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封二月
初二 散文 922字 40人浏览 普立得CN

几年前的这个时候,那是我快要死的时候。

而今,大雪已经一连下了几天,踏下的脚印没有声响地重新被填上,路径一直延伸到我看不见的地方。看着自己曾经行走的证据冤屈,肢体已经麻木了。我真的还活着吗?跪在雪地里,抬头望摇摇欲坠的树挂,却没有人能把我拉起。

我从来没有见过妈妈。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这个名词对我来说很陌生。在我的家里,可以说是严重“杜绝”这个话题。有人告诉我,她是个风尘女子,有很漂亮的容貌,博学,优秀。还有人告诉我,她躲在乡下,和她的男人在一起。甚至有人告诉我,她已经死了。也许我会更愿意,她死了,至少在我心里,没有她的影子。

爸爸整天很消沉。

他吸烟,一个人坐在房间里吸烟。不理睬我,他的儿子。那年,我六岁。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大雪下得令人烦躁,周围是一片寂静,那一刻,我真的怀疑世界被冰冻住了。房间里的烟味又飘了出来。我很生气地抱起客厅里的花瓶,那个据说是妈妈最喜欢的花瓶,冲上二楼,一脚踹开房间门,想都没想直接把花瓶往地下一摔:“姓林的你闹够没,放任你的儿子荒废你的事业,你开心啦?你扪心自问你值得吗?”花瓶的碎片摔了一地,叮铃咣啷的像我的心一样。从那一刻开始,我明白我彻底死了。

他慢慢地把脸过来,那种表情我至今没有忘记。良久,他对我说:“林天夏。你,给我滚。”我一句话也没说,往后退了几步。临走时,他没忘甩我一个耳光。

我直接冲进了雪里,那时,地上已经没有路了。树枝被压垮了好多,到处都是树挂。脸被雪抚摸得没有一点感觉。拼命地跑,然后跌倒在无情的飞雪中。为什么要这样对我,公平吗?为什么!用力捶打地面,手被那些锋利的石子碰出了血,染红了一片。眼前渐渐模糊,然后,再也没有力气支撑,躺在了雪里。醒来的时候,已经在病床上了,爸爸坐在床边,握住我的手,眼睛很无奈地闭着,已经睡着了。为什么人总是这样,失去了才懂得珍惜……用另一只手摸摸脸,湿了,不知道是谁的泪水。不舒服地了身,谁知他醒了:“你昏迷两天了。“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后来才知道,是因为发高烧昏迷的,被过路的行人送到了医院。

从那以后,我就变得沉默,爸爸在几天后去了国外,继续发展他的事业。

看,又下雪了,周围一片寂静,像被冰冻住了。二月的天,为什么这么让人心痛呢?我,看不见我的足迹。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千里冰封,万里雪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