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之夭夭 读后感
初一 散文 2381字 670人浏览 1062119118ab

她的身世,成为市井无数人流言蜚语的话题,她充满青春气息的美丽,在他人眼里,被认为是刺眼的不安分的象征。一个上海弄堂里的异数少女,却出人意料地走出了一条艰难却纯净的人生道路,以泼辣而旺盛的生命力顽强地“灼灼其华”。——《桃之夭夭》

在浮躁喧嚣的大都市,慢节奏的生活被取而代之,渐渐迷失了本心。在王安忆几近细碎繁琐的写实手法下,将上海弄堂中的小市民生活刻画得生动细致,展现了女性生命力的坚韧顽强,就如石缝中屹立的小草,蓄力、隐忍、迸发、伸展,无不显露了坚韧之美,闪耀着“桃之夭夭,灼灼其华”的光芒。郁晓秋在生活的不如意中依旧保持着一颗善良、纯真之心,是沙子中耀眼的金子,在时代的长河中脱颖而出。

一、狂风暴雨

郁晓秋从小在无爱的环境中成长,她是一个不被公认且受尽流言的私生女。在她艰难的人生道路中,饱受精神的摧残,带着孤寂的枷锁,做着一个人的战斗。她的母亲笑明明将她视作人生的污点,郁晓秋的存在时时刻刻提醒着她那段无法遮掩的风流史,那段传奇成为茶余饭后的谈资。她将射向她的“冷箭”全部转嫁给了她的亲生女儿,她将丈夫的背叛,生活的艰辛全部宣泄在没有成年的郁晓秋的身上,成日对她没有好脸色,有时甚至拳脚相加。哥哥姐姐对她也冷若冰霜,在这样的家庭,她孤立无援,内心的痛苦无人倾诉。

郁晓秋成为上海弄堂里的异数少女是传统世俗观念的结果。她私生女的身份,注定要背负着永远难以摆脱的骂名与耻辱。当她还只是一个天真烂漫的儿童时,一旦在街上出现便立即引起街坊邻居的窃窃私语;即使拿生命冒险来赢得女孩的友情,却依旧逃脱不了失败的收场,世态炎凉已在郁晓秋的心头萌芽;她再纯真,再善良,在别人眼里,却始终是“祸水”一个仿佛约定俗成的, 丝毫不容她分辩,在参加少体校宣传队的时候,她甘愿为大家做奴仆,却因为早熟的体态以及带有媚态的眼睛,被冠上“猫眼”“S ”的绰号,这样的暧昧极具杀伤性,葬送了郁晓秋一生的幸福。何伟民与郁晓秋之间从深厚的友情变为纯洁的爱情,却遭到了传统世俗观念的“封杀”,“介意”是传统观念根深蒂固的反应,一段刻骨铭心的爱恋无疾而终。

郁晓秋在舆论的压迫下,还要背负着名义上的父亲留给她的政治偏见。中学时期,她在腰鼓队中扮演着重要的角色,名字却没有进入收编名单之列;在建国二十周年大庆筹划的盛大游行,她条件符合却和几个有不良记录的学生一起被取消参加资格;上山下乡期间,被“流放“于边远地区。郁晓秋无疑是政治斗争下的牺牲品。

郁晓秋成长道路上的狂风暴雨,现实的骨感,成就了华丽的蜕变。

二、灼灼其华

在家人面前,郁晓秋保持着以德报怨的态度,母亲的打骂、保姆的报复、姐姐的冷漠、哥哥的暴力,没有使她对生活失去希望,反而爆发出对生活深沉的爱。比如:“保姆给她梳头时,扯痛她的头皮”,“晓得到了人的手里,就由不得自己”,对生活中的真谛理解得深入透彻,产生一种安之若素的豁达情怀。“妹妹为挣得姐姐的欢心,极尽小心,承揽下铺床扫地的杂物,姐姐的衣服亦是由她洗,她并无怨言”,为这个家尽心尽力,在姐姐生病的时候,用她一如既往的热情融化了姐妹间的冷漠。姐姐因难产去世后,孩子和二老都成了她肩上的责任,甚至不惜牺牲个人,接替姐姐的位置。“被腰鼓队莫名的踢出,知道是因为家庭的情况,所以不要她”,她并未深究,只要她的努力,她的付出无愧于天地,她就已经心满意足。在郁晓秋的生命历史上给她打击最重的莫过于恋人何民伟对她的情感背叛。尽管如此,在彻底摊牌时,她也没有难为对方,更没有以发生性关系为杀手锏来威胁曾经相爱的人。郁晓秋的性格就是在这样粗暴的生活中磨砺而来,迸发出勃勃的生命力就源于逆境的推波助澜,也是经历了种种苦难才造就了现在的郁晓秋,能干、坚韧、智慧。

在世态炎凉的社会,郁晓秋渴望友情,渴望亲情,懂得自尊和自持。弄堂里的孩子跟着她学艺,“她身轻如燕、姿态矫健、纵横弄堂,在逼仄的空地上做出了惊人的花样。大家贴

紧墙根,为她喝彩,她的那点小小的荣誉心啊,涨得满满的。”这样一个不矫造的孩子,快乐、虚荣,全是热情澎湃地流淌着,快乐已将她小小的心灵都装满了,一切痛苦排除在外。在那高高的狭窄的天桥上,不惜拿自己的生命做赌注,去换取同伴真诚的友情。她渴望家庭的温馨。尽管母亲如此虐待她,但每次打完她之后,她还是依偎在母亲身边“她只能触到一点点母亲的衣角,那丝绸的凉和滑,也让她觉着好过”。她的心田就像一片荒芜的原野,亟需甘霖的滋润。她和何伟民之间真诚的爱情,没有一星一点的世俗功利的思考和算计,他们爱得纯粹,爱得痴情,即便后来何民伟背叛了她,她也经常缅怀他曾给过她的友爱与真诚。她的姐夫刚开始沉浸于姐姐的过世中,不能接受郁晓秋的进门,随着日积月累的相处,两人都敞开了心扉,走入幸福的大门。真情终究会战胜冷漠的人际关系,一颗渴望真诚的心是世界上最美好的东西。她可以承受苦难的煎熬,但绝不能接受别人的侮辱。在宣传队时,有一个男生要给她起绰号,郁晓秋当即扑上去,照脸就是一个耳光,以实际行动捍卫了自己的人格尊严。她的自尊正是她的强悍之处,是生命的元气所在。

粗暴的生活面前,郁晓秋呈现出的豁达和释然。在征服苦难的过程了领悟生活的智慧,形成了一种宠辱不惊的平和心态,任何困难都会迎刃而解的泰然。郁晓秋坚韧的生命力源自于对生活的热爱,对人生的享受,冲破一切阻碍和束缚的斗志和彰显自我,渴望自由的热情。

三、耐人寻味

《桃之夭夭》尽管作家对郁晓秋这个被侮辱、被损害者表示由衷的怜悯与同情,但是更多地却是以平视的眼光,对郁晓秋混沌中所含有的单纯与善良,对其顺其自然的乐观与随意,都表示理解与欣赏。对其生命力的自由与强悍,则表示由衷的欣赏与赞美。因而,在王安忆的小说中,郁晓秋是一位富有生命与激情的光彩夺目的女性形象,在对她的描写中,我们揣测应该是深含着作家的生命体验,不仅有难以忘怀的插队生活的经验,更有着作家对青春已逝的伤感与祭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