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白
初二 议论文 773字 383人浏览 荒地里

留白

黑为墨,白为纸,三笔两画,神韵皆出。这就是中国画的最高境界————留白 留白,唯美的协调而生。水墨留白,虚实相生,于虚中见实,于实中见虚。我们大可称羡水墨之独立,但万不可忽略留白之映衬。

画家的神来之笔,往往是那最能引人想象的留白。一幅画的留白,能顿显作画者胸中的丘壑,也可看出作品境界的高下。南宋马远的《赛江独钓图》,只见画中一只小舟,一个渔翁在垂钓,整幅画中未现一丝水,却让人感到烟波浩渺而满幅皆水,予人以想象之余地,如此以无胜有的留白之衬,使方寸之地亦显天地之宽。正所谓“此处无物胜有物”,岂不美哉! 鲁迅先生对平面设计中的映衬之美也颇有心得,他尤其推崇中国绘画中留白的处理方式。鲁迅较早的设计作品,是于民国六年完成的北大销毁设计。鲁迅在校徽中将留白与顺其自然的美育之道,疏密有致的书法技巧完美结合。简笔勾勒的“北大”墨线与纯白徽底相映成趣,黑白辉映顿生美感。蔡元培阅后连声称赞,这一基本设计也沿用至今。

吸金如墨,计白当黑,寥寥数笔丹青,于无画间衬点墨处。无独有偶,视觉留白的映衬之美也渗透到诗中,这便又是于无言处凝眸成妙境。

作诗是最讲究功夫在诗外,其实,意境也在诗外。意犹未尽,悠然而止是诗人们常用的手法。如钟嵘在《诗品》中提倡“不着一字,尽得风流”,李成鱼所推“诗在有字句处,诗之妙在无字句处。”,白居易一句“别有幽愁暗恨生,此时无声胜有声”,言已尽而意无穷的“无言之美”方才衬出袭乘万古的“诗韵之美”。

艺术在度过漫长的田园时代后渐成体系,时常让人觉得高冷与遥远,但再高冷的艺术都有一颗平常心,它总归来自人生的悲欢离合与悲欣交集。

人生,也需要留白。留白,是智者的生活方式,它历经俗事锻炼才被拥有,它是返璞归真后淡看花开花落的洒脱。删繁从简,把心放空,学会留白,方能衬出生活之美。 留一点白吧,留的恰到好处,衬得美不可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