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极生悲 悲极生乐
初二 记叙文 777字 372人浏览 neway12138

从昨晚就开始计划今天下午去南外听课的事。上午第一节课结束,回到办公室,被老朱告知不能去:下午自家有听课任务,且要研讨,且要发言。一把手要我和老张两人发言。伤心到无语。

我热衷于往南京跑,不全是因为喜欢听陌生人的课。更因为能短暂的抽离,得以在远处看我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小镇———它平凡得毫无特色,一样在经济大潮中急冲急撞,一样平地起高楼,一样高楼宴宾客。楼底是寻常人生,凡俗家事。提了也无人投来一眼。每次离开都激动欢欣,每次归来都恍恍惚惚。这是我居住的地方?除了房子,没有地方能将我深深掩藏。

一大早跑到教室才发现第一节课是我的,然而我两手空空。学生哄然。下课后接知老朱传来的噩耗,又接到银行的催款电话———这一天真够衰的。———幸好,幸好———当当网把我订的书送来了,方才淡淡纾解怨戾。书如下:《认得几个字》、《学飞的盟盟》、《妆匣遗珍》、《这就是纽约》、《野菜志》、《寻找家园》。每一本都散发迷人气息。

午饭后开始看朱天心的《学飞的盟盟》。母亲天心用文字记录“与一个小孩的一场相识”,配以女儿盟盟的幼年涂鸦。天心的字纯以白描,忠实记录盟盟对飞禽走兽的一片痴情,没有一般母亲的炫耀之态,亦看的人颐开笑生,顾自汗颜。赶不及欣赏盟盟的画,这个今年该23岁的女生如今看到这些文字、这些画,这些大人为她珍藏的记忆不知会作何感? 摘两段文字共享:

大约在盟盟两岁时„„

整个黄昏,她专心一致把浅坑里的蝌蚪不遗漏一只地舀进桶里,然后在附近山沟觅一处较有源头活水处,把蝌蚪们移居其中。若值山沟也干涸,盟盟只得把它们全部携回家,暂时养在外公为她准备的大小水瓶中,依其大小和长腿与否的变态情形、分成幼稚园大中小班暂时喂养,直到山上大雨后再放回。

如此的工作,她做了差不多两年。

„„盟盟拯救蝌蚪,并将之放生在水丰年时,都不厌其烦一一捧到嘴边道别并叮嘱:“不要忘记变成两栖类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