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亡路上 观后感
初二 散文 4字 170人浏览 魔邪風雲

救赎是两个人加一个桥梁的工作

——观《死亡路上》有感

这篇文章我不打算引用很多圣经,不打算写些很场面的话,我只想谈谈我对救赎,对信心,对福音工作的看法。

马修,罪恶的代表,一开始,他的眼神是桀骜不驯,甚至是凶狠的。他认为自己是无罪的。海伦修女,爱的代表,一开始,她的眼神虽然坚定却也带着茫然,她知道马修需要帮助,却不知道从何处开始。

马修一直强调自己的无罪,一直寻求赦免,当特赦法院上,律师说的那句“人算什么,竟然能决定死亡”,我们是否也觉得不应该对马修执行死刑,是否应该多点原谅,多点怜悯?可是,当我看到受害者的父亲痛苦的控诉,受害者的母亲绝望的眼泪,我也迷茫了,我们之所以能轻轻巧巧就把原谅说出来,是不是因为,我们没有经历过同样的痛苦?“血债需要用血来偿还”,她不知道,对马修的安慰是否会成为对受害者的伤害。看到这里,我想,海伦修女会如何坚持下去,她会转而安慰受害者父母吗?

海伦修女是救赎者的代言人,当她到监狱探望马修就意味着她救赎工作的开始。作为救赎者的代表,她首先要面对的就是自己的信心。面对受害者父母的责难,她有信心继续站在马修一边吗?面对自己周围人的不解,她有信心继续安慰马修吗?面对同行(监狱牧师)引用圣经(旧约)的话语劝她放弃马修甚至同他们一起仇视马修时,她有信心继续相信耶稣的爱吗?是的,她坚信!这是多么难能可贵,她坚信新约的约是基督爱的约定,她坚信她要按着神 指引她的方向走,去安慰马修,去救赎马修,而不是按着自己的意思,站到马修的对立面,去安慰受害者的父母。受害者的父母不需要安慰吗?不是,他们也需

要,只是,神 已经为她安排了旨意,她要安慰的人是马修,她按着神的旨意行事。她走出了救赎工作的第一步,相信主 的带领。

马修,一开始,他认为自己是被冤枉的,他仇视整个社会,甚至,与海伦修女的每一次会面,他都是带着审视的目光看着海伦修女,他想看看修女的眼神里有没有带着不耐烦,带着仇视,带着对他的厌恶,可是,他只看到修女自始至终的爱,怜悯直至后面对他感同身受的痛苦,于是,他明白了什么是爱,他明白了,原来他不曾爱过,原来他曾经的所作所为是多么的丑恶,他终于勇敢地面对自己的罪恶,也因着面对自己,他得到了救赎。这是救赎工作的第二步,面对自己。

如何完成救赎的工作?有人跟我说,用圣经的话语。可是我看到,海伦修女并没有搬用多少圣经的话语,我看到马修接受修女是因为她没有一开始就大讲圣经。海伦修女是如何完成救赎的工作?我看到,她只是听,倾听,同时用饱含爱和信心的眼睛看着马修,倾听他的话,陪伴他,在必要的时候用最简单的话语引导安慰他。安慰,不是布道,不是讲道,更不是威胁,胁迫!海伦用倾听,用陪伴当作桥梁,完成了救赎的最后一步——于是,成了!

影片的结局让我想起一首歌——《差遣我》,是的,主啊,差遣我,告诉我如何付出我的关怀,将希望带入心灵破碎的灵魂,不是依着我的能力和聪明,乃是依着你的旨意和智慧,主啊,差遣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