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乞”之有道?
初二 记叙文 1229字 88人浏览 oyzq888

夜色抹去了最后一缕残阳,五光十色的街灯把光辉流泻至街道上,色彩斑斓,仿若一条绵长的光谱。放眼四周,处处张贴着节日的红色,人群像一条奔流不息的河流,蜿蜒在幢幢高楼之间。

人们个个春风满面,笑脸相迎,像有谁拉起了他们的嘴角。

我与两个死党流连在街边的小摊,什么面具啊,风车啊,还有胖嘟嘟的冰糖葫芦和棉花糖们,都让我们高兴不已,我们没有方向,像无头的苍蝇,随着人流涌到下一个路口。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吆喝声此起彼伏,小贩们精神抖擞,声音铿锵有力。而我也听到了与众不同的声音:它很微弱,像是从奄奄一息的病人的牙缝间艰难地挤出来的。我头看了看,一个面黄肌瘦、衣衫褴褛、满头白发的老人手里颤巍巍地揣着的一叠报纸,步履蹒跚,发紫的嘴唇一张一合:“卖报,一份一块钱,卖报……”

老人看见我,红肿的眼睛好像在说,买报吗?

我和同伴赶忙从口袋里掏出几块钱给了他,这报纸明显是从早上搁到现在的,也真可怜了这么个老人家。前面不远处簇拥着一堆人,阵仗跟总理来访似的,里三层外三层,像蚕蛹似的。我们以为是什么新奇的玩意儿,跟老爷爷说过再见便兴冲冲地去凑热闹了。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挤过几个人我们才从攒动的人头里看见主角的“庐山真面目”:一个少年跪在地上,他的身前铺着一张白纸,上面写着他的悲惨遭遇,少年低着脑袋,眼泪像止不住的水龙头,“啪啪”地落在白纸上,围观的人眼圈微微泛红,折射出同情的目光,然后都不约而同地从口袋里掏出钱来放在他的跟前,短叹一声便离开了。

哎,喜庆的红幕下,他们都是被快乐遗忘的配角啊。

我仔细地端详着这个少年的容貌,突然有一种说不上来的似曾相识。直到脑海里突然闪现一丝模糊的记忆,才恍然大悟:我昨天还在网吧门口看见过他呢!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一时张目结舌,有口难言。

我的心头一时浮起一股对他的蔑视之意,这个少年四肢健全,明明可以做个自食其力的奋斗者,却甘愿沦作街头乞丐,用眼泪博取同情,他是否正引以为豪?或者他正在嘲笑着那些同情心泛滥的人们大方施舍时的愚蠢,还是他正计划着以后都以此为生计,把此当作一种新的“商机”建立一条新世纪的“康庄大道”?

难道他将来有意愿报考“北京电影学院”,所以他先在街头崭露崭露他的精湛演技?还是他正祈祷着某一天有星探在这小县溜达,说不定自己还是颗意外发掘的奇葩呢。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橘黄的灯光下,少年的影子躺在冷落的地板上,侧目看着少年“诚恳”的模样。

这时有人拍了拍我的肩膀,我侧过身子,是刚才那个卖报的老爷爷,我有些疑惑不解地看着他,他颤巍巍着双手,把几份报纸捧着要给我,那刻我不禁想起了曾经学过的一篇名叫《老王》的课文,老人气若游丝地说:“你们忘取走报纸了。”

我的心像被什么狠狠地敲打了一番,身体所有的关节好像被人栓上了丝线,木偶般无法动弹。我为我刚才施舍的心理而羞愧,老人他不是在乞讨!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当我缓缓地接过报纸,他皱巴巴的额头上那挤成疙瘩的眉头才缓缓舒展开来,扬起了笑脸。回头看看那个仍跪坐着的少年,感觉像打翻了的五味瓶——不是滋味。

盗窃之人尚且“盗亦有道”,健全之人何苦“‘乞’之有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