背上,手环着她的腰,坐在后车座上,在冰凉的雨水中传递着温度。光透过蔚蓝的雨衣透出蓝蓝的幽光我半眯着眼,思绪早已远航。

“呀—”随着车子大幅度地震,我一头狠狠地撞上母亲的脊椎骨,疼痛地闷哼了一声,深不知母亲此时的背却是钻心的痛(母亲有风湿骨痛病。)我揉着脑门疑惑的问:“妈,咋啦!”“哦,车轮陷泥坑里了,嘶—”雨依旧那么大,妈妈生硬的话语和那嘶嘶声依稀入耳。 妈妈将雨衣套在我身上,一手扶着背,一脚吃力地下了车。一边命令我呆在一旁不要动,一脚却已踏进那深深的水泥坑里。早已习惯听从命令的我,呆呆的站在一旁,看着妈妈扎着马步,弯着腰,使尽力气往上推车。那雨水冰袭着妈妈瘦弱的身躯,雨水从妈妈早已扭曲的脸部滑落如断了线的珠子纷纷落入那泥坑中,溅起滴滴污浊的水珠。

无法再视若无睹,我大步流星地跨向那台不争气的摩托车,不顾妈妈百般的劝说阻挠毅然踏进那泥坑与妈妈一同作战。

手无意间触及到妈妈那双苍老的手,冰—冰得刺骨,再次探向妈妈那淋湿的面庞。我借着雨水将那泪毫不保留的渲泄出来,夹着带腔的语气,伴着那硕大的雨声,轻声说道:“妈,别累着了……”

车终于回归到平坦的陆地上,再次双手环腰,分明感到我身前的娇小身躯在颤抖,泪再次落下,抬着头看着那蓝雨衣下的狭小天地似乎蕴含着丝丝温暖……

不知不觉,手中的学已融化殆尽,连那冰水也从我们指间逃逸。

突然感到阵阵花香弥漫在我们四周,可四周的雪白令我寻不到源头。静静伫立感受着那花香,闭上双目,仿佛内心有一朵花在被轻轻撩动,是谁?突然一张苍白却不失美丽的脸浮现在我的脑海中。

“妈,那朵花是你种的吧!那个人,是你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