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听听那冷雨》谈语文课的音乐美
初一 记叙文 3344字 463人浏览 逆嚣眷锋

从《听听那冷雨》谈语文课的音乐美

舟山中学 余晓娜

文学与音乐的密切关系历史悠久。《诗经》是我国最早的一部诗歌总集,无论在中国文学史上,还是在中国音乐史上,都具有无可替代的第一个高峰地位。它那用以“言志”的“诗三百”,既是我国古代重要的诗歌类文学作品,同时也是既歌又舞的音乐作品。

《听听那冷雨》是余光中先生的诗质散文,从春雨绵绵听到秋雨瀟瀟,从少年听到中年,从大陆听到美国,听到台北,文字几近奢华,充满了汉语的魅力。其浓浓的乡思,淡淡的乡愁,拨动着读者的心弦。在作者为数众多的散文小品中,《听听那冷雨》是一篇独特的抒情散文。说其是散文,又像是诗,是画,或者更是一首歌,意象纷繁,韵律和谐,节奏与灵气汇成文学的乐章。作者凭栏听雨,由自我感觉中梳理和抽取种种雨的意象,并从冷雨所织出的图案中去体味其美妙的神韵,不仅染人以目,感人于心,而且还易诵之于口,悦之于耳。《听听那冷雨》的教学课堂,像是一场视听盛宴,让语文课充满诗意的音乐美感,学生在音乐感性的熏陶中深入品味到文学的精髓。

一、一唱三叹、余音缭绕的文字美

刘勰充分认识到音律美的重要性,在其《声律》篇中阐述:“故言语者,文章关键,神明枢机,吐纳律吕,唇吻而已。”他还认识到,如果声律运用得当,能够使“声转于吻,玲玲如振玉;辞靡于耳,累累如贯珠”。余光中先生为此十分注意语词的音韵之美,如第1段“即使有雨,也隔着千山万山,千伞万伞”中,“山”与“伞”相谐,寄予了无尽的忧思与感慨。“双声隔字而每舛,叠韵离句而必睽”,作者化古求新,更兼创意,几乎在每一个自然段中,都嵌入了一系列叠字或双声词,从首段中的“料料峭峭”、“淋淋漓漓”、“淅淅沥沥”、“凄凄切切”,到末段中的“干干爽爽”等,有二三十个之多,再加上文中重复出现的“看看”、“听听”、“嗅嗅”、“闻闻”等单叠词。

“由远而近,轻轻重重轻轻”运用了叠词,抑扬顿挫,仿佛使人听到那由远而近,由轻而重的雨声。“先是料料峭,继而雨季开始,时而淋淋漓漓,时而淅淅沥沥,天潮潮地湿湿”“走入霏霏令人更想入非非”,不仅写也了风声雨声,而且通过对台湾春寒料峭中漫长雨季的细腻感受的描写,真切地勾画出一个在冷雨中孑然独行的白发游子的形象,委婉地传达出一个漂泊他乡者浓重的孤独和思乡之情。这些叠词的运用并非纯粹是为了强化“有声”,而是把雨的感觉写得逼真细腻,把内心的凄楚也烘托得恰如其分。

这种一唱三叹的文字美还并不仅仅体现在这些叠字、双声等修辞手段上,还在于不少句子本身就是婉转回旋的欧式长句,需要像歌曲一样,根据情感进行自然的停顿以增韵味,如“气象台百读不厌门外汉百思不解的百科全书”;“回忆江南的雨下得满地是江湖下在桥上和船上,也下在四川在秧田和蛙塘下肥了嘉陵江下湿了布谷咕咕的啼声。雨是潮潮润润的音乐下在渴望的唇上舐舐那冷雨”等。这些欧化的句式,犹如京剧的拖腔,使情绪的抒写烘托得格外的充沛与饱满,在文中构成了抑扬顿挫的音乐旋律。

二、深长幽远、诗画结合的古典诗韵

《听听那冷雨》的“有声”强化了文字的音乐感是无疑的,且又与传统文化和古典音韵巧妙地融合在一起,使人宛若置身雨境,雨声盈耳,雨丝濡目。

“雨是最最原始的敲打乐从记忆的彼端敲起。瓦是最最低沉的乐器灰蒙蒙的温柔覆盖着听雨的人,瓦是音乐的雨伞撑起。”“雨天的屋瓦,浮漾湿湿的流光,„„至于雨敲在鳞鳞千瓣的瓦上,由远而近,轻轻重重轻轻,夹着一股股的细流沿瓦槽与屋檐潺潺泻下,各种敲击音与滑音密织成网,谁的千指百指在按摩耳轮。“下雨了,温柔的灰美人来了,她冰冰的纤手在屋顶拂弄着无数的黑键啊灰键,把晌午一下子奏成了黄昏。”这几处运用通感手法,融视觉、听觉、独觉于一体,烘托“细雨”的不同氛围与心理感受。

余光中的散文雍容华贵,透着一种诗意和古典神韵,有一种中国的文化底蕴。

如第1段“每天回家,曲折穿过金门街到厦门街迷宫式的长巷短巷,雨里风里,走入霏霏令人更想入非非”中“走入霏霏令人更想入非非”让我想到《诗经》中“昔我往矣,杨柳依依;今我来思,雨雪霏霏”的缠绵。 “王禹偁在黄冈,破开如椽的大竹为屋瓦。据说住在竹楼上面,急雨声如瀑布,密雪声比碎玉,而无论鼓琴,咏诗,下棋,投壶,共鸣的效果都特别好”一段,引王禹偁《黄冈竹楼记》“夏宜急雨,如瀑布声;冬宜密雪,有碎玉声;宜鼓琴,琴调和畅;宜咏诗,诗韵清绝;宜围棋,子声丁丁然;宜投壶,矢声铮铮然,皆竹楼之助”。引经据典,化用诗文,文白夹杂而不显晦涩,自然随意,浑然天成。

“大陆上的秋天,无论是疏雨滴梧桐,或是骤雨打荷叶,听去总有一点凄凉,凄清,凄楚,于今在岛上回味,则在凄楚之外,再笼上一层凄迷了。”“疏雨滴梧桐”、“骤雨打荷叶”,句式工整,意境优美,强调了雨的声音。这其实也是作者化用的古人的诗句。孟浩然 “微云淡河汉,疏雨滴梧桐” ,元好问 “骤雨过,琼珠乱撒,打遍新荷”。“凄凉”“凄清”“凄楚”“凄迷”,四个近音近义词的运用,首先使得文章具有了一种音韵美,同时也营造了一种凄凉的氛围,使得读者仿佛置身凄迷的雨中。凄迷比之凄凉、凄清、凄楚更多了模糊之意,

情感上更多了怅惘。

最喜蒋捷《虞美人·听雨》在文中的化句,“一打少年听雨,红烛昏沉;二打中年听雨,客舟中,江阔云低。三打白头听雨在僧庐下,这更是亡宋之痛,一颗敏感心灵的一生:楼上,江上,庙里,用冷冷的雨珠子串成”。作者“从春雨绵绵听到秋雨潇潇,从少年听到中年”的“听雨”心境和怀旧情愫,化作了一支“属于中国”的“古老的音乐”。《听听那冷雨》是一首抒发作者难以消解的中国情结的“敲打乐”,一支“钟整个大陆的爱”的咏叹调,而且,“那古老的音乐,属于中国”。

三、春雨濛蒙,如梦如幻的音乐性

“蒹葭苍苍,白露为霜。 所谓伊人,在水一方”,是《诗经》中的诗句,后成为《在水一方》的歌词。当李云迪一举夺得代表世界钢琴最高水平的肖邦国际钢琴大赛冠军时感言:“人类的情感是共同的。肖邦的作品浪漫、富有诗意,而中国有着悠久的历史和文化,特别是诗歌文化,这些都与肖邦是相通的。” 意大利钢琴家、国际肖邦钢琴大赛的评审员阿高斯蒂教授对当时获奖的傅聪说:“只有古老的文明,才能给你那么多难得的天赋,肖邦的意境很像中国艺术的意境。”

这些都印证了中国古典文学与音乐之间的精神相通之处。被称为钢琴诗人的肖邦的音乐作品引人入胜,尤其是他的24首前奏曲和21首夜曲,洋溢着田园诗般优美的意境,是一种幽雅、字根表的美,作品中的每一个音符,每一段乐思,都充满着东方艺术家推崇备至的“神韵”,让人想起中国唐代大诗人王维空灵而意境深远的山水小诗。音乐与诗歌,本是艺术大家庭中的两个同胞兄弟,一首好诗,不仅应当在意境上出类拔萃,耐人寻味,而且在音节、节奏和韵律上具有音乐的美。用文字来解读音乐并不稀奇,感情而美妙的音乐更容易让人彻悟文字的生动。

《听听那冷雨》是诗质散文,所以能读能歌,适宜在奇妙的音乐中彻悟。教学中,本人设置了几个音乐欣赏的环节,当然不是与文本欣赏独立,而是让学生在听觉的享受中与文本建立情感的桥梁,捕捉文字的音乐美,深入品味作者的情感。

首先,在教师简单地介绍余光中先生的情感经历后,让五位男生配乐朗诵全文,背景音乐为贾鹏芳的二胡曲《睡莲》。这首曲子给人很安静的意境,悠扬凄美的旋律在二胡的演奏下仿佛在演绎一段飘泊的人生。贾鹏芳这位选择在日本发展,却一直致力于介绍中国民族音乐的音乐家,多少让人感到一些悲哀和遗憾。而身在异国他乡的贾鹏芳的《睡莲》,不正是一首浓浓的“思乡曲”吗?二胡余音缭绕,文字所传达出的冷雨乡愁,婉转深长。

其次,在“诗意文本”的探究讨论中,《烟雨濛濛》的音乐悄然响起,它有时出现在学生的默读中,有时出现在学生的文本引用中,最后出现在一位男生的诗意总结中。《烟雨濛濛》来自于东方班德瑞的经典名曲。这一系列的曲子有“梅”、“兰”、“竹”、“菊”四品,凝结了中国传统文化的邈远意境,曲调悠扬,略带相思,余音袅袅,动人情思。课后,学生不仅感叹文字的美妙,更是陶醉在音乐的无穷诗意中,难以忘怀。

故土的回忆,文化的濡染已经深长,所以日后的欧风美雨都不能夺走余光中的汉唐魂魄。语文课就是余光中先生的一曲“冷雨”,感性与理性,诗意与音乐,涵养了学生的气质,丰富了他们的底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