院落深处是天堂
初一 散文 851字 74人浏览 清风朗月6678

小学毕业后的很长一段时间,我住在祖辈的老宅中。在淫雨连连的梅雨季节,屋后的墙上满是绿苔,颇像与世隔绝的桃源。红漆剥落的老式木家具总是有一丝腐朽的气味。

那后院我极少去。祖父是个严厉的人,满院的草木都由他一手侍弄。偶尔来了兴致,沏上一壶苦茶,独自坐在后院中央的藤椅上细品。此时大多是许我去后院玩耍的。

大伯父是个性直的人,一次步急,冲人后院,踏折了一片灌木,被祖父劈头盖脸地训了一顿。老人不知什么深奥道理,只知“这是旁人栽的,你走路也要瞅着点呀”。于是我很诧异,诧异大伯父40来岁的人也会像个小孩一样满脸通红,一言不发。但我更诧异祖父母分席而食的习惯。祖母坐在八仙桌旁,与大家一同吃饭。祖父少顷则独坐另一张圆桌上进食。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祖母说,他还有少爷脾气呢。说完目卧申里满是笑意。

我只诧异,我们之间隔了太多,一些都已经远去的年代,因此难以读懂彼此。

祖母脸上常带着一种随和的笑容,让人感受到母性的博大。甚至在祖父的絮叨和抱怨中,那种使人感化的力量也从未消失,一直影响着我。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时间一天天过去,这样的家庭生活静如止水,直到……祖父因高血压住进了医院,忙碌了一上午的祖母坐在门板上,呆呆地有些空乏。她轻轻地拍了拍我,伴着一声叹息一一-}轻很轻,不注意还以为是呼吸。

我没有睡着。老宅失去了祖父的刻板,一切都空荡荡的。我去了后院。

没有显赫的花,只有朴素的叶。最爱邻家的枣树,朦胧中,荡漾着记忆深处的泛黄画面。每年,邻居总是送那几碗青枣来,大家嘘寒问暖,如过年关。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想到这里,我在院中的一处青砖堆前停了下来。这已是院落深处,以往未曾见过。

回头看,那片踏折了的灌木……想起一种类同,祖父对自栽的草木,祖母对世人的随和,自己对老宅的眷恋一一不是一种类同的爱吗只不过各自历世与认知的过程不同罢了。

祖父出院不久,老宅因为一条我至今未曾明了的《县政府拆迁令》灰飞烟灭了。我不敢想象老宅后院沾染红尘会是什么样子,只是怀念老宅,怀念祖父祖母抱怨中包含的爱,怀念那些可有可无的墙和枣树串联的和睦。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神说,充满爱的地方是天堂。我说,院落深处是我一生眷恋的天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