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学作文:挽回生命的奇迹
初二 记叙文 4152字 168人浏览 Davystock

挽回生命的奇迹

夕阳下,有一个小女孩在一个巷子的角落蜷缩着。她紧紧抱着一双红色的舞鞋。夕阳的色泽把她的头发和裙子染得金红。

突然来了两个小混混,头发染得五颜六色。他们看到这个小女孩,微微一笑。然后,他们走到这个小女孩面前,说:“小妹妹,怎么了?” 那个女孩害怕地看着面前的两个哥哥,她说:“哥哥,我找不到我的爸爸妈妈了。”声音那么娇嫩柔和。

“小妹妹,那哥哥帮你找好不好?”

那个小女孩点了头,那两个混混露出胜利的微笑。

突然传来一个男人的声音:“露露,露露,你在哪里?” 小女孩很高兴,说:“我在这儿!”

那两个混混一副咬牙切齿的样子,说:“这次就放过你了。我们走!”

“哥哥,你们怎么走了?”小女孩一脸不解。

一个男人奔到小女孩面前,说:“露露,我可找着你了!” “你不是爸爸。你是谁?”小女孩很伤心。

那个男人笑容温和,他说:“露露,我是爸爸的朋友,在你很小的时候我去看过你的。我是华叔叔。”

“华叔叔,我什么时候可以看到我的爸爸?”他的脸上现出一丝为难,随即说:“只要露露在叔叔家乖乖的,爸爸就会来接露露回家。” 露露很高兴,说:“那华叔叔,我和你回家。”

华正邦摸摸露露的头,说:“露露真乖,来,我们回家。”

齐露就这样住在了华正邦的家里。一年又一年过去了,可是,齐露始终没有等到她的爸爸。

每年生日,齐露都会问华正邦:“叔叔,爸爸怎么还没来接我呢?我今天生日,他也没有来,是不是爸爸不要我了?”

这个时候,华正邦总会慈爱地摸着齐露的头,说:“爸爸不会不要你的!”

这个情景一直延续到齐露14岁的生日,那天,齐露本来想找华正邦一起出去,可是,却听到一段对白:

“你干嘛还养着齐露?她爸爸明明死了,干嘛骗齐露还没死?” “你不懂,我答应了齐露爸爸要好好养着她的。而露露,她要是知道她爸爸死了,怎么还会住在我们家呢?”

齐露听到这番话,跑了出去。

她哭了,她在心里咆哮:为什么要骗我?华叔叔,爸爸,都一样,都骗我!他们都在骗我,大家都在欺骗我!

哭后,她擦掉了自己脸上的眼泪,她对自己发誓:我决不再哭!也决不相信任何人!然后,她一脸平静地回到了华正邦的家,没有什么变化,只是,眼里少了一份天真,多了一份猜疑,仅此而已。 五年后.......

一个舞蹈教室里只有一个女孩,优美无比的身姿,把舞蹈的美显示得淋漓尽致。她穿着一双,红色的旧舞鞋,那是一种非常纯粹的红色。

“露露,走了。”一个女声响起。

那个沉浸在舞蹈里的女孩子没有停住舞动,直到,整支舞蹈结束。那个女孩子抬起了头,那是一张青春的面孔,眼里却有着不属于她面孔的成熟老到。

那个女孩子就是齐露,她走上了她他*的路?? 舞蹈。就像她当初紧紧抱住她妈妈那双红色的舞鞋一样,她紧紧抓住了自身对舞蹈的天赋。

齐露收拾好东西,小心地把那双红舞鞋放进盒子。然后,走出舞蹈教室。

“请问你们这里是不是有人叫便当?”一个男生走了进来,与正走出去的齐露撞个正着。

“对不起,对不起,你这个大衣很贵吧?真的很对不起。”看到便当的油渍沾到了齐露身上的昂贵衣服,那个男生急忙道歉。

齐露没有理会,只是捡起那双被撞翻的舞鞋,小心拭去上面的灰尘,又放好,然后不经意似的说一声:“没关系。”

“不行!我弄脏的我自然要把它洗干净。把你的大衣给我吧,我帮你送去干洗店,明天我送来这儿给你。”那个男生很坚持。 齐露安静地脱下了大衣。

那个男生见她里面穿得很单薄,就脱下自己的大衣,披在齐露身上。

又有点不好意思地搓着手说:“衣服虽然旧,但是好歹能保暖,你就先凑合着穿,行吗?”

齐露点头,钻进自己的车子里,开走。她手里拿着那个男生的大

衣,眼睛瞄到后视镜的男孩,嘴角露出一丝笑意。

第二天,在她很早去舞蹈教室时,就看到了那个男孩。男孩带着憨厚的笑,说:“大衣还你。”齐露拿过大衣,说:“对不起,忘记拿来你的衣服了。”男孩呵呵地笑,说没关系。然后,齐露走进舞蹈教室,那个男孩在后面说:“我的名字叫海。”

一整天,齐露的心情都很好。其实,就连她也搞不懂自己,为什么要说谎,说没带来衣服,其实,衣服就放在车上。

就这样,齐露每天都会遇到海,在还了衣服以后,依然如此。齐露和海的关系渐渐熟络,和他在一起时,齐露会露出罕见的笑容。 齐露轻易打破了自己的誓言,她曾发誓不再相信任何人,可是,她明明很相信海的话。

渐渐,齐露和海见面的地方换成了电影院,咖啡店,可是,海没有向齐露表白过,齐露也没有。

有一天,海终于对着齐露说:“露露,和...... 我交往吧! 我...... 我会好好照顾你的。”可是,齐露没有说话,她只是说:“让我考虑一下吧!” 齐露受到通知,她有机会出国演出。在爱情和事业这两个中,她会作出什么选择?

几天后,齐露找到了海,她正想说什么,海却阻断了她的话:“齐露,我想,我还是不能照顾你,我太穷了……”

“真的是这样吗?你还是对我说实话吧。”齐露的反应异常冷静。 海沉默许久,才说:“我收了华正邦的钱,答应离开你。” 齐露转身离开,地上,突然出现了一些水珠,如钻石般闪烁。

再一次被伤害,只有她自己知道心有多痛!其实,她已经决定留在这里和海在一起……

齐露出国去演出了,她美丽的舞姿令众人惊艳,她的舞姿,带着一种凄凉的美,吸引着人们的目光。

海在国内看到她的演出时,笑了。他自己知道,那个时候,虽然华正邦来找过他,但他并没有收下钱,只是,知道了齐露能出国演出的消息。所以,他决定放开他心爱的女子,让她完成她的梦想。现在,他知道了,自己当初的牺牲并没有白费。

没有了爱情的牵绊,齐露一心扑在舞蹈上,所以,在那段时间,她心无旁骛,只是想着:我要跳得更好!也许因为这种信念,她的演出一直受到人们的欢迎。

当初,她第一次在国外表演的时候,恰巧有另一个著名的舞蹈家冰舞也在表演。理所当然,那个时候她没有名气,所以,人自然都跑到冰舞那边去了。齐露那个时候看着空落落的观众席,没有沮丧,她仍然用心地表演着。在那天空空的观众席上,其实就有一个著名的公司董事。

后来,这个董事在自己的记者会上说到了她:“在某一次我去放松身心,看舞蹈的时候,我看到了一个女孩的舞蹈,那种舞蹈是用生命来跳的,从那个舞蹈中,我看到了真正的美。那个女孩,就是齐露。”在他说出这番话时,人们开始对齐露感兴趣,想着:那个女孩的舞真的很美吗?”

于是,从齐露的第二次演出开始,常常爆满,直到现在,仍是。

后来,有一次的大型演出需要她和冰舞合作,可是,就在那个演出里,她失去了自己的事业?? 她在舞台上重重摔倒了,左腿严重受伤。人们纷纷把斥责的眼光放到了冰舞身上,众所周知,冰舞很妒忌齐露。 再后来,不,没有后来了,人们再也没有在那个大舞台上发现那个美丽女孩的舞姿。

齐露在医院养伤的那段时间,她很静,没有说些什么,只是偶尔会看着相框里那个阳光帅气,却有些青涩模样的男孩。知道自己的左腿不能像往日一样舞动时,依然如此。齐露回国了,因为她已经没有价值留在国外。曾经风光过的那个美丽舞者齐露,真的就这样消失了吗?

“为什么最近都没有出现露露的新闻呢?”海这样疑惑着。

“小姐,你怎么了?”在街上,海看到了一个披头散发,走路歪歪斜斜的女孩子。他连忙走上去,扶着那个女孩。

那个女孩转过头来,却是心里熟悉的那个美丽面孔,海愣了,喝醉的齐露也清醒了,怔怔地站在原地。

他们就这样,一直看着对方,在拥挤的街道上,仿佛也只剩下他们两个人。

一会儿,齐露转过了头,走掉。海看着齐露,没有阻拦。他只是一直专注地看着。

海看着面前即将模糊的身影,抹抹眼睛,正想转身时,他的脚步突然停住了,因为?? 他看到面前的影子倒下了?? 齐露晕倒了!

海飞快地跑去,抱起齐露,她很轻。海一边看着齐露苍白的脸,

一边急匆匆地赶向医院。

海坐在病床的旁边,看着熟悉而又陌生的齐露,她睡得很香,呼吸平静,眼睫毛微微颤动,就像一个小婴儿。海看着她,好想好好地抱抱她,因为,睡着的齐露太让人想怜惜。

齐露突然惊醒,看着身边的海,问:“我怎么在这里?” “你晕倒了。”海平静地回答。

“哦。”齐露低下头,长长而又卷翘的睫毛在她精致的脸上打下一层阴影。海那么熟悉的温暖语气,让她心痛。

“露露……”海这样叫,齐露的身子明显震了一下,“你怎么了?怎么瘦了那么多?又怎么从国外回来?”

“我没事。不会跳舞了,再留在国外也没有什么意思。” “不会跳舞了?”海忍不住问。

“左腿受伤了,医生跟我说再也不能跳舞了。”那么平静,仿佛说得不是她自己。

海心疼地看着她。尔后,他说:“你先在医院住一段时间吧,医生说你身体不是很好,明天我会来看你的。”他终于走了。

齐露的泪水也终于掉了下来。既然当初你可以为了钱放弃我,现在你又为什么那么关心我?是为了来玩弄我吗?

海每天都会来医院看齐露,心里说不感动,一定是假的。数天后,齐露出院。

出院那天,海开着一辆破旧的车子来接齐露,看得出,海有些不好意思,那个样子,就像他们第一次见面时拿自己的大衣给她穿一样。

坐在车上,海叮嘱着:“一定要吃好,酒不要喝太多,最好不要喝,偶尔要到医院来检查身体……”

齐露只是看着窗外,不时点点头。

“你,还会再跳舞吗?”沉默了一阵后,海这样问。

“不会了。”

“不行!露露,要相信你自己!”海突然很激动地看着齐露,连他在开车也不管了。

齐露正想回答,突然,她看到有一辆大卡车向他们撞来。 “小心!”齐露大叫。

海连忙转方向盘,可是,已经来不及了……

齐露看着身旁晕倒的海,仍然那么帅气,只是,脸上的血让他有些狰狞,齐露想用手帮他擦掉,可是,她没有力气了。

血模糊了她的眼睛,她感到自己脸上粘稠的东西越来越多。突然,左腿传来的一阵剧痛让她几乎痛晕过去,她真的好累,眼皮越来越沉重,她真的需要好好休息一下了……

舞台上,一个美丽的舞者在舞动,真的好美,她的舞蹈充满了生命的活力和坚韧。

一个墓地上,一个拄着拐杖的女孩子站在一座墓前,她说:“你看到了吧?我又重新回到我的舞台了,你一定很高兴吧?”那座墓的主人,是一个帅气年轻有点青涩味道的大男孩。

齐露在那次车祸中失去了自己的左腿,可是,她装上了假肢,尝试重新跳舞,过程有着别人想象不到的艰辛。她终究还是创造了奇迹,

即使,那要付出很多代价……

那次车祸,海死了,可是,他唤回了那个美丽的舞者,齐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