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的第一场雪
五年级 其它 744字 39人浏览 Aickeyer

2011年的第一场雪

油田六中 初三二班 于浩然

下午上学前,从电视中听到了今天有雨雪的消息。看着灰蒙蒙的天空和地面,“是该换个颜色了。”我想。

这第一场雪呀,害的我一下午的课都没心思上好,满脑子都是漫天飞舞的雪花。到第三节课的时候,我似乎听见某种颗粒轻触玻璃的细细的声音。教室窗户的玻璃已是一派朦胧的景象,窗户外的世界又平添了一份神秘与期待,我痴痴地幻想着„„

铃声忽地打乱了我的思绪。

几个同学撒丫子窜到外面,激动地不知如何描述外面的世界,只是不停地说:“白了!全白了!”这时班主任带来了好消息—提前放学。我胡乱地收拾好书包,和几个同学飞奔下楼。

出了学校,不禁感慨自然地力量,仅仅几节课的时间,就将这大地撒满银霜。雪,静静地躺在房顶上、树枝上、人行道上„„世界也换了一个色调。看着眼前的一切,我的心中涌起一种既熟悉又久违的感觉。这感觉真好!我们平时上下学的那条道路也不再那么单调了,白色的人行道上留下一串串脚印,路过风口时,借着车灯光终于看清了这第一场雪,下得真不小。昏黄的路灯下白茫茫的一片。那空中的雪精灵随着风旋转着、升腾着,忽地落在了我的脸上,凉丝丝的,那感觉是如此的清新。忽地想起鲁迅先生的“朔方的雪永远如粉、如沙,他们绝不粘连。”我想这便是北方的雪,最纯粹的雪。

进了小区,风几乎停止了,借着暖色的不知谁家的灯光,看见无数雪花从空中翩翩落下,有的落到了行人的花伞上,有的落到马路的

水洼处,洁白的雪瞬间变得发灰、肮脏;落在行人不经过的地方的雪,依然是那么的如粉、如沙,洁白无瑕。偶尔,一些调皮的雪花飘到路灯上面,他们在一阵温暖后满足地融化了„„

这一条回家路是多么的平常,因为雪的到来却又如此的不平常。 站在楼道前,我用双眼当做镜头,照下今年第一张雪景,将这一帧钻石般闪耀的画面保存在心底。