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封致台湾女作家三毛的信
高中 其它 961字 1090人浏览 sunyy19740406

一封致台湾女作家三毛的信

亲爱的陈懋平:

每当看到沙子,我就会不经意地想起你,你和荷西每写一封信,天上就会落下一粒沙子,从而构成了撒哈拉。

想你,念你„„

记得遇见你,还得从《撒哈拉的故事》说起。沙漠寂寞如死,你你却仍以橄榄树般坚韧的性格,笑看人生。我似乎未曾听闻有谁能在死一般寂寞的沙漠里找到属于自己的,适合自己的,而你是第一个。也许当初你的选择就是正确的。因为你这朵顽强绽放在撒哈拉沙漠上的奇葩,本就应该在世俗之外。我能理解你的不辞而别,因为这紫陌红尘本就不是你的归宿。

流浪,自由,也许还有那么一点点放荡不羁从那时起就成为你的特点。你也正是在那段青涩美好的日子里,走向了事业的巅峰。都说再干旱的沙漠也需要一滴雨水的滋润。《雨季不再来》成了你蜕变的纪念册。沙漏会记得遗忘的时光,我认为雨水不仅滋润了那片沙漠,还拾起了你遗忘的时光,赋予这片沙漠一片生机。这本书是撒哈拉时期的开篇作,也是我近一步了解你的著作。

渐渐的,日子如梭,你在撒哈拉度过了多少日日夜夜。在你度过的这些日子里,发生了太多太多。你就像一个稻草人,看着这些快乐与痛苦一点一点的过去,把他们一一记录在日记中。于是,一本《稻草人手记》就诞生了。略带点血腥,屠杀,却幽默,诙谐。我细细品尝玩手记后,越发连上了你,恋上你的每一本书。

走遍了万水千山,却在璀璨中戛然而止。来易来,去难去。你留下的《滚滚红尘》,带走了你曾获得的美好,成为你特殊的遗书。也许是你执意随他而去,也许你本应该在世俗之外„„“人的生命不在于长短,而在于你是否痛快活过”这是你曾经说的。或许也正是你走了却不遗憾的原因。因为有你爱的那片撒哈拉曾和你度过了无数个日夜。

“记得当时年纪小,你爱谈天,我爱笑,有一回并肩坐在桃树下,风在林梢,鸟儿在叫。我们不知怎样睡着了,梦里花落知多少”是啊!梦里花落知多少。花开有时,花落有时。而你笔下生过的花,却不会再有落之时。

我亲爱的三毛,有多少次人们叫你一声陈懋平?我多想把你叫醒,一起在流星雨划过的日子里一同寻找最美的流星!

你醒了吗?

或许吧„„

等你醒来时

我——

累了,倦了„„

你是一个自由的灵魂,愿你和河西在矗立于撒哈拉橄榄树的见证下,开始下一场绝世相约!

一个你不认识却永远爱你的人 xxxx年x 月x 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