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往事为话题的作文
初一 记叙文 3219字 10009人浏览 漫天繁星11

以往事为话题的作文(3篇)

正在一天天长大的你,回首走过的路,沉淀在记忆深处的是那些往事。妈妈的一句叮咛,老师的一个微笑;生活中的一次挫折,学习上的一个感悟;天边的一片云彩,黎明的一道曙光„„回忆往事,会让生命感动,让生活精彩„„

请以“往事”为话题,自拟题目,定一篇文章。

要求:(1)除诗歌、戏剧外,文体不限。(2)不少于600字。(3)文中不可出现真实的人名、校名。

想起父亲苍老的脸

夜,好静谧,柔和的月光洒了一地银白;夜,好深沉,父亲那时起时落的鼾声犹如一首动人的月光曲,回荡在夜色上空。望着熟睡中父亲的脸,我的思绪也飘向那片圣洁的夜空„„

小时候,我常以有这样的父亲而自豪,因为他能讲许许多多好听的故事,能捏好多好多漂亮的小动物。每天放学,我便骑在父亲的肩上,摇头晃脑活似一个凯旋的小将军。同学们那羡慕的眼光,更让我对父亲产生了深深的爱。

然而,随着时间的流逝,年龄的增长,这份感情渐渐淡化了,取而代之的是隐约的自卑和忧伤。这思想起源于中学时填写档案表,当别的同学都在“父亲”一栏潇洒挥笔——厂长、经理、工程师时,我只能怯怯地写上“工人”。交表时,我紧紧地将表捏在手中,生怕别人看见笑话我。啊,父亲,为什么你不是厂长、经理、工程师„„

天气转凉了,父亲关切地说道:“天冷了,多穿件衣服。”“哦,知道了。”我毫不在乎地回答。猛地抬头,父亲那苍老的脸和那关切的眼神,进入了我的视眼。我的心微微地颤了„„

夜,还是这样深沉,这样静寂;月儿,还是这样圆,这样亮。那伫立在寒风中的身影,让我久久不能忘却„„

只记得那晚好冷,潮湿的空气中似乎还夹杂着雨丝。下课铃一响,我便冲出教室,因为我快要冻僵了。外面,黑黝黝的一片,几棵落光了叶子的老树在寒风中瑟瑟发抖。哦,那伫立在寒风中的身影:如青松、如翠柏„„他在人群中竭力地寻找着,任凭冷风掀起他的外衣,钻进他的裤腿。原来是父亲知道我怕黑,又像小时候一样来接我了„„

哦,起风了,月亮升高了,月光下,我清楚地看清了父亲的脸:高高的颧骨,深陷的眼睛,干皱的皮肤„„忽然之间,我感悟到自己是一个多么不孝的女儿。父亲,这些年,你明显地老了,瘦了,你能原谅女儿的不孝吗?

月亮升得更高了,在月光映衬下,父亲那苍老的脸更加清晰。

哦,爱在心灵深处„„

一个个美丽的黄昏,在一条川流不息的小河旁,总会有一位年入古稀的佝偻着身子的老人坐在一张褪了色的旧藤椅上,出神地看着被夕阳染红的天空、被秋风打红的霜叶。又低头看着自己小得可怜的脚,不住地叹息,什么也不能做。她--是我可敬又可亲的太奶奶。

记得小时候,我常依偎在太奶奶身边,天真地问她:\'您怎么老唉声叹气?您的脚怎么跟我的一样那么小又那么短?\'可是不知怎么的,每当谈及太奶奶的脚时,太奶奶的眼泪就像潮水泛滥一样,从她那黄褐色的、无神的眼睛里涌出来,她什么话也没有说,只是用微微颤抖的手抚摸着我的头。每当这时,妈妈总是带着严肃的神情对我说:\'小孩子,不懂事,别瞎问,自己玩去!\'然而,这非但丝毫没有动摇我的好奇心,反而在我幼小的心中萌了芽,随着年龄的增长,我越发想要揭开那层神秘的面纱。

一次偶然的机会,我终于揭开心中的谜团。那是一个很黑的夜晚,我有事去找太奶奶,刚兴奋地跑到门口,一副差点令人昏厥的场景出现在我眼前,从几乎绕不到尽头的布里,我看到了里面裹着的小小的脚:又短又细,就像一只织布的梭子。脚上的皮肤就像老树皮,突出一根一根青筋,五只脚趾被强迫地挤在一块。噢,多可怕的脚啊!猛然间,我明白了:为什么太奶奶只能静静地坐着,而不能走来走去!为什么太奶奶的起居需要妈妈搀扶!为什么她会不住地叹息!我抬起朦胧的眼,发现太奶奶更老了,那饱经风霜的脸像放了很久的茄子,任皱纹到处爬满,就像刀刻的一般,是那样的深,那样的多,似乎每一条皱纹都藏着一段曲折的经历;流逝的岁月无情地压弯了太奶奶的腰。我愕然了:这就是我的太奶奶-- 一个用瘦弱的双肩坚强地挑起生活重担,凭自己的力量,把四个孩子拉扯大的太奶奶!泪,不禁夺眶而出„„

而今,太奶奶已离开人世许多年了,这一切的一切都成为了过去,离我越来越远,不再回来。而在我记忆的深处,还常能清晰地看到:那条潺潺流水的小河旁,我和蔼可亲的太奶奶坐在那张发黄的藤椅上,默默地看着美丽的晚霞,凉凉的风声正诉说着一个古老而动人的故事„„

回忆初三

当我站在初三的终点线前,我有良多感慨。回首初三这一特殊的时期,我感到初三就像一首歌——一首难懂、难唱、难学的歌。

初三了,没有了绿茵场上的摸爬滚打,没有了“车”“马”“炮”前的苦思冥想;告别了双休日的休闲时间,告别了节假日的欢乐时光。本想再一次拥抱起蒙上灰尘的足球,走进黑与白的世界;本想再一次夹上棋盘与对方杀个天昏地暗„„可是,初三了! 父母的一句句叮咛,亲友的一份份嘱托,老师的一声声告诫,都化成了一道无形的厚墙,将我们隔离在世界之外,伴随着我们的只有书山题海,我们只有握着勤奋的桨,以刻苦为舟,才能在这知识的海洋里遨游。

这世界本来就充满了矛盾——纵然我们失去了很多,可我们也得到了很多。生活并不富裕的父母,此时大买“脑白金”、“生命—号”为孩子补充营养,这是父母对我们无私的关爱;老师每晚放学总是不忘重复“回家好好复习”一类的话,这是对我们亲切的关怀。有了这,即使我们失去了很多,我们也会说——值。

初三了,友情似乎显得特别,谁都不愿将一、二年级的矛盾带到初三,因为彼此都知道在一起的日子不多了。早晨在树下翻开英语课本,一张纸条悄然滑落下来:“初三了,我们和好吧! ”一句短小的话语,融化了几年的冰山,这便是初三友谊的真情表露。

我们初三,可我们还是一群十五六岁的少年,也不妨在忙中偷得一些闲暇。辩论会上,我们唇枪舌剑,妙语连珠;演讲台上,我们口若悬河,滔滔不绝;体育场上,我们腾挪跳跃,生龙活虎。„„

初三的往事还有很多很多。在这面临毕业之际,它们一个个像跳角鱼一样在我的脑海里蹦来蹦去,令我激动,使我难忘。但我知道,希望还在前方——梦还很远,路还很长。我定会沿着初三的足迹奋勇前行,决不犹豫彷徨。

永远的单车

在中国的每个城市,每天早晨,你都会看见大街小巷乘着单车上学的孩子。最常见的单车是28型,又高又大。骑这种车子的,大多是些父亲。单车上的孩子们,男孩喜欢坐在车前的横梁上,仿佛暗示着他们将来要直面这个世界,而父亲是他们的依靠。女孩却喜欢坐在车后,似乎说明她们的生活会比男孩平静得多,需要更多的呵护,而父亲则是她们最可靠的遮挡。

记忆中,不时会出现那永远的一幕。父亲骑着单车,车子就是那种极普通的28型,又高又大;车前捎着一个男孩,那单车总是慢悠悠的,任其他两轮或四轮的车子从身边匆匆而过,有种异乎寻常的安详、悠然。早晨,父亲捎着儿子去上学。儿子坐在车前,睡眼蒙眬地打量着街道,父子二人一路无话。当夕阳西下时,父亲又慢悠悠地捎着儿子回家。儿子一路上兴高采烈,叙说着学校里发生的一切。父亲偶尔也会问问儿子上课是否专心听讲,老师是否表扬„„但大多时候,父亲总是静静地听着儿子说话,自己慢悠悠地骑着车子——别样的安详,悠然。

渐渐地,儿子长大了。上学放学不怎么爱坐单车了,因为他常常要弯下身子,坐在窄窄的横梁上,实在有点难受。而父亲的话却一天天地多了起来,但还是“上课要专心,放学别乱跑”一类的关心和叮嘱。

终于有一天,父亲发福了,儿子长高了。儿子自然有了属于自己的单车,一辆漂亮的山地车。上学放学,总是一路狂飙。父亲的单车,陈旧得早已落伍,默默地停靠在了车棚的角落。以前总被父亲擦得发亮的车把、横梁、车圈,早已落满了厚厚的灰尘。而瘪着的车胎,显得那样的疲倦和无力„„父亲的单车已经老了!它到了赋闲的时候。

偶尔郊游的时候,父亲还会把那辆陈旧的单车推出车棚,擦去尘土,充气,上润滑油,调整好刹车,接着就上路了。那情景是如此的熟悉和亲切。

哦,我思念父亲的单车。那永远的单车!它承载过无言的亲情,承载过永远的幸福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