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一种声音在记忆深处 (2)
初二 记叙文 1502字 331人浏览 jinfaxinglin

有一种声音在记忆深处

邹彬桐

残阳西落,一阵清脆而温和的“咕噜咕噜”声响起,将不尽的美好旧日时光,温煮于夕阳余晖中,化作缥缈缭绕不绝的烟,随风远去。——题记

参加完爷爷的葬礼,天边已是火烧云在灿烂盛放。我不由得望向老家院子门口,门外斑斑裂纹的棕木矮凳上,没有人。斜倚着门的那一段粗竹筒,泛着夕阳的黄赤光泽,似乎仍残存余温。

那是爷爷的水烟筒,却听不见“咕噜咕噜”的声音。

小时候,经常和老家的孩子们在一起玩耍。那棵老榕树就是我们的乐土。我们爬上历尽沧桑的枝干,钻过长出地表的树根。爷爷耕田休息时,就坐在树下,慢悠悠地端起放在树旁的水烟筒,熟练地划着随身携带的火柴,引着那一小撮烟草。火焰迅速燃烧而后熄灭,只留有点点火星于烟草灰烬上,爷爷将嘴靠近筒口,“咕噜咕噜”,水烟清脆而温和的声音又再次响起。我们仿佛听见了集结号一般,飞速聚集于爷爷的身旁。爷爷讲起祖祖辈辈流传下来的英雄传说,生动地叙述着大快人心的场面,中间还不时抽几口水烟,吐出缭绕的烟雾,又看向四周我们一双双瞪大的眼睛映射出的迫不及待,不紧不慢地继续讲下去。

小时候,我喜欢在烧菜时跑到灶房里。柴灶里的柴火烧得正旺,锅里翻滚的汤汁发出沸腾的声响。我常常在看得入神时,被烟熏得眼泪直流,急忙起身跑出灶房。院子里,爷爷惬意地坐在藤摇椅上,悠闲地抽着水烟,享受着微风轻拂的凉意。一回头看见我灰头土脸的模样,大笑起来,爽朗而嘹亮的笑声惊起了房顶上几只停歇的鸟儿,接着是大声的咳嗽。爷爷从摇椅上起身,带我到水缸边,让我捧水洗脸。我掬一捧缸中的清水,把脸浸在双手间,感受着那凉凉的舒适感,耳边传来一阵“咕噜咕噜”的声音,爷爷又端起了他的水烟筒。

思绪从远方返回,眼前已是黑夜驾驭着她的骏马向西奔驰而去,沿途撒下紫蓝色闪亮的流苏。爷爷走了,我回过头来,“咕噜咕噜”的水烟声温煮的旧时光已随爷爷远去,唯有水烟声响,深藏于记忆深处。

有一种声音在记忆深处

杨文萱

时光静寂,岁月轻柔,轻倚季节的转角,看流年的风,轻轻吹过。始终相信,有一种声音,在记忆深处,无法忘却。

——题记

我喜欢老巷的声音,从天边刚露出鱼肚白,便有几位老人推着旧木车,木车驶过坑坑洼洼的泥路发出“咯噔咯噔”的声响,旧木车上放着嫩绿的青菜,红彤彤的番茄与紫黑的茄子,新鲜的蔬菜上挂着晶莹的水珠。老热不时往菜上洒水,也等待着客人的到来。过一会儿,老巷的整条街就摆满了各式各样的小摊,吆喝声络绎不绝,刚刚寂静的老巷又热闹起来,声音很好听,不时伴随着几声清脆的车铃,早晨老巷的声音,热闹但不吵闹。

午后的阳光很暖,猫咪很懒,墙角的野菊交织成一片五彩斑斓。慵懒的午后,小卖部里的人昏昏欲睡,这时会有人扛着大串糖葫芦来卖,是一位皮肤黝黑的老汉,笑容可掬。这时便会有一群小孩子围在他的身后嚷着要买糖葫芦,他从棒上一串一串弯着腰递给小孩子,孩子们一人一串糖葫芦笑着跑开,老汉总喜欢笑看着孩子们跑远,又继续扛起大串糖葫芦继续吆喝。午后老巷的声音,慵懒而又温暖。

临近傍晚,工作一天的大人们骑着自行车回家了,每个人的车篮里,不是一捆新鲜豆角,就是几只活蹦乱跳的鱼虾。他们的脸上洋溢着笑容,生生车铃,清脆响亮。洗菜声,剁肉声,碗碟碰撞的“叮叮当当”清晰悦耳。傍晚时分,路灯亮起橘色的黄,每户家中不时响起一阵笑声,傍晚老巷的声音,和睦喜悦。

可是如今的老巷已不复当时的模样,无奈时光那么短,你的影子那么长。老巷当年的模样在我的记忆中慢慢老去,直到看不清它的样子。

每一朵花,每一棵树,每一个夜晚的星空,都是人生这部电影中不可缺少的慢镜头。纵使老巷的模样被岁月染得微黄,但老巷那份温暖人心的声音,在我的心头荡漾。

有一种声音在记忆深处,无法忘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