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白
初一 散文 2239字 129人浏览 流雪回风忘川

李白诗歌的艺术个性及主要特征

一、在取材设象上:追求形象出众,借外在事物挥斥幽愤,把强烈的主观色彩,变现为极具个性化的抒情意象。

比如,在《行路难》中,诗人用“冰塞川”、“雪满山”象征人生道路上的艰难险阻。又如,《宣州谢楼饯别校书叔云》中的一句“抽刀断水水更流,举杯销愁愁更愁”把无绵无尽的忧愁比喻成滔滔而去的流水:理想与现实的矛盾,使诗人无法解脱,就如抽刀去斩流水,水不但没有被斩断,反而流得更急;想要举杯喝酒,一醉解千愁,但只是激起更多的忧愁。

二、在题材形式上:多用七言歌行古体、乐府杂言,不主故常,任由意志主宰。 如《行路难》、《宣州谢朓楼饯别校书叔云》李白就以歌行体造成抑扬顿挫、淋漓酣畅、气势飞动,铺张扬厉的特点。

三、在艺术技法上:

强烈的主观色彩

李白的诗歌创作带有强烈的主观色彩,主要表现为侧重抒写豪迈气概和激昂情怀,很少对客观物象和具体事件做细致的描述。李白作诗,常以奔放的气势贯穿,讲究纵横驰骋,一气呵成,具有以气夺人的特点。如《行路难》:“长风破浪会有时,直挂云帆济沧海。”此句体现出诗人的自信与进取的志向和傲世独立的人格力量。

行云流水、火山喷发式的抒情方式

如他在《宣州谢楼饯别校书叔云》诗中最后一句所说:“人生在世不称意,明朝散发弄扁舟”体现出了诗人洒脱不羁的气质、傲世独立的人格、易于触动而又暴发强烈的感情,这一点形成了李白诗抒情方式的鲜明特点。它往往是喷发式的,一旦感情兴发,就毫无节制地奔涌而出,宛若天际的狂飚和喷溢的火山。如《行路难》抒写对怀才不遇的情怀的愤慨:

行路难,行路难,多歧路,今安在?长风破浪会有时,直挂云帆济沧海!

那种悲愤不平,慷慨激昂。用抑扬顿挫的语调和节奏变换,追摹情绪冲动时情感喷发奔涌的起伏跌荡,让人直接感受到心灵的震撼。从此诗歌一开始便如行云流水般把浓烈激越的情怀抒写出来,接着便是抑制不住的感情浪潮的喷发,这种情感表达方式,完全是李白式的。

诗情的大起大落,瞬息万变

例如,《行路难》这首诗百步九折地揭示了诗人感情的激荡起伏、复杂变化。诗的一开头,“金樽清酒”,“玉盘珍羞”,让人感觉似乎是一个欢乐的宴会,但紧接着“停杯投箸”、“拔剑四顾”两个细节,就显示了感情波涛的强烈冲击。中间四句,刚刚慨叹“冰塞川”、“雪满山”,又恍然神游千载之上,仿佛看到了吕尚、伊尹由微贱而忽然得到君主重用。诗人心理上的失望与希望、抑郁与追求,急遽变化交替。“行路难,行路难,多歧路,今安在?”四句节奏短促、跳跃,完全是急切不安状态下的内心独白,逼肖地传达出进退失据而又要继续探索追求的复杂心理。结尾二句,经过前面的反复回旋以后,境界顿开,唱出了高昂乐观的调子,相信自己的理想抱负总有实现的一天。通过这样层层迭迭的感情起伏变化,既充分显示了黑暗污浊的政治现实对诗人的宏大理想抱负的阻遏,反映了由此而引起的诗人内心的强烈苦闷、愤郁和不平,同时又突出表现了诗人的倔强、自信和他对理想的执着追求,展示了诗人力图从苦闷中挣脱出来的强大精神力量。

四、在艺术表现手法:夸张,想象

如《宣州谢楼饯别校书叔云》中的“俱怀逸兴壮思飞,欲上青天揽明月。抽刀断水水更流,举杯销愁愁更愁”。李白临风把酒,纵论古今,酒酣兴发,飘然欲飞。他面对的是秋空晴昼,想到的却是登天揽月,足见其豪放飘逸之情。“揽”,极度夸张而又显得轻巧自如。不

知诗人上天揽月是否有所寄托,但青天、明月给人的感觉无疑是明净、皎洁的,不应有黑暗与污浊;是广阔无边、自由自在的,不应有喧嚣与纷扰。此句言出天地外,思出鬼神表。读之神驰八极,测之则心怀四溟,因此,可以见出诗人对朗朗乾坤、对理想自由境界的向往追求。然而,当这种昂扬情绪达到最高潮后,诗人仿佛一下子从天上掉到地上,从翘首仰望变成低眉垂眼,情绪一落千丈。他尽可以在幻想中遨游驰骋,但又怎能摆脱现实的纷扰。理想与现实的矛盾,使他的精神如此苦闷。他想要排遣,却怎么都难以解脱。就像抽刀去斩流水,水不但没有被斩断,反而流得更急;想要举杯喝酒,一醉解千愁,但只是激起更多的忧愁。这种大跨度的景象扫描,大幅度的时空转换,大反差的情感升降,大起落的结体布局,加之以大夸张的虚构和想象,大胆的夸张,以及个性化的清丽明快的语言造成了诗人以神来之笔,忽而论文,忽而人生,忽而送别,忽而赏景,语言错落,任情舒展,似无章法,实则淋漓痛快地表达出自己的情怀。诗人的奇特的想象,常有异乎寻常的衔接,随情思流动而变化万端。一个想象与紧接着的另一个想象之间,跳跃极大,意象的衔接组合也是大跨度的,离奇惝恍,纵横变幻,极尽才思敏捷之所能。

五、在诗歌艺术语言:清水出芙蓉,天然去雕饰

李白诗里亦不乏清新明丽的优美意象。如《宣州谢楼饯别校书叔云》中的“俱怀逸兴壮思飞,欲上青天揽明月。”这些由青天、明月等明净景物构成的清丽意象,极大地丰富了李白诗歌的艺术蕴含。因此,李白诗的意象,便有壮美与优美两种类型。

六、在美学效果上:清雄逸放,奇瑰豪宕的壮美。境界恢弘,气象万千。

与作诗的气魄宏大和想象力丰富相关联,李白诗中颇多吞吐山河、包孕日月的壮美意象。他对体积巨大的壮观事物似乎尤为倾心,大鹏、巨鱼、长鲸,以及大江、大河、沧海、雪山等,都是他喜欢吟咏的对象,李白将它们置于异常广阔的空间背景下加以描绘,构成雄奇壮伟的诗歌意象。如《宣州谢楼饯别校书叔云》中的“长风万里送秋雁,对此可以酣高楼” 雄奇壮美的意象组合,给人以一种崇高感。又如《行路难》:“欲渡黄河冰塞川,将登太行雪满山。”意象亦极为阔大壮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