麦田里的守望者
初一 记叙文 1146字 206人浏览 dalianhaishi0

随感3

“有那么一群小孩子在一大块麦田里做游戏。几千几万个小孩子,附近没有一个人——没有一个大人,我是说——除了我。我呢,就站在那混账的悬崖边。我的职务是在那儿守望,要是有哪个孩子往悬崖边奔过来,我就把他捉住——我是说孩子们都在狂奔,也不知道自己是在往哪儿跑,我得从什么地方出来,把他们捉住。我整天就干这样的事。我只想当个麦田里的守望者。”

这是小说《麦田里的守望者》中主人公霍尔顿·考尔菲德的困顿中温暖的想象与渴望。一个在病态社会中成长的孩子,目睹着同伴的堕落和学校的扭曲,开始了漫长的身体逃亡和心灵追寻。可是“周围全是些粗俗不堪的人”,同学间暴力相对,父母自私狠毒,昔日的女友另有所属,就连他的老师也引用精神分析学家威尔汉姆的话来开导他:“一个不成熟的男子的标志是他愿意为某种事业英勇地死去;一个成熟的男子的标志是他愿意为某种事业卑贱地活着。”原来成长必须付出善良、正直、谦逊和勇敢的代价?霍尔顿在困惑和焦虑中明白:儿时扑鼻的麦香是遥远的童话,因为成长,人必须掉进现实的“混账的悬崖”。这“混账的悬崖”里人们放弃自我、放弃良知、任野心之恶恣肆汪洋,任纯真的天性扭曲变形。

自己已满身倦怠地堕落至悬崖边,却仍然怀着悬崖社会里的一丝希冀与渴望。这丝希冀与渴望含有麦田的隐喻,更有对学校教育的信心。

“你一定要回学校去。你不是要演戏吗?你不是要演本尼迪克特·阿诺德吗?”

“我要回家去。你一回学校,我也马上回家。我先上车站取我的箱子,然后直接回„„”

“你明天能不能乖乖儿上学去?”

不管成人世界是多么虚伪阴暗,不管学校教育是多么荒诞无聊,自己虽是个出局的人,但妹妹还在“狂奔”的年月,自己应秉持守望的义务,无法逃避。小说的尾声这这样的悲壮与温暖。学校是庸俗社会的“世外桃源”,如果学校满是尘垢,污染圣洁,那才是人类社会最大的绝望。学校应是孩子们狂奔的麦田,在这里他们享受到文明的教养,沐浴到真爱和智慧的光辉,让淳朴快乐的天性疯狂拔节。

霍尔顿的守望是对人性成长的伟大呵护,虽然他已与现实社会决然分裂,但“大人”形象犹如真理路上的孤独的殉道者,这殉道者满眼血泪,却洞见光明,他点亮着纯真善良的心灯,执着地守望在麦田边上。

我们是一群生活在新时代的新生力量,自然已经习惯了困惑和烦恼,但是我们应该集中精神看准我们的前方,我们的路,我们应该是一群有理想有抱负的人,从小我们就对自己的未来充满憧憬,想当科学家、医生、护士、老师„„假如霍尔顿没有他纯洁的理想,那他就会堕落到底,是他的理想让他活下来。难道我们年轻人就该让生活变得如此混沌?是的,理想是人的指路明灯,它带着人走向未来,走向光明,我们的人生才刚刚开始,纵然生活让我们这代人有些迷惘和彷徨,但一切不过是暂时的,不就都会过去,我们现在最需要的,就是我们的理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