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手倒影,右手年华
初三 散文 815字 86人浏览 小敏敏的657

很多人不喜欢郭敬明,我知道那是因为他的颓废与绝望。很多人都说像我们这种年纪的人应该带着明媚的笑容,带着蓬勃向上的心。可是很抱歉,虽然我表面上大大咧咧、没心没肺,可是我有一个垂垂老矣,与年龄完全不符的心。我只是觉得郭敬明的存在是有必要的,至少他给绝望的人一个宣泄的共鸣,至少他的书可以有一天之内卖光的地步。

他总是写青春,总是怀念,我知道那是一个绝望的人所带有的特质,至少大西和我都是。我们总是喜欢看别人的青春,留自己的泪,因为我们都知道我们的青春总比不过小说的丰满,我们还没有力气可以把自己的青春撑起来,我们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我们的青春一点点一点点地消逝在路的尽头。

太阳总是明晃晃地照着教室,高三的他说:“在一种单纯可是近乎残酷的时光里,在一种仰望和低头的姿势里,想着不可接近可是有格外真切的未来。”那是他的高三,我的初一不单纯,我的初一很残酷,我必须放弃一切下课时间埋头做作业。我很感谢肉肉和桃子,因为我总是在写字写字,很少和她们一起去逛操场。只是她们一直在我身边,我很感谢。每当老师表扬我说我很努力的时候我总是鼻子发酸,我想说没有,真的没有,我只是做我该做的,我还不够努力真的。

学校里的我完全的好学生,学校外的我完全的放松。一直绷着实在太累了。他说他会和颜叙在晚上从栅栏里挤出去,装作痞子样的对美女吹口哨。我没那么放肆,我只是做一个我喜欢的我。我努力的摆脱从前,却发现从前如洪水猛兽一般。

早上的我开朗、活泼,你从看不出我的心里住着悲伤难过。可是你知不知道你的夜晚才是我的白天,我越来越喜欢夜晚。上海的夜晚是光怪陆离的,被郭敬明形容为一只金刚怪兽。他说,怎么会让不喜欢上海的人生在上海,上帝一定是弄错了。我知道他是喜欢上海的,因为上海够大,才有他的容身之处。我总是喜欢在夜晚站在窗前,看万家灯火。拿手机一看,在线的除了挂机的绝对都是孤独而绝望的人。

我们都是被水淹死的鱼,但在没有被水淹死之前,我们一定会明媚得闪瞎你的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