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殇(二)
初二 散文 692字 54人浏览 jcsun

两点二十二分,你下线了,我起床了。

药物过敏吧,开始呕吐。想必也是烟酒的缘故。烟是抽够了,酒也不想再喝了。暗夜里的一抹殇,为谁万载无双?我不够坚强,还不能面对你的冷漠奉陪到底,倾我一世的哀怨忧伤。

睡了一整天,半夜醒,以为快天亮了,不想却才二十三点半。盯着床板数羊,还是无眠。感冒药当安眠药用,结果起了床。 你的Q 突然闪亮,让人很激动。原来不过是为了彰显你的冷漠,或许你在那一刻,已然入梦。只是从前,破碎在那瞬间。幽幽的眼底,为谁挂一颗泪滴?

就这么在电脑前坐着,淡淡的孤寂,弥漫在心底。恍然间,也似嗅到一股你的气息,却在咫尺天涯。

想你的美,楚楚在何处,可还有我挂上的在乎?却已不知藏匿在飘渺何处。思念无边,憔悴容颜。我努力地思绪奔跑在天涯海角,却依然是化舟难渡,化蝶难穿。

惶恐,诚惶诚恐。花落无声雁过无痕,纷纷雨雪泪也无痕,何方的故里,草木已然很深?还为谁独守空城,以此生为诺恨不相逢?

辗转,尽意阑珊。一笑一回眸,为谁此生无憾?左手抚着右手的哀伤,右眼看着左眼的浊泪。窗帘上的残影幢幢,也不过一眼万年的荒凉,只是不知道它延伸向了何人何方?那人,是否也是名为公主,会用心聆听,也让泪水湿透衣裳?

只是凭栏听烟,隔岸观火,肆无忌惮表达着自己的落寞。很自私,因为没有你的天空,世界尽是寂寞。何况我再怎么乱拨琴弦,也唤不来你到窗前。萧萧雨歇,瑟瑟叶落。一夜春秋,花黄人易老。皆成了那梦里楼兰,剩一滴我百年不化的眼泪。

彼岸花已枯,也安静了。只是梦里身外,尽是一片泪水模糊。冷静,冷静地让自己恐惧。不过是做了世界上最可笑,最可怜的事情——自作多情。好在也不会有人留意我殇陨的痕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